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一轮烧红的太阳日落西山,留下温暖美丽的余晖照射在华江城。把整个城市映射得金光灿灿,美轮美奂!

华江城的中央刑场,这个古老而威严的地方,原本庄严凄美,大气磅礴。

但是此刻在夕阳的余晖下却显得格外凄凉,原本是个平地,现在却变成了高低起伏的山丘……

地面上还流淌着很多鲜血,夕阳映射在献血上,凄美而灿烂。

见证着这里经历了一场极其恐怖的战斗。

华江门总部,议事厅。

华不悔高坐在首席位置。

华江门的一众高层全部坐在大殿下方,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也有一些人则感到很失落。

华隆坐在位置上,气急败坏,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焦躁:“真是可恶啊,这一次我们华江门设下双重陷阱,原本想着一定可以把普度门彻底诛杀!没想到煮熟的鸭子居然被跑了!现在想想,还真是遗憾啊!只差最后一步了!”

华峰道:“我很早就建议不必昭告天下,直接在监狱里就把他们秘密做掉。也不必理会李元龙的脸色。夜长梦多的事情,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

华雄道:“大长老,事情都过去了。就不必说这些丧气话了。当务之急我们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华隆这时候道:“是啊,这一次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什么好处都没捞到。最后连几大宗门的人都愤然的离开了。原本我打算交好几大宗门的打算,也泡汤了。可怕的是放走了普度门。这终究是个祸患,需要尽早除掉普度门才是!”

华峰道:“经过这一次的事件,只怕普度门这条恶狼被彻底激怒了,接下来会疯狂的反扑攻击我们。我们必须尽快除掉普度门才是!”

华不悔微微道:“大家都说到点上了。当务之急应该尽快灭掉普度门才是!这个门派占据了华江流域七大水系其中之三,他们不灭,我心头始终无法安心!”

华音这时候道:“门主,我倒是认为普度门现在不成气候,不足为据。当务之急是查清楚祸乱华江流域十几个城市的幕后黑手是谁。此人能量巨大,居然可以同时祸乱华江流域十几个城市!原先我们都以为是亡灵师做的,但是现在真相大白,不是亡灵师所为。既然不是亡灵师所为,那是谁做的呢?这个幕后黑手比普度门要可怕的多!”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为之一振,心中忐忑不安。

柏梓道:“华音说的没错。当务之急是找出这个幕后黑手。此人的能量可比普度门大太多了。要是让这么一个可怕的未知存在潜伏在我们华江流域的核心位置,那就相当于在我们的心脏位置扎进去一把尖刀,太危险了!”

华不悔陷入了沉凝,神色沉着:“华音和柏梓说的也有道理。祸乱我们十几个城市的强大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呢?”

华音趁势道:“门主英明。这个幕后黑手能量庞大,又躲在暗中。我们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看在眼里。但是他们的行动,我们却一无所知。这个钉子的威胁,远比普度门要大。毕竟普度门的一举一动都明处,我们看在眼中,以普度门现在的能力,万万不可能撼动我们华江门!我们可以先拔除祸乱华江流域的幕后黑手,再腾出手来拍死普度门即可!”

柏梓站出来道:“我赞成。普度门的管辖范围远在天边,而这个祸乱华江流域的幕后黑手,可能就潜伏在我们近处!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我们要先解除近处的祸患才是!”

华不悔沉默半晌,随后道:“也罢,华音说的有道理。这个幕后黑手就潜藏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若不把他给揪出来拍死,我心头难安。接下来兵分两路,华隆你带人监视普度门的举动,一旦发现他们异动,立刻来报!华峰华雄,你们两个人负责调查这个幕后黑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这个幕后黑手给挖出来!”

大家纷纷领命。

华峰道:“我以为这个幕后黑手,张首辅是知情的。不过他的情绪很激动,加上又被斩断双手。第一时间就离开了。我们要见到张首辅怕是很难!”

华雄道:“那我们就从李元龙身上下手。李元龙和张首辅走的很近,或许有机会为我们探听到一定的消息!”

……

华江城中央刑场的事件,最后以亡灵女子的出现而落下帷幕。对于几大宗门的人来说,这简直是耻辱,天大的耻辱!

