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先生!”

血玲珑努力上前,搀扶着重创的罗晋。入手处,是一个在颤抖且寒冷如冰的身躯!

罗晋的身躯永远都是火热的,至刚至阳!

不论面对多大的风险,都屹立不倒!

但是此刻,血玲珑感觉到这个男子的身躯居然变得如此软弱,大概是常年被接连不断的伤势所连累了。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会扛不住啊!

方才他明明有机会离开的。

但是他居然留下来了。

在他拖住张首辅的时候,还公开和自己解除关系,要自己滚蛋!

虽然话语很难听,但是血玲珑知道,这都是罗晋为了强迫自己离开的借口。

此刻,看着这个男子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血玲珑的心都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揉碎了,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死的人是自己,宁愿自己用臂膀去守护这个男子!

此刻,罗晋仿佛也知道自己大象将至,深深的看了血玲珑一眼,叹息摇头。随后又转头看着远方人群前方的杨风!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温柔,恋恋不舍。

仿佛他把自己所有的期待和希望都放在了杨风身上。

杨风的眼眶早已经湿润了,这时候脑海中传来罗晋的声音:“臭小子,这一次为你正名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我只是希望你记住,在诸夏江湖上想要立足,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羽毛。名声和立场,是你和普度门的立足之本。一旦你的立场错了,一旦你的名声毁了。就算你有再大的能力,也会成为诸夏江湖的公敌。这样的事情,再也不要让自己发生第二次了!”

杨风凝望着这个老不死,一语不发。只是不断的点头。

罗晋嘴角带着笑容,继续传音:“不要辜负了老夫的一番苦心,我为你洗白名声。你切莫冲动,一定要好秉承下去。要是再出什么一时冲动的事情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杨风眼睛湿润,传音道:“老不死的,你说的这些大道理我都知道。但是我担心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做不到!”

罗晋的声音再度传入杨风的脑海之中:“哈哈哈,你个兔崽子,我知道你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在你体内注入了阎罗心脉。现在我还活着,你体内的阎罗心脉会死死的压制你的行为。你不可能反抗我的意志跑出来放肆。等老夫挂了,这种束缚也就自然不在了!”

杨风一开始并不觉得什么,但是此刻转念一运功,果然发现体内的阎罗心脉死死的压制自己的身体和意志。让自己无法违背罗晋的意志跑出去放肆。

杨风顿时传音嘶吼:“老不死的,你今天阴了我两次。我请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这一生都受尽你的恩惠,现在请你给我一个报答你的机会吧,让我为你做点事!”

罗晋的声音带着三分笑容:“哈哈,要报答我给我做事就不要违抗我的意志,好好的听话。将来总有一天,你可以放肆的做自己事情。但不是现在!没实力就给老子老实点,别给我惹事!”

罗晋没有说话了,而是闭上眼睛,抬头望着天空,嘴里面轻声的喃喃道:“君上,我终于要来陪你了。虽然做的不完美,但是看到杨风成长起来,也算是不枉此生!但愿九泉之下见了你,你不要责怪我没有照顾好杨风啊。我多么想和你痛饮两杯酒!”

虽然君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但是此刻的罗晋宁愿把君上当成一个死人,因为这样他就马上可以下去和君上见面了!

“老朋友,再见了!”张首辅嘶吼一声,双手拳力驾驭崔云领域,眼看就要把罗晋给彻底重创束缚。

血玲珑这时候都几乎陷入了疯狂,失声的大叫着:“不!不!不要!”

杨风的心脏都仿佛碎掉了,捂着心口,呼吸困难,仿佛随时都要晕厥过去!

其实这个时候杨风的精神都要被逼疯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不顾一切的冲出去和老不死的并肩作战。可是老不死牺牲这一切就是为给自己正名。如果自己出手的话,不但让老不死的牺牲白费,同时也让普度门重新进入死亡的深渊!

况且,自己这点能力冲上去也什么都做不了!

理智告诉自己,必须忍着!

可是杨风实在受不了!实在不想忍啊!

如此忍而不发,简直比杀了杨风还难受!

看是体内的阎罗心脉死死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和意志,让杨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事情一点点的发生……

这一刻的时间都仿佛凝滞了。

死静的气氛,每一秒,每一个呼吸都让杨风感觉到很漫长。

眼看着那环绕的乌云如金戈铁马一般冲向罗晋!

最终,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这如山洪般的乌云铺天盖地的越过防御,席卷在罗晋两个人身上。罗晋和血玲珑的身影很快被乌云吞灭……

“二十年了,多少人都想要你的脑袋扬名立威。今天,你终于折在我张首辅的手上了。哈哈哈!”张首辅顿时发出狂野的大笑声,大有一种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全场都被这股气势所扫荡。

场外的无数观众此刻欢腾雀跃,跳起来大喊庆祝:“祸乱了十几个城市的亡灵师,终于死了!以后我们再也不要担心亡灵师会来祸害我们了。这种感觉真是爽啊!”

