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围观的观众,此刻情绪也达到了最巅峰,纷纷拿起手中的东西抛向场上的七个人。

“活该被砍头啊,原来引起华江流域十几个大城市祸乱的罪魁祸首就这几个人!活该被千刀万剐啊!诛灭九族都不是事儿!”

“我有一个小舅子就是在华江流域外面的城市里面做生意,结果被亡灵术者给打死了,死状十分凄惨。天理昭昭,终于受到报应了。杀的好!”

“支持夏武盟,杀了这帮恶徒!”

“杀了这帮恶徒!”

“……”

群情愤慨,无数的东西砸向场上的七个人。

七个人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凝望着场上愤慨的诸人,心中万分不是滋味。

黑无伤喃喃道:“白血病的,我们这就是要死了吗?”

白无敌道:“黑炭,你少特麽叫我白血病,不然老子要发飙了。我跟随杨哥纵横一生,此生虽然短暂,但是却让我成为了强者。取得了我八辈子都不可能取得的成就。我心中还是感激杨哥的。只可惜我们不能跟随在杨哥的身边,帮助杨哥实现宏愿,帮助杨哥走的更远。是我的无能!杨哥,白无敌对不住你了!”

黑无伤道:“妮玛比的白血病的,马上就要挂了,你不要那么煽情好不好?我多喊你两声你会死啊?老子要是死掉了,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人喊你白血病了。你不觉得很无趣么?”

白无敌道:“你特麽少来,你挂了老子也挂了。都特麽归天了,我怎么知道无趣不无趣啊。”

黑无伤虎头虎脑的道:“是哦。你都挂掉了,怎么知道无趣呢?诶,真是没意思。这个世界少了你,不精彩啊。但愿在九泉之下,我们还能再相遇。虽然你这个人很不要脸,但我还是很想和你做兄弟啊。”

白无敌道:“你可拉倒吧。你连小翠都不愿意让给我,还跟我谈什么兄弟?你不觉得在侮辱兄弟这个词语嘛!”

黑无伤道:“老子都要死了,你还来炸我一刀?”

白无敌道:“老子才没有你这样的兄弟!”

“行,你非要这么说的话。若是我侥幸逃生,我就把小翠让给你。从此老子落单行了吧?”黑无伤赌气。

白无敌马上贼笑道:“好兄弟!我特麽感动啊。黑无伤你放心,从此以后若是不死,你要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刀山火海我随便去。哪怕你让我吃翔我也吃。”

黑无伤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你愿意为我去吃翔,不枉我把心爱的女人让给你!这才是好兄弟啊。”

两人在临死前居然哈哈大笑,完全没有畏惧的神色。

周围的人看了都很诧异。

雷利也是对这两个家伙无语了,当下转头看着妯百阅:“军师,我不会说话。但是这一次我雷利要死了,有些话我想说出来!”

妯百阅吃力道:“别说了,咽回去!”

雷利道:“我偏要说。再不说我就没机会了!”

妯百阅忽然转头看着雷利,双目血红:“我让你给我咽回去!你听不见吗?”

雷利眉头紧皱,嘟着嘴,最终还是低下头,没有再说。

妯百阅这才松了口气:“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这就是我的选择。我选择了杨风,就会誓死追随杨风。哪怕为了杨风的宏愿赌上我的性命。我也无怨无悔。哪怕到现在,我也没有后悔我所做出的选择。这个世界成王败寇,天机莫测。即便是我出自天机门,也无法测算世界上所有的事情。这就是命!”

雷利低头,沉默不语。

这时候玄一真人念了一句道家真言:“无量天尊。我玄一真人信的是道祖。我相信有些人虽然死了,但是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我们死了,其实还活着……“

罗一刀打断道:“你特麽的闭嘴。少来这些瞎扯淡的话。我罗一刀一生行事,才不信什么道祖。什么死了还活着!这一次我罗一刀认栽,但是如果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要凭借我手中的刀,把这些坑害我们的老贼一个个的斩落马下。”

萧水灵道:“玄一真人说的是瞎扯淡的话,你又何尝不是在扯淡。哪里来的再一次机会?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罗一刀道:“那你来说一句不扯淡的话。”

萧水灵道:“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我们的死,自然是重于泰山。”

罗一刀吐了口干巴巴的唾沫:“扯淡。人死了就是死了,谁管你是鸿毛还是泰山。历史永远是由活着的人书写的。我们死了,就是一辈子的罪孽。子子孙孙都会以为我们为耻辱,子子孙孙都会背负一生的骂名。重于泰山个毛线。”

萧水灵道:“你有子孙吗?”

罗一刀道:“没有。”

萧水灵道:“你有女朋友吗?”

