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的时间,杨风一直都在盘坐修行,吸收生生造化珠和金象道统。

见识到苏金水身上那种遮天蔽日的强大气息后,杨风感到的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所付出的努力和勤奋,也是空前。

就在这天晚上,杨风完成一个晚上的闭关,准备次日起身和刘基前往苏州西北平湖城的时候。

杨风住处的大门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扣响了。

“我是欧阳晋,有要事向门主汇报!”门外说话的是欧阳晋。

杨风微微一挥手,大门随后打开:“进来吧!”

欧阳晋快速的走了进来,沉声道:“门主。有大事发生了!”

杨风站起身,手里晃动着一个茶杯,微微饮了一口茶:“什么事?”

欧阳晋道:“自从上次九千岁旗下的大情报官魏樱来叶城核实消息过后。魏樱便带着情报人员离开了叶城。但是就在刚刚。魏樱带着十五个情报官再次回到叶城。此刻已经把情报官都派出去了。这十五个都是顶级的情报官,每个人手下有数百名一流的情报人员,十五个大情报官同时启动,意味着有上千名情报官分部在叶城的各个角落。此刻他们的情报人员已经开始和我们蜘蛛网的情报人员开始了激烈的交锋!”

杨风听了都大为吃惊:“上千名一流的情报人员忽然进入叶州各个地方,和蜘蛛网交上手了?”

杨风都没想到,在叶州这看起来平静的表象之下,居然隐藏着如此巨大的暗流涌动。要知道,情报的战争是最残酷的战争,非但暗流涌动,生死无常。而且每一次交锋都涉及到整个大局无数人的生死存亡!

在巨大的战争面前,往往就因为一个情报抢占先机,而直接左右了战事的胜负!

普渡门之所以有今日的盛况,表面上看自然是妯百阅的运筹帷幄,这是首功,无可置疑。但是暗地里的蜘蛛网也起到了极大的支撑作用。如果不是蜘蛛网的强大运行,普渡门不可能如此平安的拥有十四州之地。

欧阳晋恭声道:“没错,现在我们双方各有伤亡。交战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给我们蜘蛛网的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压力。稍有不慎,我们蜘蛛网都可能被连根拔起!”

杨风微微道:“对方的情报团队如此强大,真是令人意外。搞清楚他们本次突然进入叶州的意图了吗?“

欧阳晋道:“从他们目前的操作来看,似乎是为了控场!对方想要彻底清除掉我们的情报工作人员,掌控叶州的所有情报!“

杨风微微皱眉:“为何事发这么突然!”

欧阳晋道:“我感觉应该是九千岁已经打算对叶州动手了。只是碍于现在重用刘基的情面,这才没有公开对叶州动手。但是他们派出以魏樱为首的情报团队进入叶州,是想要先控制场面。等刘基的狼牙军稳定了西北平湖城的兽潮之患,必定会对叶州给以雷霆一击。到时候,叶州上下,再无完卵!”

杨风眉头紧皱。忽然感觉到一股让人压抑得无法喘息的危机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这种感觉,只有杨风之前和六岁进入千岁府的时候才感觉到。

本以为可以缓一段时间。

没想到这么快,九千岁的爪牙就伸过来了。让整个叶州都弥漫着一层死亡的疑云。

杨风沉声道:“有没有把握?”

欧阳晋道:“如果蜘蛛网和魏樱的情报团殊死搏杀,我有四成把握!只是情报战虽然也见血光,但是不可硬推。否则效果适得其反。魏樱的情报是直接上报给九千岁。如果我们在叶州直接大肆绞灭魏樱的情报团,只怕九千岁知道后会以雷霆之怒,反而给了他提前攻击我们的口实。这才是我目前最难做的。”

杨风深以为然,欧阳晋一方面要应付对方情报网络的渗透和踩踏。另一方面还不能和对方的情报网络公开敌对,要把自己隐藏的好好的。这对一个情报工作人员来说,的确是太难了!

欧阳晋继续道:“我这次来请示门主,就是想知道我们蜘蛛网接下来的方针是什么。继续隐藏示弱,还是公开交锋!”

杨风道:“我们普渡门的总部走已经迁入了叶城原先的问天府。如果任由魏樱这些人继续挖掘情报,迟早会知道我们普渡门才是刘基的幕后掌控者。一旦刘基投靠我的消息被挖掘出来,事情就很不好办了!”

欧阳晋道:“门主所忧虑的非常对。非但如此,我们之前杀灭药王谷。王国首相罗伯特的死因都可能被魏樱的情报人员给挖掘出来。虽然王国首相是被青长老等人设计害死的。但是当时场上不少目击者都看见了,罗伯特是在检验由门主你炼制出来的丹药的时候爆炸死亡的。消息一旦传出,王国震动。那就不妙了!”

杨风倒吸了一口气:“此去平湖城,本以为可以给我们普渡门做争取三五个月的时间,也好让我们做好万全准备。没想到时间才过去两天,九千岁就再次暗中出手了。还想控场苏州的所有消息情报。岂能让他得逞了!”

欧阳晋道:“门主有什么办法?”

杨风道:“魏樱是九千岁的首席情报官,金丹级别的大高手。要想化解这个危局,只能从魏樱身上下手了!”

欧阳晋道:“魏樱?”

杨风道:“只要我们能够威胁魏樱,甚至拉拢她。她给九千岁提供一些假情报。如此我们的危局就不复存在了!”

嘶!

欧阳晋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拉拢,威胁九千岁旗下的首席情报官!!!

这样胆大的决定,也只有杨风这样的人才敢想吧!

杨风道:“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十个小时的时间,你去调查一下魏樱的家底。我现在就去魏樱处在叶城内的总部!在我抵达总部之前,你把魏樱的情报详细的告诉我!”

“是,我现在就去准备!”欧阳晋立刻点头,然后快速的离开了杨风的住处大门。

离开大门的时候,欧阳晋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如释重负。之前几天时间蜘蛛网和魏樱的情报人员进行激烈的交锋。带给欧阳晋极大的心理负担,现在由杨风亲自出面解决,他一下就感觉身上的担子卸下了一半。而实际上这么重大的决定,也的确只有门主和军师才能够决策。毕竟这是关系到整个普渡门西进的方针问题。他虽然是蜘蛛网的老大,但是面对这么大的问题,也不敢决策啊,心理压力固然巨大!

这时候,李茜儿的住处。

只见李茜儿在住处里面盘坐修行,似乎感到痛苦,背上的那个刀疤开始泛红,发出阵阵红色的光芒,仿佛随时要张开变成一只眼睛似的。

李茜儿死死的在支撑,和这刀疤上闪烁的虹光对峙!

“啊啊!”

李茜儿十分痛苦,在地上打滚,衣衫不整。

眼看这眼睛就要睁开了。

“咔嚓~”

大门忽然被打开,一个人影快速冲进来。

正是杨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