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不死的这句话,深深的震撼着杨风。

杨风愣了一下,过了很久才缓过神来,起身拍拍屁股,刚刚的晦气一扫而空:“老不死的,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之前击败的都是假的境域?”

老不死的冷哼一声:“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杨风有点难以接受:“这不可能吧。北堂青水是限域高手,这也是假的?”

老不死的冷然道:“当然。否则我刚刚的一指之力怎么会这么强悍?”

杨风忽然感觉到这个事情很严重。

如果老不死的说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都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杨风深深呼吸:“老不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请你如实的告诉我!”

老不死的嘴角翘起:“给老夫泡一杯茶,然后切两斤熟牛肉!”

杨风目瞪口呆,妮玛啊,平时都是别人照顾自己的,什么时候自己也需要照顾别人了?

见杨风一脸不情愿的样子,老不死的直接开骂了:“臭小子,你还想不想听了?不想听老夫就走了!”

“别别别。你等下,我去给你泡茶。让人弄点牛肉来!”杨风屈服了。

其实从小到大,杨风和老不死的进行过无数的争斗,结果都是杨风屈服!

这已经习惯了……只不过最近一两年杨风不在老不死的阴影下,壮大成才,有点狂……

杨风让江若离来泡茶,又让人切了一碗新鲜的熟牛肉。

摆放在院子里的亭子石桌之中。

老不死的拿着筷子,一口茶一口牛肉,好不快哉!

杨风和江若离倒是坐在一边,很不屑的看着老不死。

老不死的忽然继续道:“要是来一壶酒那就更好了。”

杨风冷哼:“没有。”

老不死猛的把筷子往石桌上一放:“那我不说了。吃的不爽,还有什么好说的。”

杨风咬着牙:“老不死的,你胃口很大啊,是不是最好给你找个美女啊?”

“好啊好啊”老不死的本能的就说出来了,然后猛的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改口,一巴掌拍在石桌上,一本正经的道:“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我罗晋做人堂堂正正,岂是这种人!”

说到最后,老不死的自己都脸红了!

杨风故意拉长声音问:“那,美女到底要不要帮你找啊?”

江若离穿着青花色的紧身旗袍,现在旁边,让老不死的很不好意思。他几次开口想要说话,结果都因为看到旁边的江若离,不好意思又咽了回去。

杨风哼道:“你就别装了好不好?给个痛快话。我要去买酒了。”

老不死的面红耳赤:“你懂我,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少把锅甩给我!我不懂你,要就要不要就不要,磨磨唧唧和泼妇有什么区别!”杨风大义凛然的呵斥着。

老不死的一脸通红:“算了,不要了。你真是烦死人了!”

杨风嘴角露出胜利的笑容,然后转身看吩咐江若离去准备美酒。江若离哑然温柔一笑,然后很文雅的转身离开。

片刻后,江若离带着好酒上门。亲自给罗晋倒上美酒。

罗晋一边喝着美酒,这才心情大好。

杨风在罗晋对面坐下,简单的夹了几口菜,然后道:“老不死的,现在我都给你找来美酒了,你总该可以说了吧!”

罗晋猛的饮了一口酒,露出满足的表情,随后道:“好吧。看在你这么伺候我的份上,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

杨风一脸的期待:“你说。”

罗晋道:“你不是得到了北堂青云和北堂青水的虚丹么。拿出来看看!”

杨风很快把两颗虚丹拿出来,放在石桌上。

罗静指着两个虚丹,微微道:“我问你,命丹蜕变化成虚丹,那是大丹融合命格之后,开始进入化虚的地步。我问你,何谓化虚?”

杨风道:“命丹圆满之后,才可以更进一步进入化虚,所谓化虚就是说命丹开始蜕变杂质,全部入虚。只有完全干净凝实的命丹才可以进入化虚!虚丹是没有杂质的!纯净凝实!”

罗静点头:“你说的不错!真正的虚丹是没有杂质的。那么你看这两个虚丹!”

杨风仔细的看着这两个虚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最后摇头道:“这虚丹纯粹凝炼,没有什么杂质啊……”

“你仔细看!”罗晋提醒。

杨风仔细道看了一遍,最后还是摇头:“我看不出什么异样啊!”

罗晋猛然挥手,一股清身后的力量荡漾而出,覆盖在两颗虚丹之中。随后两颗命丹发生发生了变化,其中的成分开始分离。

就像一瓶浑浊的溶液,刚开始的时候,溶液混合的很好,看上去非常的纯粹,没有任何的杂质。但是现在被罗晋的一股力量强行分离,浑浊的杂质开始下沉,清纯的身体开始上升。

在杨风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两颗虚丹之中的下沉的杂质居然占据了一半以上。

其中北堂青水的虚丹,下沉的杂质居然占据了整个虚丹四分之三的体积!

足足四分之三的体积,都是杂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