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是一片湖泊。烧焦的衣服就在岸边。正是之前黑柳之前穿的衣服。

黑无伤道:“这衣服我认得,就是那个黑衣刺客的衣服!”

白无敌道:“你这不是废话么。我也知道啊。但是这人怎么可能没死呢。刚刚从马车上面换发出来的金光简直惊天动地,就算是整个叶城都要被打碎掉。一个完美实丹的人,死一百次也足够了啊!”

黑无伤道:“你这不是废话么。问题现在就是没找到他的尸体啊。如果让他逃走的话,估计九千岁明天就会来叶城了。到时候我们岂不是玩完了。我还没和小翠结婚,小翠连我女朋友都还不是,我不能这么早死啊!”

白无敌道:“会不会他直接被金光给打得连灰渣都不剩下了?所以没有尸体?”

黑无伤似乎冷静一些:“这不可能。当时我们看到一个黑影掉落在地上。而且是笔直的坠落!”

白无敌道:“那坠落的说不定就是这一身衣服呢?”

黑无伤道:“你放屁,衣服能笔直坠落吗?肯定飘飘的坠落。少废话了,你快去水里找找,有没有这人的尸体。可能他的尸体坠落在地上后弹起来,然后砸进水里去了。”

白无敌道:“为何不是你下水?这水好脏啊。“

黑无伤直接跑了:“我去周围看看。赶紧的,别耽误了门主的大事,不然门主非吃了你!”

白无敌见这黑炭跑的很快,当下很不悦的脱了衣服,一头扎进水里,开始寻找尸体的下落。

一个小时后,两人再次汇合。

白无敌道:“水里没有。”

黑无伤道:“方圆五公里我都找遍了,没有尸体。”

白无敌胡软毛骨悚然:“看来此人真的没死。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黑无伤道:“如果他没死的话,一定会去苏州千岁府!必须让门主尽快知道这个消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白无敌道:“可是这里没有通信讯号,要回去一趟。”

黑无伤沉声道:“不过我想着他就算没死,也肯定伤的不轻,不如我们沿着往苏州的方向追一段距离,说不定能追上。返回去禀报的话,太耽误时间了!”

白无敌道:“这样不好吧?”

黑无伤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重大,这是最正确的决定,而且我们还可以立功,一旦立功,门主肯定会公开表扬我。到时候小翠也会对我刮目相看!说不定小翠就觉得我有男人气概,从此喜欢我了!”

白无敌一脸的不悦,黑无伤拉了他一把:“别墨迹了,赶紧走!”

两人快速顺着苏州的方向找去。

叶城。

这时候的叶城空前的热闹。

杨风早早的搬进了问天府。问天府重新修缮过后非常美丽,是个居住的好地方。而铁血军的到来更是让普渡门上下士气大震,大家饮酒欢庆,一片喜庆的景象。

闭关中的杨风得知妯百阅带着铁血军到来,自然亲自出面和大家同饮一杯酒,享受这盛大的时刻。

刘基和刘子卿感受到普渡门的氛围,也都很享受这种氛围。

两人有一种找到了久违的组织的感觉。而李茜儿就更是如此了。她原本一直对自己的身份很自卑,但是在宴会场上,大家都对他很热情,没有丝毫见外。这让李茜儿喝酒喝着喝着就眼睛湿润了。

她端着酒杯来到杨风面前,恭敬的敬了一杯酒:“门主,多谢你收留我,给了我一个一直想要的家!我活了半辈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福分。以后这就是我的一切,门主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会为了围护这个家,不顾一切,肝脑涂地!”

说完,李茜儿一口饮尽杯中酒。

杨风也喝了一杯酒:“李茜儿,在这里,很多人的出生都不好。但是我们讲究的是情义,是珍惜。只要你爱护这个家,这个家就会容得下你!”

一旁的刘子卿和刘基也有同样的感觉,纷纷上来喝酒。

杨风喝了很多,最后和一干老人喝酒过后,已经是后半夜了。

很多人都喝醉了,就倒在餐桌上睡觉。

一场欢庆的宴会,逐渐的落下了帷幕。

杨风坐在位置上,看着无数尽兴而醉的人,心中由衷的感到一阵欣慰。这一刻,杨风越发的感觉到自己的努力有意义,而且有不可磨灭的意义!

这是每个人都期待的,都需要的家。

旁边的妯百阅微微含笑道:“门主,他们都很开心呢。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杨风点点头:“普渡门在军师的治理之下,无论面临怎样的变故,都保持着最初的那种感觉。这也是我们一直想要的东西。接下来,我希望普渡门不管多大,不管多少人,这种感觉永远不要变。如果这种感觉变了,就意味着我们的初心变了!”

妯百阅举起一杯酒:“恩,我也希望这种感觉,永远不变。只要我们初心不变,不会便变的!”

“谢谢军师。”杨风举杯饮尽。

妯百阅一口饮尽:“多谢门主!”

这时候旁边的邵青忽然皱着眉头,一直都不是很开心。杨风问:“邵青,你今晚好像不太开心啊。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太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