华子卿说话的时候,喘息很浓厚。

她身上的衣服都破烂了,还有几处受了伤。应该是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死命冲出来报信的。说完这句话,华子卿嘶吼道:“杨风,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一定要跑!”

话落,华子卿直接晕厥过去。

伤势太重,疲劳过度。

杨风忽然很心疼,直接横抱起华子卿,出手大生机术为她治疗。好在伤势不重,身上有几道很明显的刀伤还在流血。不过杨风出手后,她的伤势很快就稳定下来。

身上的刀疤也快速消失了!

杨风这才收手。这个女人,第二次帮助自己了!

每次都冒着生命危险!

杨风感怀于心,看到华子卿这个年仅二十岁出头的女子,杨风很心疼!

她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并不是修者!

因此她一个人在北堂氏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坚持的生存,是非常不容易的。而这两次居然冒着生命危险来帮助自己,更是弥足珍贵!

“来人!”杨风叫了一声。一个女子侍女走上前来,杨风把华子卿交给她:“把她放到我房间里,好好照顾她!”

“是!”侍女很恭敬,抱着华子卿离开了。

场上的气氛十分压抑。

此前,大家都低估了北堂氏的实力。

欧阳晋此时恭敬的抱拳:“门主,对不起。是我的情报工作没做好!”

杨风态度冰冷:“不但这一次你的情报工作出现了失误,之前你对北堂墨的实力估测也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差点酿成大祸!”

“啪嗒!”

欧阳晋吓得直接单膝跪地:“对不起!这都是我欧阳晋的过错。还请门主责罚!”

杨风冷冷道:“如果在平时,出现这样的重大失误,你的确要严惩。但是现在是大战在即,用人之际。你的过错就先记着。等将来事情过去了,再行处置。或者你也可以戴罪立功,将功折罪!”

欧阳晋这才深深的松了口气:“多谢门主宽宏大量!欧阳晋一定尽心尽力,绝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妯百阅这时候也很严肃的开口:“战事,关系到普度门无数人的生死。很可能就因为你的一个情报失误,葬送了数十人数百人的性命,甚至可能把我们整个普度门成千上万人的性命都搭进去。你的一言一行,都关系到全局的生死胜负。情报的事情,绝对不容许任何的差错!门主这一次宽恕你,但是我却不能宽恕!”

欧阳晋二话不说:“请军师责罚!”

妯百阅道:“罚你半年收入,停一月丹药供给。等你将来立下功劳,再行嘉奖!”

欧阳晋躬身道:“欧阳晋甘愿受罚!”

妯百阅这才稍微缓了口气。冲杨风道:“门主,北堂氏的底蕴之强,的确出乎我们的预料。现在一个北堂氏就这么强悍了,加上隐藏在暗处的华江门也来搅合。事情颇为棘手!”

杨风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切照旧。军师可以考虑一下后路!我们赢要赢地起,输也要输得起!”

妯百阅道:“好!”

杨风抿了口茶,深深道:“不管北堂氏多么强大,这一步,一定要走出去。门派之中如果有人胆敢退缩,力斩无赦!”

妯百阅道:“好!”

杨风挥手:“夜已深,大家回去睡觉吧。好好休息,明天才有力气出征!”

……

深夜,杨风回到房间。

发现华子卿还很安详的睡在床榻上。

杨风屏退伺候的侍女,亲自打了一条冷水的湿毛巾,卷起来覆盖在华子卿的额头上。

她有点发烧,杨哥你风虽然治疗了,但是覆盖一条湿毛巾会让她好受一些。

完成这一切,杨风蹲在旁边,静静的凝望着这个美丽女子,看着她脸上长长的美丽睫毛,最后微微一笑,伸手在华子卿的鼻梁上轻轻的刮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房间,在门外的院子里面盘坐。

华婆婆,施展了傀儡载体神通,吸收黑炎法阵,和黑炎法阵融为一体!

也就等于华婆婆虽然是境域的高手,但是可以借用这个神通施展出黑炎法阵的领域手段!

这样的一个对手,的确很可怕!

老不死的如今还在修行行宫清修,杨风倒是没有打算去惊扰!

况且,普度门是自己创建的门派,自己要带领普度门往上走,一切都要靠自己。这一次必须用自己的力量击败北堂氏。杨风才对得起自己,对的起普度门!

“嗡嗡嗡!“

杨风开始运转神象诀!

一丝一毫的力量在体内运转冲彻!

六个命丹登时出现在头顶上,疯狂的运转着。六中属性的力量在不断的闪烁流转。

杨风沟通母水树:“母水树灵!你此前说过四相命丹之间可以相生相克,产生变化么?“

母水树灵道:“是的。之前你的修为不够,的确很难产生四相变化。但是现在你的命轮都达到八十个了,可以尝试一下!只是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杨风道:“放心吧,我有心理准备。你尽管放马过来就是了!”

母水树灵道:“好的。水火土木四相,造就了自然界绝大多数的物质,四相出万物,万物之间又是相生相克的。相生相克出奇力!比如水本来是没有冲击力的,但是如果从高山奔腾而下,那就有毁灭山河的力量。正是高山之土,给予了水这么大的爆发力!而火本来是可以是一盏油灯,但如果给它木之力,一片森林起火,熊熊烈火可以焚烧群山。木之力给了火力量……四相之间相生相克,相辅相成,就是这个原理。你的四个四相命丹,可以彼此借力,彼此壮大!成就别人无法成就的力量!”

杨风听得很入迷。

母水树灵道:“现在,我为你的四相命丹开启相生相克之门……”

杨风道:“我已做好十足的准备,来吧!”

……

翌日清晨。

因为寒风吹拂,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兆,周围居然铺上了一层凉意。

杨风结束了修行,靠在亭子里面淡淡的看着旁边的池水,几只鱼儿在水面上跳跃。

忽然身上传来一阵温暖。

一件纤薄挡风的外套披在杨风身上。

杨风转头看去,但见华子卿站在身后,嘴角带着三分笑意:“杨风,昨天你就在外面待了一个晚上?”

杨风道:“这里风景不错,我看着看着就入迷了,不知不觉一个晚上就过去了。”

华子卿脸色微红:“昨天霸占了你的住处,真是过意不去……其实你要是觉得外面不舒服,可以来和我一起睡的。我不介意!”

说到后面,声音比蚊子还小。

杨风微微笑道:“啊,你不早说啊。我这不是怕你不愿意么……到时候误会我的人品,那我可就洗不清了!”

华子卿双手捏着衣角,支支吾吾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脸色绯红。

杨风见状哈哈大笑:“哈哈哈,和你开玩笑的呢。好了,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华子卿感到几分失望,但还是强自打起精神:“我现在没事了。”

杨风点点头:“昨天你身上的伤势是怎么回事?”

华子卿讲述着之前的事情,杨风才明白过来。原来昨天华子卿在欢迎华婆婆出关的时候,华婆婆听闻华江门的华不悔来了,当中进入祖宗祠堂施展傀儡载体神通,吸收了黑炎法阵进入体内。当中施展出黑炎焚尽,把燕山的一个小个山头都焚烧殆尽!

惊呆所有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