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水灵开车,杨风和张璐坐在后排位置。至于黑白双煞,则是很懂事的表示自己打车去就行了。

萧水灵的车子开的很快。

杨风问了一句:“你知道傅小丘在哪儿吗?”

萧水灵道:“查清楚了!傅小丘凭借家族的影响力和资源,在附近一带搞了很多产业。富豪医院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另外还有一个很大的产业——小邱影视集团。现在他已经成功把富豪医院脱手了,自然就会在小邱影视集团里了。”

小邱影视集团?

杨风喃喃的念叨着这个名字,就感到很奇葩。想来这个傅小丘多半是个败家子。

张璐有些好奇:“看来你还真是用了点功夫啊!”

萧水灵道:“军师吩咐我处理的事情,我自然要用心了。我们的情报系统已经开始在燕山市运转了,打听这点消息很简单!”

张璐好整以暇的道:“那你来说说,傅小丘是个什么样的人?”

萧水灵道:“一个仗着家族背景,利用家族资源和影响力倒卖资产,投机倒把的败家子,富二代。此前这个富豪医院压根就是一个废弃的厂房,面临拆迁。但是被傅小丘动用关系免费搞到手了。然后装修一下,搞到了医院的所有资质,开设医院。在他开设医院之后,其实压根就没请几个像样的医生,包括医院的药水和设备都是托关系租来的。有了医院这个企业实体,他一方面罔顾患者生死,医术不够,造就了很多命案,不过都被他压下来了。另外一方面他开始紧锣密鼓的大举借债,转移资产。这些都不在表内!逃过了无数的财务审查和税务监管。短短一两年的时间里就借债了十个亿!最后还以五个亿的高价转卖给我们。渍渍渍,这是什么都没敢,全靠投机倒把就净赚了十五亿!”

萧水灵都很佩服了:“按理说想要把公司资产转移到个人名下是很难的事情,毕竟监管很严。但是傅小丘动用家族的关系,手段通天,最后都实现了大转移!他从头到尾压根就是个罔顾病患生死的无良商人。”

张璐说着也很愤怒:“这富豪医院只不过是他投机倒把的冰山一角罢了!他用同样的手法不知道玩转多少次了,最后都能够成功的找到接盘侠。如今的这个小邱影视公司,也是他重点的投机倒把的项目之一!”

杨风微微问了一句:“这也是投机倒把?”

张璐点头道:“没错。他这个影视公司完全就是个空壳,但是因为他的地位高。很多影视公司和资本还是纷纷找上门来。很多女明星都纷纷来投,主动贴上傅小丘。靠着关系,傅小丘就签下了很多女明星。肯定也玩弄了很多女明星。日子过的很滋润。据说最近他也在找人接手,打算卖掉小邱影视公司!不知道哪个傻比会上当!”

萧水灵道:“照你这么说,这个傅小丘在这一带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啊。没人治得了他吗?”

张璐冷哼一声:“他是燕北傅家的嫡孙,燕山市最顶级的公子哥,谁敢治啊?所以我说你们还是不要去找他好了,免得把自己搞死了!”

萧水灵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张璐:“你知道的还挺多的。”

张璐道:“傅小丘的名字谁不知道,我哥哥原本是个警察中层,此前就发现了傅小丘利用富豪医院大肆敛财,罔顾病患生死,一直在暗中调查搜集傅小丘的罪证。有一次,一个孕妇在路上坐车的时候忽然晕厥,提前要生。恰巧被我哥遇见,我哥看孕妇情况紧急,便送往富豪医院!没想到这是个悲剧的开始,我哥的人生也开始走向了灰暗!”

萧水灵听的好奇:“后来发生了什么?”

张璐仿佛沉浸在往事之中,神色有点灰暗:“富豪医院的医生诊断过后要求缴纳五十万的预缴费用。否则不给治疗!!”

“这都要预交五十万!也太黑了!”萧水灵愤然:“再后来呢?”

张璐道:“后来我哥亮明身份,责令医院先救人。费用他自己会承担!医院非常嚣张的说了一句——警察又如何?还没有人可以责令我们!不交钱,那就等死!”

说到这里,张璐的情绪有点失控:“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医院胆敢这么说话的。当时的媒体和周围的人都不敢说话,手术室里站着几十名医生,没有一个医生有同情心,全部都在戏虐,冷漠的看着我哥和孕妇!眼睁睁的看着孕妇在不断的流血!我哥情急之下打电话给我,希望我帮忙。我那时候因为违规被大医院贬斥开除,正在经营一家小诊所。听闻情况后我让哥哥把孕妇送到我的诊所里来。因为我的诊所就在富豪医院旁边不到三公里!”

说到这里,张璐忽然笑了,笑得很惨:“孕妇送到我的诊所的时候,只剩下一口气了。而且胎位不正。诊所的条医疗设施条件非常简陋。我当机立断,要求拿掉小孩。但是孕妇死活不同意,情绪非常激动。我们僵持了大概不到几分钟,最后产妇血崩而死,一尸两命!!”

张璐吃力的转头看着窗外,眼泪不由自主的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事后,警方介入调查,对于富豪医院的过失不闻不问,我们负全责!我的诊所被查封了,我的医师执业证被吊销了,拘留半年。我变卖了家里唯一的房子和车子,支付死者的赔偿金!”

听到这里,杨风也不由自主的转头看着张璐,忽然对这个女人充满了几分敬意。

这个女子虽然年纪不大,却敢作敢为,心怀正义,满腔热血。正是自己发展医院所需要的人才。而这个女子所做的事情,同样让杨风感动。虽然她的能力远不如自己,但是她却在自己力所能及和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上,坚持初心,苦雨独行。

张璐眼角的泪水潺潺流下,声音带着几分哽咽:“我入狱那天,哥哥的情绪爆发了。带人闯入医院,公开把傅小丘给逮捕。同时公开证据,像上面举报傅小丘,提起公诉。结果不但举报和公诉石沉大海。仅仅三天时间,哥哥就被撤职了,最后被冠上了渎职杀人,捏造证据陷害他人两项大罪,最后入狱死刑!我出狱的时候,我哥哥已经死了。我出狱后看到他的时候,是墓地里的遗像!”

说到这里,张璐忽然掩面哭泣。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嚎然大哭。

杨风静静的看着张璐眼神里露出怜悯之色。却没有去安慰她,因为杨风感觉到她还最后的话还没宣泄出来。

果然,张璐嘶吼着:“这就是燕山市的世道,恶人当道。好人往往都没有好下场!天道不公啊!老天,你为何如此残忍!”

杨风脑海中荡漾着最后见那句话——天道不公!

对自己来说,天道又何曾公允?

自己和张璐的人生轨迹,是何等的相似?

良久,张璐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

杨风也深吸了口气,喃喃道:“既然天道不公,那就我来替天行道吧!天对你不公允,我来还你公允!”

张璐抬起头,深深的凝望着杨风:“你可不要乱说。我知道你现在仇视傅小丘,是因为傅小丘坑了你们。但是你有没有决心,有没有能力直面傅小丘,我看还玄得很呢!”

萧水灵道:“张璐,你可不要太小看我们杨哥了。区区这点钱,杨哥压根就不放在心上。而区区傅小丘,杨哥自然也不放在心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