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湖城!

兽潮之患平定!

刘基的狼牙军团稳稳的控制着平湖城的局面,城内一片欢腾!

禹枫,华云峰,玄一真人,罗一刀,李茜儿等人都纷纷欢腾万分。宴会场上,军民一心,大口饮酒,大口吃肉,连成一片。

刘基,刘子卿等人犒劳三军,气势何等的壮哉?

倒是朱晓争,苏银章和凌风三位兵马大元帅,失去了金丹之后,被人看护起来。远远的看着欢腾的场面,心中万分不是滋味。

他们都知道,没有了金丹,他们的寿命过不了几天就会死亡。

凌风嘶吼着:“该死的杨风,居然剥夺了我们的金丹,还直接炼化了我们的金丹。如此以来,我们的金丹就无法复原了。我们活不过几日啊。我乃是堂堂王国的兵马大元帅啊,没想到居然被杨风这种小人给刁难了。真是岂有此理!”

苏银章也是万分不悦:“凌风,你现在说这些又有何意义?杨风和刘基这两个家伙分明就是要造反!这件事情必须尽快让九千岁知道。绝对不能让这样的山野村夫肆意妄为。他们一定要为自己的造反行为付出天大的代价!“

朱晓争道:“我们都被控制住了,根本无法对外传递消息。我们原来手下的残军大部分都被狼牙军团给收编同化了。根本不听我们的使唤了!真是该死啊,估计消息还是传不出去!”

凌风三人都陷入一片哀鸣绝望之中。

而这时候的城墙上空,无尽的黑暗之中。一双锐利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整个平湖城。

如果有人在的话,就不难发现。这人就是苏瑞!

九千岁身边的左膀右臂。

而站在苏瑞身边的是一个中年人,穿着红色的战甲,气势浑厚,一看就是非凡之辈。正是孜甘城的守将,兼副帅张郃。

张郃此刻道:“苏瑞大人,看来平湖城的兽潮之患的确被杨风和刘基给平定了。但是刘基完全倒戈杨风,成为了杨风的手下。而且这两个人明显的是在造反。无视九千岁的权柄权威。实在是罪不容诛!”

苏瑞道:“九千岁代替拳钢国王监国多年,楼兰国的管辖范围之内还是第一次出现胆敢谋反的人。真是罪该万死!看来是时候整顿国法了。当年的国师何等强大,虽然和九千岁有过罅隙,发生过争斗,但最后也被九千岁征服了,如今安心的待在炼药公会了!这个杨风小儿,居然如此张狂。胆敢造反!不诛灭他祖宗十八代,是万万不行了!”

张郃道:“苏瑞大人,我这就和你一起回到苏州城,前往千岁府向九千岁禀明一切!直接灭了他!”

苏瑞点点头:“好。跟我走吧,去面呈九千岁!”

……

千岁府。

苏金水傲然的站在书房之中,听闻了苏瑞和张郃的禀报之后,勃然大怒:“好一个杨风,好一个刘基。居然胆敢剥夺我旗下三位兵马大元帅的金丹。公开以普渡门的名义收编了平湖城。这是公开藐视朝堂,藐视我九千岁,藐视国王!如次大逆不道之人,真是罪该万死!”

苏瑞道:“九千岁,我以为杨风此人虽然是个莽夫,蝼蚁。但是他这样的行为非常不好。必须立马严惩,扬我楼兰国的国威。我建议即刻发兵直捣杨风和刘基的大本营,奔袭叶州!”

苏金水道:“可是为了平定平湖城的兽潮之患,我千岁府的三大兵马大元帅都废掉了。风凌军,银芒军和齿虎军也都变成了狼牙军的士卒。此刻贸然攻伐叶州,怕是无人可用啊!”

苏瑞道:“杨风蝼蚁,坏我国大事。当务之急,可以请动千岁府的王军!”

苏金水微微皱眉:“动用王军吗?”

苏瑞道:“不错。原先的叶问天,凌风,苏银章和朱晓争几人虽然贵为兵马大元帅。但是这四支兵马都是他们自己筹建的。并非我们千岁府的王军。九千岁亲自筹建的金王军,才是苏州最强大的武者军队。仅次于拳钢国王的王军。王军十万兵马,皆为顶级的高手。只要出动金王军,必定能够瞬间绞杀叶州。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张郃道:“九千岁,苏瑞大人所言不错。当务之急,必须出动金王军了!金王军一出,别说叶州了,就算是杨风旗下掌握的十七州之地也尽数非我敌手。到时候我们的大军必定攻城拔寨,长驱直入,直接灭了普渡门的一切根基,属地。彻底拔掉这个毒瘤!”

苏金水点点头:“请魏樱前来!另外请金王军的军团长苏秦翼前来!”

苏瑞大喜道:“是!”

很快,魏樱和另外一个身穿金色战甲的四十岁的男子快速的走了进来。

这名锦瑟战甲的男子身高两米,非常胸围,身上的肌肉如同钢铁一般可怕。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力量,惊魂动魄,让人不敢直视。

金王军的军团长,苏秦翼!

苏金水的胞弟!

日月光明典的集大成者!

声威赫赫!

“参见九千岁!”魏樱和苏秦翼同时抱拳道。

苏金水微微点头,然后看着魏樱,一脸的冰冷:“魏樱,你这个情报官是干什么吃的?”

“啪!”

说完,苏金水直接一巴掌打在魏樱身上。只听魏樱惨叫一声,整个人都飞出了大殿之外,贴着地面滑出数百米,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鲜血满地!

魏樱强忍着伤痛,伏在地上大声道:“魏樱办事不利,在叶城未能查出杨风和刘基的谋反之心。魏樱有罪,还请九千岁治罪,准许我戴罪立功!”

魏樱一边跪着,用膝盖走进大殿,伏在地上,不敢多言。浑身都在发抖,充满了害怕和恐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