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魏樱的脚步离开千岁府的时候,杨风和刘基都重重的松了口气。

两人转头看着这巍峨雄壮的千岁府城堡,良久沉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特别是杨风,此刻的感触更加深刻了。第一次来到千岁府,第一次面见九千岁苏金水,第一次来到千岁府的地牢……虽然最终有惊无险,但是杨风每一次的相见都有别样的体悟。

九千岁的强大,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可怕!

普渡门如果想要进驻苏州,对抗楼兰国。还远远不够!

普渡门需要不断变强才行!

没走多远,杨风和刘基就停了下来,只见前方出现了三个人。

这三个人,杨风都见过。

第三元帅凌风,第二元帅苏银章,还有王国的财务大臣花刺。不过这一次看到三人的时候,三人的情绪明显的和善了很多。只听凌风微微抱拳道:“刘基,恭喜啊,你这么快就成为了第四兵马大元帅!”

苏银章也对刘基微微抱拳道:“恭喜刘帅!”

花刺也出言道贺。

面对这样的情况,杨风都微微吃惊,没想到刘基在王国内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连两大兵马大元帅以及王国的财务大臣都主动给刘基贺喜。这样的殊荣,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

也看的出来,刘基在王国朝堂上的人品和做人都是很到位的。贤名远播这四个字,还是很得当的!

刘基一个个回礼,然后道:“等你们有时间来叶城,我为你们摆宴席!”

三人都微微含笑,显得很随和。

一阵客套寒暄后,凌风道:“刘帅,我和苏银章马上就要带兵前往平湖了。听说九千岁也让你带着狼牙军前往平湖城。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呢”?

刘基道:“三日后吧。我现在就赶回去整顿一下人马和军务,随后就出发!”

凌风道:“好啊,刘帅,我和苏帅要提前出发了,我们在平湖城相见!“

三人纷纷告辞。

杨风站在刘基身边,一言不发。其实这也是杨风在来苏州城之前就和刘基商量好的决策。刘基是王国的元帅,地位不同凡响。杨风以刘基的护卫随从出现,也不至于引起众人的关注。如此还可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否则自己以刘基的门主身份出现的话,只怕王国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放在杨风身上。这对杨风非常不利!

“门主,对不起,这一次来苏州城,让你受委屈了!”刘基微微抱拳,态度十分诚恳。

杨风微微道:“无妨!我也是想多了解一些苏州城!走吧,回叶州!”

苏州城虽然很大,比叶州要大的多。但是叶州毕竟和苏州城比邻,两人没花费多少功夫便回到了叶城。

而这个时候,刘基被封王国第四元帅的消息早就传入叶城。

叶城解除了封城,万众庆贺!

虽然不少人亲眼目睹了当日杨风击杀叶问天的场景。但是刘基当任元帅,更是众望所归,叶城内外无数人都分高兴万分,仿佛忘记了当初杨风击杀叶问天的场景。

而刘基刚刚回到叶城,就联合妯百阅颁布了很多有利于叶州无数普通民众和江湖人士的利好政策,自然是更加的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当日之事,居然无人再提起了。

杨风和妯百阅以及刘基都商量过。既然刘基在叶州和王国都深得民心,不如叶州就暂时挂名在刘基的旗下。名义上刘基是叶州的主人。想要出面的时候,也都是由刘基出面。而普渡门杨风等人则是在幕后把握实际的大权。这才是最有利于目前局势的决定。

对普渡门的风险也是最小的。

刚开始的刘基不愿意,觉得委屈了杨风普渡门。结果在杨风的一再劝说下,刘基只好勉强答应下来。

晚上时间,妯百阅和四部大臣以及杨风冯东召开了一个小型的会议。

胡锦承这时候道:“门主,军师。这样的安排怕是不妥当吧?”

王鼎也道:“不错。我们退居幕后,扶持刘基上位。我怕时间久了,会生出变化来。再说,也容易让大家忘记我们普渡门的存在。对我们普渡门来说,可不见得是好事啊。”

冯东这时候道:“大家多虑了。如今刘基把整个叶州的财政和军务决策权都交给了我们普渡门的四部来管理。我们普渡门牢牢的掌控着叶州的一切局面,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白玲这时候道:“副门主所言甚是,我们财政院如今已经完全接手了叶州内外的一切财务进出。如今刘基的所有财务进出和军务开支都要通过我们的预审和批准。这一点上,刘基做的很到位,也很配合,不至于会出现什么问题!”

王鼎道:“可是我们堂堂普渡门此刻沉浸在暗中,难免令人感觉不是滋味!”

这时候杨风挥了挥手:“这件事情是我的决定。我亲自去过苏州,见过九千岁,见过其他两位兵马大元帅。深知九千岁的可怕和强悍。在这种时候,刘基能够为我们缓和时间和冲突。简直就是最好的缓冲。我们应该感谢刘基为我们所做出的这一切!本次九千岁派遣刘基带着狼牙军前往西北平湖,平定兽潮之患。正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我们最后的缓冲时间!”

大家都好奇的看着杨风,杨风安静的坐在首席位置上,抿了一口茶,微微道:“我们在叶州所做的事情,九千岁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但是刘基收集了关于叶问天谋反的铁证,这就触及到了九千岁的逆鳞,九千岁在一气之下,直接不管叶问天的死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九千岁就不在意我们普渡门在叶州肆意妄为。相反的,九千岁应该也是在意。只不过现在被触犯逆鳞,处在气头上要打压叶问天,做个样子给整个王国的王公贵族看——胆敢谋反者,这就是下场。此乃其一!”

大家面色沉凝,杨风继续道:“其二,刘基在王国内外素有贤名,治军严明。九千岁正值用人之际,需要借用刘基手下的狼牙军去平定西北平湖城的兽潮。这才升了刘基的位分,想要榨干刘基的价值。因此在刘基带兵前往平湖平定兽潮期间,九千岁不会对刘基手下的叶州动手,反而会大加封赏。这期间,我们居于刘基的幕后运筹帷幄,自然也可以免于祸患!有这么大的好处,我们为何要强出头来?难道伸出手去让别人砍掉吗?”

大家都哑口无言,没想到杨风看问题看的如此透彻,一下子居然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妯百阅道:“门主所言极是,刘基前往西北平湖期间,是我们最后的喘息时间。一旦刘基平定了西北祸患,九千岁或许会对我们动手。那时候我们普渡门和九千岁的战争,也就要真正的开始了!这是最后的时间了!难得刘基和门主为我们争取而来!”

这话一出,大家都深吸了一口气。

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压力!

杨风点点头,开口道:“本次前往平湖,我会带几个人跟着刘基一起去参加!平湖城外就是斗魔大森林,我本人也有点私事想要再进斗魔大森林。禹枫,罗一刀,华云峰,李茜儿,玄一真人,你们跟我走吧!”

被点名的人自然是纷纷站起身,直接同意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