堂堂诸夏顶级大宗门的年轻翘楚,被一个重伤的斗篷男子直接暴虐也就罢了。最后居然当着亡灵女子的面跪地求饶。

当时那么多人在场,全都被看在眼里。他们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然在第一时间就纷纷离开了。并没有在华将城内逗留。

其中储君王,朱清流和月子歌三个人也在第一时间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月子歌还很担心的在寻找杨风的踪影,奈何怎么都找不到,最后只好作罢,跟着储君王和朱清流两个人返回昆仑圣境。

临行前,朱清流很是不甘心:“储君王,难道我们就这样不管杨风了吗?”

储君王一边赶路一边冷然道:“管?你打算怎么管啊?”

朱清流道:“杨风好歹是我们昆仑圣境瑶池宫的人,虽然触犯门规,戕害同门叶千沉。但是也要带回去由内务府的人公开处置才是啊!”

月子歌皱了皱眉,正要辩解,这时候储君王冷然道:“他的事情之后再议吧。我们先回昆仑山!”

储君王实在拉不下脸面继续在华江城逗留了。这一次被亡灵女子折腾的够呛……

储君王都发话了,月子歌和朱清流两人自然不好继续多说什么,只是跟着储君王的脚步继续往前冲。

……

另一边,度寒,霍西两人跟着东门吹雨也离开华江城。度寒倒是很担心杨风,找了好几个理由想要留下来寻找杨风。不过都被东门吹雨和霍西给阻拦了。最后度寒没办法,只好跟着去了。

张五阳离开的时候特别去找玉祭司,希望可以一起离开,结伴而行。

不过被玉祭司拒绝了,说是还有朋友在华江城需要拜访。张五阳无奈,起身告辞,独自离开。

玉祭司讲在华江城找了一个落脚的酒店。

黑袍人此刻出现在玉祭司的房间里,恭声道:“玉祭司,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我都打听到了!”

玉祭司微微道:“恩。之前刑场上我就让你一直跟着杨风,现在是否已经找到杨风的落脚点了?”

黑袍道:“是的,他们在华江城的一个破祠堂里面落脚了。”

玉祭司嘴角闪过一抹笑容,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除了杨风还有什么人在?”

黑袍道:“还有血玲珑,以及那个张首辅做梦都想杀死的斗篷男子。他们落脚开始给斗篷男子疗伤。不过我回来的时候,看到杨风的医术很高明,猜测杨风有能力治好那个斗篷男子。如果你去的话,只怕太危险了!”

玉祭司道:“无妨,我这一次来华江城可不能白来,我一定要确认这个斗篷男子的身份。猜测和确认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黑袍道:“好,如果玉祭司你做出了决定,我就带你去!”

玉祭司道:“带路吧!”

黑袍一边带路一边凝声道:“要是发起冲突怎么办?”

玉祭司道:“我只是去看看而已,确认身份就行了。不至于起冲突的。再者,杨风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我对他有恩,他不会怎么样!”

顿了顿,玉祭司很好奇:“只是我很好奇,杨风和这个斗篷男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黑袍道:“原来玉祭司很早起疑了?”

玉祭司道:“血玲珑的修为虽然很强,但是并没有击败我们群雄联手的能力。这一点她在出手之前就很清楚。我可不相信她说的话。我始终感觉她的出面就是为普度门正名来的!哪怕她明知道会牺牲,却仍旧要来给普度门正名。你说她和杨风之间是什么关系?再者,杨风居然趁乱带走了血玲珑和这个斗篷男子。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必定不简单!”

黑袍道:“或许杨风只是感激他们出面为普度门正名的恩情呢?”

玉祭司沉声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个解释听起来合情合理,完全说的过去。但是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三人之间肯定存在不为人知的关系。你要知道女人的第六感是很敏锐的!”

黑袍忽然很憧憬:“好,我带你去!”

……

华江城偏僻之地,那个破旧的祠堂之中。

上一次,杨风在这里见到了老不死的。这个地方很隐秘,不容易被察觉。杨风察觉到老不死的伤势很严重,当下便带着罗晋来到此处疗伤。

罗晋的意识已经很模糊了,血玲珑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前血玲珑可是用自己的身躯去抵抗张首辅的崔云领域啊。被崔云领域的边缘击中!

被领域击中,承受的痛苦和伤害,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