“夏武盟真是太强大太正义了,处处为我们普通修者和俗世社会的人着想。不愧是我们诸夏江湖的擎天脊梁啊!只要有夏武盟在,我们的利益就会有保障!另外那诸夏几大顶级的宗门也表现很好,值得我们大力支持!”

“从此华江流域太平了,再也不用担心了!”

“……”

而站在人群外面的杨风,此刻忽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都直接跪在地上!

杨风一次次的想要冲破阎罗心脉的限制,但是一次次的又失败了。刚刚杨风看着崔云领域覆盖罗晋身躯的瞬间,杨风再也不管不顾了,用尽全身的意志和力量去冲心脉的压制。

哪怕拼着身体致残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但是结果还是失败了,杨风即便满身吐血,也无法撼动这阎罗心脉!

“老不死的!!你坑了老子一辈子!你欠我一辈子,你要是死了怎么还我!”杨风的内心,撕心裂肺的呐喊着!

……

几大宗门的年轻翘楚,此刻也都惊呆了,很是欢喜。

唯独储君王紧皱眉头,不知道脑海里在想什么。

张五阳和玉祭司此刻站在一起,凝望着场上的情况。张五阳喃喃道:“玉祭司,这就是你说夏武盟最终的目的吧?”

玉祭司道:“应该就是了。什么亡灵师,什么普度门,什么邀请我们来协助。都不是次要的,对付这个斗篷男子才是夏武盟最终的目的!”

张五阳道;“这个斗篷男子的实力好强啊。按照张首辅的说法,斗篷男子此前受了重伤,今天只能够发挥出三成的实力。可饶是如此,这斗篷男子刚开始只用一根手指就抵住了张首辅的崔云领域攻势。只不过后来牵动旧伤,旧伤复发这才僵持不住!如果这个斗篷男子在全盛时期,那他的实力简直无法想象!这等可怕的实力,就放在诸夏顶级宗门之中,都是绝世人物!”

玉祭司深有同感,深深道:“这等实力的人物,必定是响彻整个诸夏的大人物!至少也是诸夏八王级别的实力!”

张五阳道:“诸夏八王?不可能吧。如今的诸夏八王都高高在上,受人顶礼拜膜,怎么可能还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而且还和亡灵师有染?”

玉祭司道:“你可有注意到,刚刚血玲珑喊这个斗篷男子叫什么?”

张五阳仔细回想一下,随后喃喃道:“罗先生?”

玉祭司点头:“达到诸夏八王实力而且还姓罗的,有谁呢?”

张五阳脑海中走了一遍诸夏八王的身份:“诸夏八王之中,并没有姓罗的!”

玉祭司沉声道:“那是现在的诸夏八王,但是在二十年前的八王之乱之前,可是有一个姓罗的!”

张五阳仿佛想到了什么,顿时大惊失色:“阎罗王,罗晋?!”

话说出口,张五阳马上摇头:“这不可能吧。我可是听说罗晋就是在八王之乱之中被削去王冠的,而且接下来被重伤拉下王位。此后二十年,诸夏江湖都派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剿灭罗晋。连我们天师府的顶级人物都出动了好几次。难道他还没死吗?”

玉祭司道:“我也觉得他在诸夏江湖的联手诛杀之下,应该死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罗先生,极有可能就是罗晋了。你没听张首辅那么激动的说了么——二十年来,无数人想要杀这个斗篷男子以扬名立万。这些碎片的信息都表明这个斗篷男子极有可能就是罗晋!”

张五阳倒吸一口冷气。

玉祭司继续道:“这么一想,夏武盟这一次以亡灵师这个事件作为幌子,利用我们这些棋子来做局。其实是为了击杀罗晋,一切都说得通了!”

张五阳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你分析的很有道理。毕竟击杀罗晋乃是整个诸夏江湖的大事。也只有这样的大事才能够让张首辅亲自出面,还如此激动!”

玉祭司微微道:“这夏武盟什么时候手段这么卑劣了,邀请我们宗门的人出面协助帮忙,居然不告知我们真相,反而还利用我们这些棋子给张首辅做局。夏武盟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张五阳道:“的确太过目中无人!如果早知道我们来这里是做棋子的,我压根就不来!我天师府也不可能派人来参加这种活动!夏武盟在透支自己的信用。以后夏武盟的活动,我们天师府都要慎重考虑了!”

玉祭司道:“我阴阳道宗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张五阳道:“这一次牺牲我们,成全他张首辅。如果他真的杀了罗晋,只怕就立下千秋之功,接下来在夏武盟当中的地位还要提升。在诸夏江湖之中的地位也还要提升!”

玉祭司道:“不好说。我总感觉像罗晋这种极度危险的人物,应该没那么容易死。虽然这场面上怎么看罗晋都死了!但是直觉告诉我,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

此刻间,张首辅那刺耳的声音还在天地之间荡漾:“哈哈哈,到底还是我张首辅成功了!”

张首辅此刻特别的狂妄。

正时候,张首辅忽然脸色大变,浑身大震,目光里顿时闪烁着惊讶之色,惊恐的凝望着远方的天穹!

众人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遥望着远方的天穹!

只见远方传来无数的隆隆之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