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祠堂不远处的巷子里,两个人无声无息的走在地上。

他们走路的姿势很正常,但是每一次脚底落地,都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黑袍和玉祭司!

黑袍整个人都隐身在黑暗之中,仿佛它就是黑暗。神出鬼没,谁都发现不了了。此刻黑袍的身影若隐若现,跟在玉祭司旁边,一路指着前方:“就是前面那个破旧祠堂了!”

玉祭司道:“没人跟踪我们吧?”

黑袍道:“我现在的视力覆盖方圆五公里范围内,并无可疑的人或事!”

玉祭司道:“你留在祠堂周围监控周围吧。这件事情太大了,绝对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一旦有人靠近,即刻通知我!”

“好!”黑袍说完,整个人就隐身进入黑暗之中,再也不见踪影了。

他仿佛不见了,又仿佛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了一体。只要黑暗达到的地方,他的眼睛就能够达到!

玉祭司深吸一口气,缓缓靠近破祠堂走去!

……

而此刻的破祠堂内,杨风催动风引树和罗晋体内的毒素发生疯狂的拉锯战。

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杨风已经面红耳赤,冷汗直流!

“这妮玛是什么毒素啊,居然连风引树的风洞吞噬都可以抗衡,为免也太牛了一点吧!”杨风都万分惊讶。

不过风引树灵吃瘪之后顿时大怒:“奶乃的,老子好歹也是天下八大奇树之一。岂能被你一个小小的毒素所抵抗,给我灭了吧!”

风引树顿时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疯狂的吞噬着毒素。

狂暴之下的风引树灵的确很可怕,威力四处冲荡,仿佛要把一切的毒素都吸收吞灭!

很快占据上风,开始大规模的吞灭毒素。

罗晋体内爆发的毒素原本呈现出一种朝着罗晋全身四肢百骸扩散的攻势。但是此刻攻势不断减弱,最后变成了守势!

杨风大喜,传音给风引树灵:“不要停,一鼓作气,把毒素一口气灭了!”

“那是必须的,这货惹到爷爷我了!”风引树灵暴怒起来,即便杨风不说都在疯狂发力。

毒素的守势没有坚持多久,就开始退缩!

全方位的退缩!

罗晋体内四肢百骸之中的毒素全部退缩,朝着罗晋体内的肺部集结。最后凝聚成一个凝实的块状体。风引树灵无论如何发力都无法吸收掉这个块状体!

黑色的块状体!

风引树尝试多次都失败了,最后也显得很无奈:“这毒素很厉害啊,居然全部收缩成一个块状体了。这快壮体内的毒素很强悍。即便是我全部发力也无法吞噬它。不过它也不敢继续出来了,短时间内应该是安全的!”

风引树灵很无奈,最后无奈收手,回到杨风体内。

杨风大大的松了口气,查看罗晋的身体后发现罗晋的伤势好转了很多,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把罗晋放在草席上,然后松了口气:“这毒素暂时被压制住了!老不死的暂时不会有事情,稍微睡一觉就可以醒过来。”

血玲珑这时候也全身松弛下来,不由得给杨风竖起大拇指:“杨风,真是没想到你的医术如此出众,我带罗先生谢谢你了!”

杨风松了口气,站起身活动着身体,一边恢复体内的消耗,一边轻松的笑道:“老不死的虽然嘴贱了一点,但到底是我的授业恩师,我救他是应该的。你不必谢我!反倒是我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出面为我普度门正名。我普度门现在都会陷入无穷无尽的麻烦之中。只怕也存活不了太久!”

血玲珑微微点头,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并未反驳。

杨风道:“老不死的毒素虽然被压制住了,但是他的机体常年受到重创,我实在没能力治愈。接下来只能靠老不死的自己调养了,或者有更好的医师出面才行!”

血玲珑很失望:“上一次是遇到了紫镜公主,紫镜出手治愈了罗先生的伤势。但是后来……罗先生一直被追杀,没有过过一天安生的日子。他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

杨风听着听着,不知道为何鼻子就发酸了。

两人在破祠堂里面闲聊,一边等待着罗晋苏醒过来。便是这个时候,一个血色的影子忽然从门外穿了进来,宛若一团血云。

落地后杨风才看到此人是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出头的血色侏儒人,他和普通人非常不同,浑身长着血色的微小鳞片,看着就非常的吓人。

“大人!”血侏儒恭敬的对血玲珑参拜:“有人靠近!”

血玲珑顿时警觉起来:“谁?”

血侏儒道:“玉祭司!”

血玲珑道:“她怎么知道我们的住处?”

血侏儒摇头:“不知道。他已经在几百米外了。很快就会过来!”

血玲珑转头看着杨风,杨风道:“老不死的毒素被压制住了,现在可以受得了颠簸。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免得招惹是非!”

血玲珑点点头:“现在的华江城高手云集,我们的身份一旦暴露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血玲珑本能的抢先一步来到罗晋身前,作势就要横抱起罗晋。杨风这时候道:“血玲珑,我来!”

血玲珑这才缓过神来:“好,你来!”

杨风抱起罗晋,纵身一跃,从破开的窗户里面钻了出去,血玲珑和血侏儒两人也快速跟了上去。

……

“恩,人呢?”玉祭司来到破祠堂中,并没有看到杨风等人。简单的查看一番,玉祭司来到杨风等人离开的那个窗户旁边,凝望着远方:“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我来了,抢先一步离开了!他们的情报系统很强啊,居然比黑袍还快一步!”

玉祭司的神色很凝重,黑袍的能力她是清楚,是最好的夜行者,别人想要发现黑袍的踪迹,几乎不可能!

除非对方也有极强的情报人员。

玉祭司喃喃道:“看来黑袍这一次遇到对手了!罢了罢了,或许是和我无缘吧。他们离开了,再要找到他们就很难了!”

玉祭司带着三分失望,站立良久后才转身离开!

……

华江城,远处的一座山头上。

两个人影远远的站在山顶之上,遥望着华江城的方向。从这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华江城的中央刑场位置。

从午时三刻开始,这两个人就出现在这里了,他们两人的目光一直凝望着刑场。

这两人,分别就是卫瑶,朱守鹤!

从午时三刻到黄昏,两人都没有离开过。

待刑场的人都消散之后,两人才很开心的聊着天。朱守鹤的嘴角更是露出三分笑容:“真是没想到啊,这个小子成长的这么快啊。才短短的时间里,他居然成为了五十六个命轮的高手!秒杀叶千沉六十七轮命丹的存在!不愧是我紫薇宫的人啊。”

卫瑶冷哼一声:“他什么时候变成你紫薇宫的人了。你连自己的区区三分紫薇宫都守不住,还好意思说。”

朱守鹤尴尬笑道:“杨风最早本来就出自紫薇宫好不好!”

卫瑶道:“杨风分明就是直接从杂院进入我瑶池宫的。和你紫薇宫没有关系好不好?”

朱守鹤抹了把汗水:“好吧,你说的对。杨风这等惊世天才,自然是卫瑶宫主的门徒。我想过不了多久,杨风就会超越储君王成为我昆仑圣境的第一人!”

卫瑶道:“不好说啊。如果杨风能够继承那个东西,的确有可能超越储君王。但是现在来看,只是潜力比较大而已。潜力和成就,中间还隔着千万磨炼!”

朱守鹤道:“看来卫瑶宫主是打算全力栽培他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