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杨风一行四人离开深潭后不久,原本是在度寒的带领下去寻找霍西。结果还没抵达霍西的所在地,异兽森林周围的江湖修者就已经炸开了锅。

情况已经大变。

所有人都开始沿着华江水域往上游搜索母水树的痕迹。

如此阵容,都把杨风等人给吓到了。

度寒很无语:“肯定是霍西把消息散布出去了,想要让大家帮着寻找母水树,顺便浑水摸鱼……这个人,真是可恶!”

苗雨也道:“的确很卑鄙!胆小如鼠,什么事情都不想着靠自己的本事去做。这种人我见多了!”

度寒一脸尴尬:“不好意思,让你们见效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月子歌道:“既然来都来了,那么我们也跟过去看看吧。”

苗雨道:“我估计他们还是去送死!那母水树何等强大,连月师姐你这样的大人物在母水树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更别说其他人了!”

度寒道:“那可未必。这一次来的人不少都很强悍。我们圣剑宫的东门吹雨师兄,剑术无双,接近命轮极限,命榜第六的强者。还有天师府派出的御雷高手张五阳,更是命榜第五的高手!阴阳道宗派来的玉祭司是命榜第七的顶级高手。这些人都和储君王的实力相差无几了。他们如果也找到深潭对母水树出手的话。后果不好说就。”

苗雨听到这些人的大名,脸色大为吃惊:“张五阳,东门吹雨和玉祭司。这样的顶级高手也来了!!看来这一次三大宗门还真是动真格了啊。派出来的都是宗门里面数一数二的绝顶天才。这些人和储君王都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如果有机会的话,真想见识一下他们的风采。”

度寒和月子歌也是有点激动。

毕竟这几个人都是诸夏江湖年青一代中的翘楚,最顶级的天才。这些人的风华,几乎可以说是代表着诸夏江湖的未来!

这等天才少年,谁不想见识一下他们的风采?

杨风看着大家很激动的样子,心中感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够成为诸夏江湖最顶级的天才少年,威震华夏?也让诸夏所有的美女们都竞相想要观看自己的风采?

不过路途遥远,千万险阻,杨风知道就算着急也没用。

三人重新折返深潭的方向,一路上杨风很好奇:“命榜?是天机子设立的榜吗?”

度寒道:“没错。诸夏江湖最主要有两个榜最权威,一个是兵器谱,一个命榜。兵器谱收录的是诸夏江湖所有成名的法宝。比如七星剑排名二十四!便是出自兵器谱。至于命榜,又叫做天命榜,收录的是诸夏所有命丹级别高手的排名!从未出过错!“

杨风道:“储君王在命榜排名第四?”

度寒道:“是。”

杨风感到哑然,储君王已经处于突破虚境的边缘,都已经触摸到虚境的门道了。在整个诸夏江湖才排名第四!可见一般!

月子歌道:“不过命榜一般是每半年主动更新一次,如果中间名榜上的高手被某人击败,则会第一时间发布新的命榜。如果你今天击败储君王,那么今晚命榜就会更新,分发整个诸夏,你便是命榜第四的高手!”

杨风深深道:“原来如此。”

月子歌道:“恩。命榜在江湖上的地位很重要。很多宗门都会根据入围命榜的数量来做宣传,提升宗门的地位。毕竟作为大宗门,谁不想自己的成员霸占命榜的核心地位啊。如果某个宗门长期在名榜上处于弱势,诸夏江湖便会认为这个宗门在衰弱!命榜,代表着各大宗门的心生力量,或者说代表着宗门未来的潜力。宗门极为重视!”

度寒继续道:“而且名榜上的人员名次变化,也是整个诸夏江湖街头巷尾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如果某个人能够进入天命榜,那必定就成名诸夏了!“

苗雨忽然很狐疑的看了杨风一眼:“杨哥,未来有一天你会进入天命榜的!到时候你也是整个诸夏江湖人们竞相议论的天才人物。那就牛了!”

杨风一阵尴尬,微微苦笑道:“再说吧。对了,命榜收录多少人?”

月子歌道:“前一百名。”

杨风看着月子歌:“你排名多少?”

月子歌道:“五十!”

五十!

连月子歌这样的顶尖级人物,七十二轮以上的修者,在天命榜居然只排五十!

这个榜单的高手还真是多的吓人啊。

月子歌继续道:“目前天命榜第一百名的高手是六十七轮。也就是叶千沉!”

如今星戒宫排名第一的大师兄叶千沉,在诸夏天命榜上排名第一百!

杨风倒吸一口冷气。第一百的人都达到了67轮的修为!

看来这个榜单上的高手太多了。要跻身进入天命榜,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不愧是天之骄子,天命天才!

