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等洪荒之力,可谓惊天动地泣鬼神。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之前在水底下见识到母水树发飙,那当真要以为这是天灾洪水爆发了!

这等天地奇力,岂是人力可以阻挡?

苗雨修为最低,伤势最重。之前若不是因为月子歌的水火重枪抵抗,只怕苗雨已经死了。

如果不是月子歌水火重墙,别说苗雨了。就连度寒和杨风只怕也差不多归天了。

月子歌在半个月前就展露出72个命轮的修为,如今比半个月前更加强悍。如此威力,何等可怕?饶是如此,凝结的十道重墙仍旧被击碎了,可想而知这母水树爆发出来的威力是怎样的强悍。

苗雨胆战心惊:“怎么办啊?这母水树怎么强悍到这等惊天动地的地步了?月师姐,我们怎么办啊?”

苗雨很着急。

月子歌也是心急如焚,眉头紧皱,面色苍白:“这母水树的强悍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料。我本以为即便遇到母水树也不过千年的岁月,如此我尚且还可以压制。谁知道这母水树的岁月达到了数万年之久,甚至更久远……它的威力,我已经无法抗衡了!”

度寒此刻双目充血:“我现在才明白过来,之前我们在风引树出现之地和亡灵师决战抢夺的母水树,不过是这母水树身上的一片树叶或者枝干。这才是真正的母水树!”

度寒心潮澎湃,无法平静。

杨风心如死灰,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很无奈啊……

“嗡嗡嗡嗡~”

洪水之力还在冲袭而来。

月子歌在不迟疑,右手分开,结印,喃喃道:“水流爆!”

只见月子歌随手抓起两道巨大的水柱,冲向那滔滔洪水,然后两道水柱居然虚空爆炸,产生强大爆炸力,抵抗着洪水的冲击。

在很短的时间内,一连爆发了上千次!

这才让洪水稍微缓解,剩下的余威轰击在众人身上,砸飞落在岸边的地面上。

饶是如此,洪水仍旧冲击而来,方圆千米之地的树木全部被拔起,一小片树林直接消失不见了。众人被卷入水中,一次次的挣扎着冲出水面,又一次次的被拖入水中……

如此反复多次,几乎把众人的力量都耗尽了。最后月子歌使用了土之力,在水中生出无数的土流,土墙,这才勉强把大家拖上岸。

洪水这才消散!

众人躺在岸边的草地上,奄奄一息。

苗雨伤的最重,面色苍白,衣服破烂,气息微弱,杨风连忙勉力输入生机之力,这才让苗雨的伤势有所好转。饶是如此,苗雨的身体仍旧微微的颤抖着,寒冷如冰。

杨风看的心酸,将她的身躯紧紧的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温暖苗雨,不断鼓励道:“苗雨,会没事的。我在,会没事的!”

苗雨依偎在杨风的怀里,嘴角闪烁着一抹凄惨的笑容,过了很久都没有开口。她已经没有力气开口了,把脑袋靠着杨风的胸膛,轻声道:“杨风,谢谢你!”

说完,苗雨直接晕厥过去。

她伤得太重了。

度寒伤势稍微轻不少,三十九轮命丹,自然比苗雨强大太多了。

月子歌此刻无暇顾及杨风三人,直接盘膝而坐,运转心法疗伤。论伤势,她最重。毕竟她直接承受了母水树攻击的绝大部分威力。还死命带着大家逃离洪水的攻击来到岸边。每一步都是她和母水树的正面交锋,常人岂能想象她的压力?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大家的伤势才稍微好转。

杨风停止云转神象诀,停止给苗雨输入生机术。此刻发现苗雨的伤势好转了很多,靠在自己怀里,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让杨风有些不好意思了。

见得杨风醒来,苗雨也脸色绯红,连忙转开目光。

杨风微微欢喜道:“你没事了?”

苗雨脸色更红了,微微点头:“恩,我好多了。谢谢你!”

杨风淡笑道:“不用谢,你是我杨风的人啊,我照顾你是应该的。再说了,要谢的话也要谢谢月子歌。这一次如果不是有月子歌,只怕我们几个人都要遭殃了!”

苗雨转头看着月子歌,发现月子歌已经停止了盘坐,身体恢复的很不错,正要开口道谢。只听月子歌道:“你们不必感谢我。毕竟曾经杨风也是我的人。我照顾你们是应该的。”

苗雨和杨风都是一阵汗颜。

曾经杨风决意加入月虹社,的确可以说是月子歌的人了。只不过后来风云变化……世事难料。

度寒看着他们三人这般模样,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咯咯咯,你们昆仑圣境的人还真是有意思。我看的……怎么感觉画风不太对啊。”

苗雨抿嘴含笑,并不说话。

月子歌道:“这母水树经历的岁月太久远了,力量太强。我们无法压制。如果贸然前往只怕是个祸患。暂时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不过这母水树所在的藏匿地点,大家还是保密吧!”

说到这里,月子歌转过头来,冷淡的看着度寒:“度寒,我们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应该会为我们保密吧?”

度寒顿时意识到危机来临,这个月子歌特别强悍。如果自己不保守秘密的话,只怕后果难料。当下举起手:“我知道,我是被霍西他们抛弃的人。我还被霍西利用了,做了替死鬼。我对霍西已经恨之入骨。我怎么可能会泄密呢?”

月子歌点点头:“但愿如此。如果让我发现你泄密的话,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度寒信誓旦旦的道:“月子歌你放心,我一定保守秘密!只是之前霍西和亡灵师发现母水树树枝的地方距离深潭只有两百里,我担心他们也能够找到深潭!”

月子歌道:“那是他们的事情!”

度寒道:“明白!”

月子歌这才松了口气:“当务之急我们要尽快找到亡灵师和霍西。如果能够除掉他们,这母水树的藏匿地点,才能够安全!”

度寒道:“我知道霍西下一个地方会去哪里!”

月子歌好奇的看着度寒,似乎很吃惊。度寒冷冷道:“当你品尝过你被人当成替死鬼,并且被人出卖抛弃的感觉。你就会理解我此刻的做法了!”

月子歌道:“好,请你带路!”

……

异兽森林。

无数的狩猎队,修者,在森林之中窜来窜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