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

他就是杨风?

杀北堂少云,灭赵家,收编傅家和徐家……扬言要力压北堂氏的杨风!

“这,这……”北堂少风坐在地上,身体不断的往后爬行:“杨风……原来我哥就是你杀的。你杀了我哥哥……”

北堂少风的心跳太快,身体哆嗦,说话都不利索了。

如果说北堂少风是个败家子的话,那么北堂少云就是真正的翘楚。在北堂氏第三代之中都是第一人,能力出众,被称为少主。未来北堂氏的接班人。北堂少风平时都视北堂少云为高不可攀的天才!

平时无论自己如何张狂,北堂少云都会给自己摆平。这几天就是因为北堂少云死了,北堂少风这才心情很不好,动不动就发泄撞死人……

现在亲眼看到杀死大哥的凶手,带给北堂少风的震撼太大了!

华子卿到底年长几岁,此刻恭敬的抱拳作揖:“原来是杨先生。之前少风对你,是他的不对。我这就让少风给杨先生道歉!”

北堂少风此刻哪里还敢说个不字,连忙站起身,然后抱拳道:“杨先生,刚刚是我有眼不识真龙,我愿意道歉,对不起……杨先生您有任何的要求尽管提,只要我北堂少风能做的,一定不推辞!”

杨风的事迹在家族里面都传遍了,天命三轮的傅祖元都挡不住杨风的一招!

这样可怕的存在,北堂少风哪里还敢反抗?

“不用道歉了!”杨风淡淡开口。

北堂少风大喜:“多谢杨先生宽宏大量,原谅我的过错!纵然你不和我计较,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我愿意给你一千万,另外还可以介绍几个模特和小明星给你!”

杨风嘴角浮现出一抹阴冷的笑意:“我说你不用道歉,是因为你没资格对我道歉!招惹到我的人,只有一个下场!”

北堂少风大觉不妙,但还是问了一句:“什么?”

“死!”

杨风一个死字说出,然后缓缓伸出右手食指,对着北堂少风的眉心缓缓点过去:“你不是很喜欢在大街上公开撞死人么?还以此为乐。今天就让你尝试一下被公开杀死的滋味好了!”

北堂少风感觉到巨大的危险靠近,当下狂叫一声,疯狂的往后逃跑。

但是没跑出几米。的头颅就被一道剑气击穿!

“噗嗤!”

北堂少风的身体顿时僵住,然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死了!

远处观望的人见此,纷纷大惊失色:“这个少年好可怕啊,连北堂少风这样的公子哥都敢公开击杀!要知道北堂少风可是北堂氏的嫡次子啊。是我们燕山大学内的第一公子哥。平时只有北堂少风肆意妄为,哪有人胆敢这么对他啊……”

“这个恶霸,在学校里读了三年书,被他开车公开故意撞死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了!活该被打死,死得好!”

“死的好!”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华子卿脸色很难堪。就算自己再怎么不喜欢北堂少风。但是他毕竟是北堂氏的嫡系啊!现在被别人公开击杀,这对北堂氏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她更加没想到杨风出手居然如此果决,二话不说就直接杀了北堂少风。

华子卿双目闪动,不可置信的看着杨风:“你,你直接杀了少风!他可是北堂氏的嫡次子啊!”

杨风拍了拍手:“恃强凌弱,这等人渣死了,就是对社会最大的回报。我这不是为了造福社会么!“

华子卿一阵汗颜!

杨风转身要走,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转头对华子卿道:“你刚刚说你叫华子卿,是北堂氏的人?”

华子卿道:“是!北堂氏的族长北堂青云是我的表哥!不过我在北堂氏并无实权,因为我是外姓!”

华子卿连忙在末尾划清了一下自己和北堂氏的关系,生怕杨风株连自己。

杨风道:“如此甚好,你代我向北堂青云传话,就说‘一百天后,我执剑上门,踏平北堂氏!’!”

华子卿还没缓过神来,杨风已经远去了。

她凝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良久都说不出话来:“这少年,还真的要踏平北堂氏吗?”

……

北堂氏。

八百年底蕴!

地处燕山市地理位置最好的燕山山巅。在这山巅可以俯瞰整个燕山市,剧目远望,风水极佳,人杰地灵,扼群山之灵,聚八方灵气。

这个地方,就算不设法阵,也可以自发的凝聚灵气。

这就是风水宝地的功效!

而北堂氏的府邸更是浩瀚,比傅家的府邸要大上十倍以上。

大门口恢弘气派,古老传承,沧桑岁月。一看就给人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

大门外矗立着两座雕像。

每个雕像都有十丈高。

其中左边的雕像是一个剑客,手执长剑,剑指苍穹,威不可当。正是北堂氏曾经出现过的领域级别的剑客北堂凶。师承圣剑宫,成名天下!

右边的雕像则是一个双手结印,驾驭天雷的巨大雕像,正是领域级别的御雷上师北堂玖。

两大曾经的领域级别高手,声威赫赫,震动天下!

府邸中间,中庭院。

一个穿着青色长跑的中年男子盘坐在庭院之中,头顶上有雷电闪烁,蓝色的雷电游蛇在整个院子里面四处咆哮,仿佛它就是雷神,驾驭一切的雷电似的!

北堂青云!

燕山北堂氏的族长!

正时候,华子卿战战兢兢的从大门外匆匆走来,远远的就躬身道:“族长,我有要事汇报!”

“刺啦~”

北堂青云的眼睛里都有点芒闪烁,仿佛随时雷爆发出来产生巨大的威慑力。

呼~

北堂青云双手压下,最后归于小腹前方,交叠在一起。收功起身,院子里的雷电之力这才消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