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城内。

浩然无边,繁花似锦的城市之中,两个人影在城市里面闲逛。

黑无伤和白无敌。

这两人追着黑柳进入苏州城后,便失去了黑柳的踪迹,两人在城里面转悠了大半的时间,都没找到黑柳的下落。倒是来到了千岁府的大门口。不过这千岁府的大门防守森严,令人不得而入。

最后,两人只得无功而返。在城里面闲逛。

白无敌左看看右看看,被城里的无数新奇玩意儿所吸引,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这时候黑无伤狠狠的鄙视了白无敌一眼:“白面条,你特麽能不能有点良心。现在我们没追上黑柳这家伙。想必这家伙已经去了千岁府禀报。消息一旦传开,我们整个普渡门都要被灭了。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原本兴致高昂的白无敌被黑无伤这么一说,里顿时一点兴趣都没有了,当下低头垂耳:“黑炭子,那你说怎么办?”

黑无伤道:“本想好好立功的,现在看来不行了。我们必须潜入千岁府杀了黑柳。在黑柳见到九千岁苏金水之前灭了他……呜呜,你特麽捂住我嘴干什么,把你的脏手拿开!!”

白无敌低声道:“黑炭子,你特麽想死啊。这是苏州城,不是叶城。你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要是传到了九千岁的耳朵里,我们还不要被千岁府的人给灭了!”

黑无伤也顿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当下连忙住口。

白无敌道:“你想想我们叶城蜘蛛网的情报系统有多么强大,可以监视整个叶城的情况。甚至更可以监视我们普渡门下辖的十一州之地。这里苏州城,九千岁的情报网络肯定比蜘蛛网还要厉害很多。我们说话做事要小心点。否则你挂了不要紧,连累我的话,你良心怎么过得去啊。”

黑无伤道:“你说的有道理。看来我是要小心点。”

两人左顾右盼,发现没有什么情况,这才微微点头。

白无敌松开手后:“你真想潜入千岁府杀了黑柳啊?”

黑无伤很霸气的低声道:“废话。当初门主从药州追着霍步天和沙井来到叶州。最后不就是潜入叶城的问天府强行把这两个想要举报的人给杀了么。这等英雄豪迈之举,我们也可以重现啊!”

白无敌狠狠的鄙视道:“你好狂啊,居然胆敢拿自己和门主相提并论。你也不照照自己,你连门主万分之一都不如好吗?去千岁府,你想死啊。”

黑无伤憋着嘴:“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白无敌道:“既然追不上黑柳,我们就应该第一时间回到叶城。把消息告诉门主。这才是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否则就是给门主添麻烦!”

黑无伤很不请愿,但也没办法:“可是我不甘心啊。”

“你不甘心有个屁用。我现在决定回去了,你要是还想去重现门主的霸气豪迈,那你一个人去吧。我不奉陪了!”白无敌说着就朝苏州城的城门方向走去。扔下黑无伤不管了。

黑无伤迟疑再三最后看着前方那巍峨雄壮的千岁府大城堡,终究不敢踏入其中,转身追着白无敌而去:“等等我啊!我跟你一起回去!我要去家里好好陪陪小翠!”

……

天牢之中。

杨风和刘基两人被狱卒带入一个地上层最里面的一个铁笼之中。双方分别关押在相邻的两个囚笼之中。

杨风倒是一点儿也不吃惊,而是宁静的在囚笼之中盘坐入定。静静的感受这片地方。

以杨风的修为,按理说这样的囚牢,压根就无法困住杨风。但是杨风却在这个囚牢之中感觉到一股股无法述说的强大气息!

强大得让杨风都感到胆战心惊的存在!

侍卫经常前来巡视,过了很长时间,到了深夜,侍卫才停止巡逻。大概也是休息去了吧,或者开小差了。这时候杨风才睁开双眼,冲刘基道:“刘基,这地牢怎么这么大?我们一路走过来,看到的关押着囚犯少说有几千人。有些人的修为很强悍,有些人的修为则很普通。可是一个地牢关押这么多人,也确实壮观啊。”

刘基道:“这些都是反对九千岁的人。有一些是王公贵族,有一些是将门世家。总之王国之中不服从九千岁的人,都要关押在这里。有些人已经关押了几十年,死在这里了!”

几千人的规模的确很大,而且有些人在这里关押了几十年,一直老死。的确也太过震惊。

刘基道:“当年九千岁上位的时候,一路上踩了不知道多少将门士族,更不知道踩了多少王公贵族。后来,九千岁为了稳固自己的势力,能杀的都杀了。不方便杀的就都关押在这里了!而且你看到的这一层地牢还只是地上层。我们脚下还有一层更恐怖的地牢——地下层。里面关押着的,那都是王国曾经叱咤风云盛极一时的绝强人物。不过九千岁把我们关押在地上层,看来也是认为我们还不足以被关押在地下层,我们或许还有机会!”

杨风道:“你是说,一旦关押进入地下层,就再也没有机会出去了?”

刘基点点头:“没错!地下层的都是死囚。吃杂风云的大人物,能够威胁到九千岁的存在!”

地下层,关押着的都是能够威胁到九千岁的可怕存在。的确让人心惊。

杨风道:“你说我们有机会出去?”

刘基道:“苏州西北部的平湖城和孜甘城一带闹兽潮,最近兽潮越来越凶猛。九千岁现在监国,如果西北平湖城被兽潮打破的话,不好向国王拳钢交代。国师也会因为此事对九千岁发难。到时候只怕国王会震怒。九千岁就麻烦了!”

刘基的逻辑很清晰,眼神也很自信,娓娓道来:“九千岁监国已经有不少时间里,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大祸患。平湖城告急,我虽然是个副帅,但是我手下的狼牙军乃是王国之中仅次于齿虎军的存在。这些年来我治军严明,远胜过叶问天这种考究权势之辈!就算九千岁派遣的情报官进入叶城调查出问题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我们下手!”

杨风现在对刘基越发的敬重了,这个治军严明的副帅,的确是个罕见的将帅之才。此前一直屈居叶问天之下,实在是太屈才了。

杨风道:“原来你早就算准了!”

刘基道:“不错。现在九千岁需要我的见狼牙军团。他不会这个时候治罪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让我带着狼牙军进入平湖城平定兽潮。让我将功折罪。甚至我都怀疑,九千岁不会公开说明我的罪过,为了整肃三军,他会公开杀了黑柳。这一局,我们的赢面至少八成!”

杨风审视的看着刘基:“没想到你如此出色,让你屈居在叶问天之下,真是屈才了。九千岁识人不明啊!”

刘基道:“在这方面,九千岁比门主你差了十万八千里!只要我们带着狼牙军进入平湖城。兽潮一日不平,九千岁便需要依仗我的力量,不敢对叶州下手!”

杨风微微点头:“说的不错。如果我们能够在平湖控制局面,那么平湖城的兽潮什么时候平定,那就完全由我们说了算!”

刘基道:“门主英明。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九千岁释放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