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肆,居然胆敢对我这个第二元帅动手!”苏银章顿时愤怒的咆哮一声,高高在上的用力量抵抗杨风的威压。只见两股力量在空中剧烈交锋,产生了一条一条的赤色火花!

气劲横扫,冲荡八方。

苏银章身体大震,催动全部的金丹之力对抗杨风的气劲。

“轰轰轰~”

两股力量轰然对攻,一次次的产生大浪滔天。

苏银章疯狂的咆哮着:“我乃是二转金丹的高手,岂容你这般放肆!”

“咔嚓!”

苏银章的话刚刚说完,整个人就忽然吐出一口鲜血,膝盖被气劲击穿,直接伏在地上。只听苏银章发出凄惨的叫声。

苏银章大声的嘶吼着想要站起身来,奈何被杨风身上的气劲死死的压制着,根本无法动弹。

杨风头顶上的那颗两米直径的金色金象金丹不断旋转着,源源不断的给杨风注入力量,把苏银章压得死死的。任凭讲苏银章如何挣扎都无法动弹,越挣扎,越是吐血。

“噗嗤~”

一口一口的鲜血喷出来。

“好强大的金丹!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金丹之力!那简直就如同太阳一般!无边无际!”苏银章万分不甘,奈何最后不得不伏在地上,放弃了对抗,哀鸣一声,屈从了!

凌风这时候也放弃了抵抗,连续吐血很久,不得不屈从。

两人万分吐血的时候。只剩下朱晓争在对抗杨风身上释放出来的气劲!

二转金丹极限!

朱晓争此刻的金丹之力很雄厚,还在抵抗杨风的气劲。此刻大声道:“杨风,我们乃是九千岁旗下的兵马大元帅。我们只跪九千岁和国王。岂能对你一个黄口小儿下跪?!杨风你这是要行大逆不道,公开和九千岁以及国王对抗吗?你可知道我们这一跪,会是什么后果吗?”

杨风大手一挥,气劲扫荡而出:“不就是僭越犯上么?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为数百万民众的生死站起来对抗九千岁,在这数百万民众的性命面前,你们兵马大元帅算什么。他九千岁又算什么,就算拳钢国王又怎样?你们罔顾苍生,屠戮无辜,有何颜面自称兵马大元帅?给我跪下!”

话落瞬间,杨风右手再次拍出。头顶上的金象金丹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光芒疯狂的注入杨风体内,随后横向荡冲朱晓争!

“轰隆!”

大力冲撞,天崩地裂。

朱晓争大声道:“我乃第一元帅,由国王拳钢亲自敕封的兵马大元帅!岂能对你跪下?开什么国际大玩笑!!啊!”

朱晓争的话音刚刚落下,膝盖就被杨风的气劲击穿,整个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不,不,我不跪!我是九千岁的人!!”朱晓争疯狂的挣扎着。结果发现杨风头顶上的金象金丹源源不断的释放出金色光芒,覆盖在朱晓争身上,一波一波的威压,越来越强。

抵抗中的朱晓争越来越无法抵抗,最后直接“噗嗤”一声,一口鲜血喷出来,不得不放弃了抵抗!

“金丹拿来!”杨风大手一挥,直接收了三人的金丹。又出手击败三位副帅,夺取了三个副帅的金丹!

六个金丹在手,紧紧的握着。

如此,杨风这一次手上已经拿着二十个金丹了!

杨风背负双手,傲然站立:“好好跪着,给那些被你们屠戮的无辜,赔罪吧!”

说完,杨风的右手往下一压。

三个大帅,三个副帅的头颅受到巨大的压力,脑袋磕在地上!

“不,我们不磕!”

“不,我只磕九千岁,磕国王。岂能给这批贱民磕头认错!”

“不!!”

三位兵马大元帅疯狂的嘶吼着,奈何抵不过杨风一手威压,脑袋一次次的磕在地上。

全场几百万民众,此时此刻都纷纷的大喊着杨风的名字:“杨风!”

“杨风!”

“杨风!!!”

全场几百万人公开大喊着杨风的名字。

少年迎风而立,如同战神一般。

而这时候,西城门的大门忽然打开,十万狼牙军骑着血狼浩浩荡荡的进入城门。

狼牙军!

有明智的民众这时候大呼:“是刘基的狼牙军!刘基来驰援平湖城了!”

“是刘基元帅来救我们了!”

“刘基元帅来了!”

“欧耶,我们有救了!”

“……”

欢呼声中,数百万民众夹道欢迎,大喊着刘基和狼牙军的名字。

刘基一马当先带着刘子卿浩浩荡荡的进入中央广场,只听刘基的声音在全场响彻:“普度门旗下狼牙军团奉门主杨风之名,前来驰援平湖城!门主有令,狼牙军团哪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能放弃平湖城!不能丢弃平湖城的任何一个百姓!”

“刘基威武!狼牙军团威武!”

“普度门威武,杨风威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