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都是北堂氏的顶层大佬,和杨风之前就交过手,早已被吓破了胆。

哪里还敢反抗?

但是他们此刻环顾四周,分明看到很多北堂氏的人投靠了普度门。林林总总,足足上千人!

北堂青云咬着牙,感到无限的悲哀。

他站在场地中央,凝望着首席位置上的杨风,悲戚道:“杨风,你赢了我们北堂氏,我无话可说。作为族长,我知道我逃不了。你要杀要剐,请爽快一点!”

北堂青云和北堂青水两个人的虚丹都被杨风剥离掉了,如今身体气息已经格外虚弱。

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随时都会人死灯灭。

不过他们毕竟是虚境的高手,身体的根基异常雄厚,哪怕失去了虚丹,也可以坚持三五天不。

这一点是命丹高手无法比拟的!

杨风道:“北堂青云,你的生死我根本不在意。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事情未了!”

杨风说完,华子卿缓缓走了出来。

她的脸上挂着泪水,一脸的憔悴,带着幽怨走出,站在北堂青水和北堂青云身前:“你们,还记得我吗?”

北堂青水咬牙道:“华子卿,我平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北堂氏?!!”

顿了顿,北堂青水又复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天你一直给杨风暗中通风报信。可惜我没能及早发现,否则也不会留你到现在!我北堂青水居然生了你这么一个吃里爬外的东西,真是上辈子造了孽!”

华子卿忽然哈哈大笑:“北堂青水,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世上谁都可以指责我。唯独你不能!”

华子卿说到后面,猛的咬着牙,几乎是嘶吼着开口:“我母亲华昭天生聪明,年纪轻轻就崭露头角,成为了北堂氏母族华氏的天才少女。你觊觎我母亲的美艳,多番设计下套,最后得到了我母亲的身子。后来你玩腻了,又对我母亲弃之如草芥。再后来,你和北堂青云商议。想要得到母族势力的支持,好让你们两个上位,便重新死不要脸的去给母亲道歉,最后假仁假义的骗过了母亲。母亲一直都以为你是诚心悔过,没想到你一直在利用她。你和母亲结婚后生下了我,接着便开始大肆的接触外面的美女,当上了副族长的你开始公开带着女人回家。你有考虑过我母亲的感受吗?你还配做一个丈夫吗?”

北堂青水被说的脸色羞愧,伏在地上面色难堪:“这是我和华昭之间的事情,你懂什么!”

华子卿疯狂的大笑着:“我不懂……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后来我母亲对你绝望了,便开始一心潜修。十几年后,母亲的修为扶摇直上,甚至超过了你和北堂青云。你们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感觉到来自母亲的压力。便开始设计害死我母亲!终于,被你们等到了机会!”

“五年前的那一天,你们派遣母亲前往华江门商议丹药之事,明知道这是个死局却仍旧让母亲前往。结果母亲在华江门被杀身亡!!!”说到这里,华子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几乎陷入了疯狂:“你们好恨啊!借华江门的手杀了我母亲!你们俩兄弟一开始借我母亲上位,然后丢弃我母亲,等母亲成长之后你们又视为威胁,借刀杀人!亏得我母亲还那么傻,一辈子都没有想过要反抗,想要做好一个妻子和母亲的本分。可惜了,母亲遇到了你们两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想当年,母亲是多么的善良,四处帮助北堂氏的人。她心中从未有派系之争,哪怕被你们两个人渣多番利用,她都一心为善!母亲啊,你好可怜啊!”

说着说着,北堂氏无数的人都纷纷感动的流下了泪水。

他们很多人都受过华昭的恩惠!

华昭,是北堂氏过往十几年之中一个绕不过去的人!她深受北堂氏人的爱戴。

“华昭夫人,我们想念你啊!”

“华昭夫人,谢谢你当年对我那么照顾。如果没有你的照顾,我如今也无法成长到这个地步!”

“华昭夫人,谢谢你!”

“……”

场上无数的人都一片哀鸣,纷纷悼念死去的华昭夫人。

华子卿几乎是吼出来的:“你们杀死了如此善良的母亲,事后还想斩草除根,把我囚禁在囚牢之中,每天承受十八般酷刑!我那时候还没成年啊!我第一次的酷刑,就是你亲手给我上的!这就是你对亲生女儿做出来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做父亲?”

华子卿的每一句话,都犹如一记重锤砸在北堂氏在场的所有核心成员的心神之上。

大家陡然明白,原来北堂青云和北堂青水是这样猪狗不如的人。

这样的人做他们的族长,对他们来说是巨大的耻辱?

之前大家还同情这两人,想要为两人报仇。但是现在,大家的想法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华子卿继续道:“后来,如果不是华江门的华少向我求婚,我根本就没机会走出囚牢。我会死在你这个做父亲的手上!!!你杀妻灭女,是何等的歹毒!后来华少死了,我建议你们取消婚约,但是你们为了北堂氏的面子和声誉,居然拒绝取消婚约,在这件事情上根本不声张,宁愿让我做一辈子的寡妇!这就是你北堂青水和北堂青云做出来的事情。你们长的人模狗样的。其实心如蛇蝎,根本不配做人!”

“根本不配!!”华子卿哭了:“这一次如果不是杨风帮我,我根本没机会把这些事情公开说出来,根本没有机会为母亲洗刷冤屈!当年母亲在华江门暴毙,你们非但不追究华江门的责任,反而牵连我们母族的华氏,说我们华氏无能!哈哈哈……你们两个人,还算人吗?”

北堂青水和北堂青云两个人浑身发抖,气得七窍生烟。

可偏偏他们找不到话来反驳。

全场一片唾骂声!

这时候杨风冯东的手里拿过一把一尺长的匕首,亲自塞到华子卿的手上:“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华子卿握着匕首的把柄,缓缓走到北堂青水身边:“北堂青水,我问你,你后悔吗?”

北堂青水仍旧一脸的倔强:“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考虑。我也是无可奈何,有什么好后悔的!”

北堂青水到现在都说的大义凛然:“你一个小娃娃,根本不懂!”

华子卿嘶吼道:“到现在你都死不悔改。好!我原本想着如果你有悔意的话,我可能还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但是既然要一条路走到黑,那么就去死吧。这五年来,我已经学会了坚强,我不再是那个软弱的华子卿了!”

华子卿手里的匕首豁然在北堂青水的脖子上划过。

“子卿,不不,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我是你的父亲啊。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北堂青水万万没想到这个弱女子居然真的胆敢对自己动手动,当下连忙道歉表示忏悔。

“北堂青水,一切都晚了。你那虚伪做作的面孔,我已经看厌了!你得去给我母亲忏悔!”华子卿越来越用力,最后干净利索的割断了北堂青水的气管和食管。

北堂青水的鲜血顺着喉口快速涌流,他死命的捂着伤口,想要止血,但是根本没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命快速流逝:“不,不,不我是北堂氏的副族长,你不可以杀我!”

华子卿拿着染满鲜血的匕首,就这么站在北堂青水身前,一双冷漠的眼睛冷冷的盯着他一点点的倒在地上。

断气!

眼泪,顺着她的眼睛流淌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