杨风顿时对这个榜单也充满了敬重,充满了憧憬和渴望。

月子歌眼角的余辉看着杨风,察觉到杨风眼神里的渴望,当下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

四人继续前行,很快来到深潭附近。

远远的,杨风便看到前方齐聚着足足两三百人,大多都是附近一带的狩猎队,实力很不错。但是领头的却远远不是狩猎队,而是诸夏大宗门的天才弟子。

展现出来的气息非常强悍!

只见三队人马几乎在同一时间潜入深潭之下。

张五阳,玉祭司,霍西。

“嘭,嘭,嘭。”

三人进入水底下,激起谁拿到惊天的大浪。

周围的人都纷纷紧张的而看着深潭的水面,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哇瑟,连张五阳和玉祭司这样的顶级高手都下水了,看来这母水树多半是要落到他们的手上了!”

“那是自然,张五阳在命榜排名第五,这等修为实力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还有玉祭司也是命榜排名第七的高手。他们都出手了,母水树不可能落入别人的手上。我们就来看看热闹就好了。”

大家又惊又喜,虽然没机会得到母水树,但是能够看看这些人的风采也是不错的。

水下。

只见玉祭司身外放出一道护罩,隔绝了周围的水流。而霍西也同样靠着命轮力的护罩隔绝周围的水,一路下沉。至于张五阳,只见他一身秀气的打扮下,则是透露出一双锐利如刀的眼神。身外放出蓝色的雷电之力,隔绝水流,一路下行。

霍西较为低调,大概知道自己不是另外两人的对手,因此一开始就走在最后面,没有表现出要和两人争锋的意思。

随着下沉的距离越来越深,玉祭司和张五阳都很警惕的看着彼此,互相提防。生怕对方会对自己突然动手似的。

两人的气势比月子歌强盛不少,下沉的速度特别快,不出片刻时间就来到了水底下,见到了母水树!

三人见到母水树,无不吃惊。

霍西更是直接看呆了:“见到全部的母水树,才感觉到这母水树的无边浩瀚!这母水树怎么会如此强悍。看这个模样,少说也有数万年的传承啊!”

玉祭司也是吃惊:“这母水树传承的岁月太久远了,强悍的不像样啊!我等未必搬得动。”

玉祭司眉头皱起,神色不动。

张五阳也微微皱起眉头,到了他们这个级别,能够感知到的东西非比寻常,自然知道这母水树传承的岁月太久远,实力也很可怕!

同样是两棵奇树,千年和万年的水平是完全不同的。当然这说的是在纯自然的条件下。特殊条件下的另当别论。比如小黑成为杨风的朋友后,借助杨风的古神血,进化的速度是惊人的,一年就抵过之前在自然条件下的数百年成长。

但是这可是数万年岁月的母水树,想想就很可怕了!

霍西则没有意识到这方面的风险,反而露出一脸的渴望,见玉祭司和张五阳都没有动手,他还以为是玉祭司和张五阳互相提防着彼此才没有动手。

霍西趁两人不注意,灰溜溜的来到母水树的树干下,然后反手拔出长剑,以锋利的剑锋,缓缓的斩向沉睡中的母水树。

便是这个时候,张五阳和玉祭司停止对望,同时转投盯着霍西。

张五阳大吃一惊:“蠢货,别动!这母水树现在处于沉睡,你把它惊醒了还了得!”

不过已经晚了,霍西的刀已经斩在母水树的树干上,嘴里面露出狰狞的笑容:“哈哈哈,这母水树可能就是我的了!”

霍西的笑容还未消失,就已经凝固在脸上。他的六级下品灵宝法剑,才刚刚接触到母水树的树干,就直接化成了冰块,然后寸寸断裂,最后变成了碎片。

这些冰块顺着剑面直朝剑柄上涌来。

“啊!”

霍西吓得直哆嗦,目瞪口呆,直接把灵宝法剑给扔在地上!

然后“噔噔噔”的往后退:“这,这怎么可能……我好歹也是四十三轮的修为啊。我的灵宝更是六级灵宝,怎么可能在它面前不堪一击?”

“蠢货!”张五阳冷哼一声,随后警惕的凝望着头顶上的母水树。祈祷着这母水树不要醒过来。

玉祭司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也是紧张的抬头凝望,祈祷这沉睡的母水树不要醒过来。

不过,事与愿违!

“嗷嗷~”

一股沉厚的声音在水底下响彻,随后一股股的波浪朝周围散开,这波浪一开始很缓和,但是紧接着就变得暴虐,卷起数十丈的浪潮,朝周围轰然爆射!

原本平静的水底下,忽然间搅动风云,每一滴水都仿佛变成了可以切金断玉的利刃,四处流转!

这还了得?

“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