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让全场无数北堂氏的人都欢呼雀跃,大家纷纷拿着兵器,摩拳擦掌的听侯北堂青云的号令。准备随时冲向普度门的众人,把他们彻底斩杀!

而普度门的人众人,则是陷入了绝望和哀鸣。

“门主死了?!!”

“门主这么强悍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死呢?”

“不,我不相信眼睛看到的,着一是假的!”

冯东双目圆瞪:“杨哥!!!”

他忽然嘶吼一声,从人群中冲出,双目血红,疯狂的冲向华婆婆:“华婆婆,你居然杀了杨哥,我要和你拼命!”

原本他是在和北堂太保决战,但是他已经占得上风,后来被北堂青云施展出来的境域所干扰,两人的战斗只得停止了!

冯东疯狂的冲向华婆婆:“杨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杨哥,我不会走上这条路。是杨哥给了我一切!杨哥于我,恩同再造。你杀了杨哥,我就要站出来!”

冯东的脑海中闪现着之前一幕幕的情景,初次和杨风相遇……

一幕幕,一天天。

泪水,簌簌而下!

冯东原本是个冷静坚强的男人,但是此刻,他失控了!

他再也不想克制自己。

哪怕明知道前方是死路,冯东也要去赴死!

“拦住他!”妯百阅忽然大喝一声。

“是!”雷利忽然一跃而出,挡在冯东身前:“副门主,请你冷静!”

“你让开!”冯东双目充血。

雷利并不让路:“副门主,军师这是为你好!还请你不要辜负了军师的一番苦心!”

冯东咬牙道:“我知道!但是现在我克制不住自己了。你如果继续挡我的路,就休怪我对你动手了!”

雷利道:“就算你对我动手,我也要拦下你!”

“好!”冯东大手一挥,身上的命丹豁然出现,强大的命轮力一轮轮的释放出来,化成一股惊天拳力,对着雷利轰然砸下!

“嘭!”

强大的力量轰击在雷利身上。

雷利只是用胸膛抵抗,并没有还手。

这四十几个命轮的威力,震得雷利生疼。但是雷利强忍着。

“雷利,你为什么不还手!”冯东嘶吼着,极度痛苦。

雷利站在那儿一动不动:“我奉军师的命令,拦下你!”

“雷利,你别逼我!”冯东咬牙嘶吼着,抡起拳头准备继续动手。雷利还是一动不动。

“老大,我们来帮你!”

黑白双煞这时候冲了出来,一左一右盯着雷利:“雷利,别挡老大的路,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黑白双煞是最早跟随冯东的人,自然和冯东最亲!

小翠原本想要阻拦两人,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雷利道:“我奉军师的命令,拦着你们。你们谁都不可以过去!”

冯东几次想要出手,但是最终还是不忍下手,仰天长啸,一拳一拳的的打在地上:“你们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拦着我。我只不过是想去给门主报仇而已。就算报仇不了,我也要把杨哥的尸体运回来!”

“嘭嘭嘭!”

冯东一拳一拳的砸在地上,拳头破损,鲜血淋漓。他恍若无觉,继续疯狂的砸向地面:“杨哥,冯东无用啊!你死了连尸体都无法运回来!”

这时候,华婆婆忽然很嚣张的笑了:“哦,你们还想运回杨风的尸体?为免想的太多了。”

说完,华婆婆随手辟出一道青炎刃,轰击在杨风的尸体上,尸体瞬间被烧成灰烬!

这一幕,激怒了全场普度门的人!

每个人都双目血红,到了忍耐的边缘!

冯东更是陷入了癫狂之中:“不,不!!”

唯独妯百阅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体是那么的挺拔,一言未发。

“军师,下令吧,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立刻冲上去和他们拼命!”张武这时候嘶吼着。虽然平时他喜欢吊儿郎当,但是在关键时候,张武还是知道大义的。

其他人纷纷跟着开口:“军师请下令吧,我们要和北堂氏拼命!”

“军师请你下令!”

“军师请你下令!”

冯东也站了起来,咬着牙走到妯百阅身边,深深道:“军师,请你下令。我们要和北堂氏拼命!”

血玲珑已经傻了眼,仿佛不接受杨风已经死亡的事实。但是要说拼命,血玲珑是不赞成的。对方有北堂青云,自己尚且可以应付。但是那个华婆婆直接使用领域之力,就可以轻松斩杀所有普度门的几千人!

怎么拼命?

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血玲珑也是愤怒异常,如果妯百阅下令拼命的话,她也别无选择!

血玲珑转头看着妯百阅,等待着妯百阅的话。

全场所有普度门的人都盯着妯百阅,等待着妯百阅发话!

妯百阅冷冷道:“所有人听令,站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有人胆敢私自去攻击北堂氏,杀无赦!”

妯百阅说的斩钉截铁!

这话一出,全场普度门的人都惊呆了!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不可置信!

甚至不少人都对妯百阅起了二心。

张武跳出来道:“好啊,军师你太恶毒了。门主都死了,你居然不思量着怎么为门主报仇。居然还要杀无赦,你还是我们的军师吗?”

大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都认同了张武说的话。

冯东在妯百阅身前跪下:“军师,请你下令。我这个副门主,请求你!”

妯百阅冷冷道:“我说过,如果有人胆敢擅自行动,杀无赦!你是副门主,也不可例外!”

冯东紧紧咬着牙,浑身都在发抖:“我平时敬重你,服从你。但是现在门主死了,你却胆小如鼠,还严令我们不可轻举妄动,为什么?”

妯百阅道:“只要我们还在,最后的胜负就不可轻言。我们若自己去找死,普度门就真正的灭亡了。在这生死存亡之际,我身为普度门的军师,必须展出来阻止大家做错误的决定。哪怕是个恶人,我也要当下去!”

冯东深深道:“我听不懂!”

妯百阅道:“我是军师,你只需要服从。不必懂!”

冯东道:“好,现在我要去为门主报仇。你若是想杀,那就杀了我吧!”

说完,冯东坚定的一步步走向华婆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