罗一刀道:“也没有。”

萧水灵道:“那你还说个屁的子子孙孙啊。子子孙孙和你有毛关系?”

罗一刀脸色一红,再也说不出话来。

就这个时候,刽子手拿起他们背后绑着的木条,然后高高举起开山刀,正要斩下。

当李元龙扔出的令牌落地的瞬间,就是刽子手斩头的时候。

包括刽子手在内,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看着令牌,等待着令牌落地的那一刻!

令牌飞过空中,眼看就要落在地上。

这时候,忽然一个黑影从人群里面一跃而出,伸出一张宽厚的手,在令牌落地的前一刻,接住了令牌。

嘶!

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这人谁啊?居然胆敢接下令牌?这是要劫法场吗?”

看台上的无数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那个人。

此人拿着令牌,缓缓站直身体,然后拿下头上的头巾,抬头凝望着看台上的诸人。

不是杨风,又是何人?

叶千沉顿时拍案而起:“杨风,你好大的胆子,你这是要劫法场吗?”

杨风深吸一口气:“军师,罗一刀,萧水灵,雷利,黑白双煞,玄一,抱歉我来晚了。”

说完,杨风抬头凝望着看台上的叶千沉:“你错了,我不是来劫法场的。我是来为普度门正名的。”

叶千沉冷然道:“普度门勾结亡灵师,祸乱无辜,铁证如山,你若继续胡搅蛮缠,信不信连你也一块就地正法?”

杨风淡然道:“我普度门根本没有勾结亡灵师。更没有祸乱无辜!反倒是你们在设局陷害,妄图杀人灭口,栽赃陷害!”

叶千沉大声道:“一派胡言!铁证如山你还敢狡辩。看来我今天要代表昆仑圣境清理门户了!”

“就凭你?”杨风冷冷开口:“也配谈清理门户这四个字?”

叶千沉大为震怒,急于在储君王面前表现自己,当下站了出来:“储君王,此人胡搅蛮缠,败坏我昆仑圣境的声誉。还请你允许我为昆仑圣境清理门户!”

储君王冷冷的凝望着杨风,傲然道:“杨风,我身为昆仑圣境紫薇宫宫主,本心仁慈。今天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若亲手杀了这几个恶徒。那就表明给你这个门主和这群恶徒划清界限,证明你的清白。我可以饶恕你的罪过,留你继续在昆仑圣境修行的机会!”

“哈哈哈……”杨风忽然笑了,仿佛听见了一个巨大的笑话:“真是可笑,我的清白何须向你证明了?让我杀他们?也就只有你这种内心肮脏透顶的人才想的出来的主意吧!”

储君王笑了,仿佛早就知道杨风会这么说似的,随后冷漠道:“既然如此,那么今天就由叶千沉为我昆仑圣境清理门户吧!”

“李元龙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我们昆仑圣境的笑话了。不过没关系,很快此人就会消失,我们门派内的败类,由我们自己清理!”储君王淡淡的开口。李元龙这才脸色好看一些,重新坐下来笑道:“如此甚好,我也可以好好的欣赏一场好戏了!”

储君王点点头,傲然的坐下,冲叶千沉道:“去吧,清理门户!”

“是,储君王!”叶千沉自信满满,以为这是一个在储君王面前表现的绝好时机。当下一跃而起,来到刑场上,遥望着杨风:“杨风,本来你可以盯着昆仑圣境瑶池宫的帽子,好好的活下去,过得很潇洒。可是你非要自己站出来装比。染上勾结亡灵师这个罪名,就算你是瑶池宫的学员,也保不住你了!”

叶千沉很开心,一步步朝杨风走来,脸上的傲然之色越发的浓厚:“你这等罪过,我现在就清理门户。回去了瑶池宫也会支持我的。为民除害嘛!你可以死了!”

说完,叶千沉大手一挥,身上的命丹顿时出现在身前,绽放出炽热的光芒,六十七个命轮缓缓释放,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压制全场,让人眼睛都挣不开了。

六十七个命轮一出,场内外的观众都纷纷惊叹:“好强啊,六十七个命轮!此人获得这样的修为还这么年轻,真是惊天动地!昆仑圣境的天才真是吓人。随便一个就这么厉害了,不愧是诸夏最顶级的大宗门!”

“六十七个命轮,足够横扫杨风了吧。我听说之前杨风的命轮才二十几个!这个差距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对决。杨风会被虐的很惨的!”

“……”

人群的议论几乎都是一边倒的看空杨风。

而这时候,叶千沉夹带着六十七个命轮,拿着惊天之威,轰然的冲向杨风!

以极强的威力,似乎碾压级别的冲向杨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