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的江湖大佬都吓呆了!

这可是北堂氏啊!

燕山传承了八百年的江湖大佬,曾经雄霸华州的宗门。历史上出现过两大领域级别的高手!

面对这样的落地虎,整个燕山的江湖都人人闻风丧胆,敬若神明。

但是杨风这个进入燕山不过百日的人,却直接对着北堂氏所有人都开口,要他们在燕山消失!

这是何等的霸气?!

就连华峰和华雄两个人都惊呆了,这家伙的修为也就一般了,怎么可能这么大胆?不要命了吗?

而这时候,北堂青云拍案而起:“狂妄!放肆!我北堂氏岂是你区区一个小生可以妄议的!来啊,给我掌嘴,打他脸,教教他如何做人!”

“轰隆!”

一声剧烈的炸裂声响起,餐桌上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子豁然站了起来。

此人身高两米,雄壮如铁,皮肤黝黑,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如同钢铁一般,散发出金属的光泽和锐利!

“我乃北堂氏横练太保北堂太保!”男子咆哮一声,脚下的地面寸寸龟裂,波及范围上百米。随后男子一巴掌拍出!

如山洪,瞬间爆发!

十米距离一划而过,眼看就要拍向杨风。

而杨风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仍旧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巴掌来到杨风身外只有两米的时候,忽然另外一个身影从身后豁然冲出,猛然对上横练太保的巴掌!

“嘭!”

命轮力对抗纯粹的肉身之力,产生强大的冲击波,横扫四野!

飓风冲袭,维持了很长的时间才消散!

“你还没资格对门主动手,我傅祖元和你再续前缘!”傅祖元凭借单手威能,挡下了北堂太保的巴掌。

天命轮之力!

才勉强挡下横练太保的一个肉身巴掌,可想而知这横练太保的肉身攻击力有何等的可怕!

北堂太保一脸蔑视:“傅祖元,你这手下败将!多年前被我虐的还不够,今天还想来找虐么?”

傅祖元冷冷道:“如今已经不过是过往,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你敢阻拦我北堂太保!找死!”北堂太保雷厉风行,身体如同人形炮弹一般爆射而来!

天命轮!

傅祖元顿时打开四个天命轮,对着北堂太保猛烈的当下!

“轰隆!”

两股力量再次交锋!

惊天风暴之后,傅祖元居然被打得连连后退,瞬间爆退上百米,撞击在前方的雕像上!

两人的交战很快陷入了胶着,虽然傅祖元处于下风,被肉身力量完全压制住,但仍旧在死死支撑。一时间双方想要分出胜负显然很难!

杨风转头看着餐桌,目光落在傅祖龙的身上:“傅祖龙,好久不见啊!”

傅祖龙神气十足,站在北堂青云身后更是有恃无恐:“杨风,你还真的赶来赴约,你这是找死!这是北堂氏,不是傅家。曾经出过两位领域级别高手的北堂氏!曾经华州一百三十七省的宗门!岂是你这种蝼蚁可以比拟的!”

“哦?是吗?”杨风双目冷漠得如同死神:“你还是如同苍蝇那么烦人啊!”

说完,杨风直接凌空掴出一巴掌。

一股无形的气浪化成一直手印形状,飙射而出!

“哈哈哈,你以为场上的人都是摆设么?还想公开打我的脸,你可真是狂妄啊!”傅祖龙蔑笑着。

下一刻,北堂家族的三大坐在餐桌上的顶级高手悍然出手:“狂妄!这里是北堂氏,焉有你放肆的机会!”

三人,天命轮!

九个天命轮!

几乎满级的力量!

三人同时使用九个天命轮抵挡杨风的巴掌手印。

但是——

杨风的手掌印就好似一颗炮弹一般冲来,毫无征兆的直接打碎三人的九个天命轮,最后连三人的命丹也直接打碎了!

子弹穿豆腐!

一瞬碎三个命丹!

一掠冲到傅祖龙身前!

这一下可把傅祖龙给吓呆了:“给我拦住他!”

傅祖龙身后的三大傅家高手顿时出手,也是天命轮的高手。不过他们三人还没来得及出手,这个巴掌手印就直接击穿了三人的胸膛,留下三个巨大的血洞!

“啊!!!”

“我的身体被打穿了。内脏都被打出体外了!这人到底谁啊?怎么会怎么强悍?”

“……”

三声惨叫,三人立时毙命。

“啪!”

巴掌手印直接拍在傅祖龙的脸上!

“啊!”傅祖龙顿时惨叫一声,飞出数百米砸在地上,半边脸都被打掉了,脑袋的颅骨都被打得变了形状,脸上的皮被打掉了,触目惊心!

全场大惊,每个人都如见神明。深深的被杨风这一巴掌给吓傻了!

随手的一个巴掌手印,就打碎了三个九天命轮高手的命丹,还击穿了三大傅家天命轮高手的胸膛,最后直接拍在傅祖龙的脸上!

说打脸,就打脸!

神佛都不能抵挡!

六大天命高手,毙命!

在杨风的这手印面前,六大天命轮高手,居然毫无抵抗力!

这是何等的可怕?

全场鸦雀无声!

北堂氏的人都有点后怕了!

傅祖龙伏在地上惨叫翻滚,好半晌才颤抖着嘶吼:“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这么强?这不可能!”

杨风把玩着双手,玩味的道:“区区蝼蚁,也敢背叛本座。真是活腻了!”

此前留着傅祖龙,杨风是为了安抚人心。那时候毕竟才刚刚收下傅家,而傅祖龙在傅家的地位很高,如果当时就惩戒的话,容易导致傅家人心惶惶,影响普度门的收编工作。

现在人心稳固,也就无所谓了!

“杨风!!”傅祖龙强忍着站起来,咬牙嘶吼着:“你就算可以打我又能怎样呢?北堂氏乃是传承了八百年的大门派!有北堂青云族长这样的高手,根本不是你可以抗衡的!你接下来,就等死吧!我当初投靠北堂氏是最正确的,你们投靠杨风的傅家小人,今天迟早要付出代价!死亡的代价!”

杨风冷哼一声,无理会傅祖龙的叫嚣,而是转头看着场上端坐着的北堂青云和北堂青水:“你们两人就是北堂青云和北堂青水吧!本座在此,还不快快来送死!”

“狂妄!”

“找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