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门后山。

苏州城外太平山。

这是苏州城外最大的山,也是龙脉之气极为旺盛的地方。这里早前是叶州的风水宝地,更是叶州曾经的圣山。以前的叶州管事会在这里操练军团。每次要出兵的时候,都会在这里进行誓师大会。

希望得到圣山的保佑,出军胜利。

后来杨风普度门占据了苏州,定都苏州城。这块圣山自然也成为了普度门重点保护的对象。

圣山很大,占地面积特别大,地势平坦,一马平川,中间有无数的山丘从平底上赫然拔起,如诗如画。

今日,二十万铁血军全部穿着孝服,披麻戴孝,浩浩荡荡的进入身上的平川之上。

宛如一条长龙,从圣山的入口出现,浩浩荡荡的而进入最中间那个最大的山丘。

为首的是铁血军团的军团长邵青,副军团长刘基,秋天,刘子卿,吴道子。以及杨风,妯百阅,骆冰,欧阳晋,江若离,血玲珑,黑白双煞,小翠,冯东等等。

其中妯百阅手上捧着一个盒子,盒子上盖着雷利身前穿过的衣服。

这是雷利的骨灰,血肉。

这是雷利出殡的日子。

整个普渡门的高层全部前来送行。

除了普渡门的人之外,很多苏州城内外的豪绅,士族,上流社会人士也都纷纷前来送行。

山丘之下,早早的做了一个很大的坟墓。

妯百阅来到那坟墓之前,伏在地上。

“咔嚓~”

身后二十万铁血军也都纷纷跪了下去。

妯百阅强忍着眼泪,把盒子交给杨风。

杨风沉重的接过盒子,深深呼吸,然后慢慢的蹲下身,一手仔细的抚着盒子。

这一个瞬间,杨风仿佛苍老了十年。

全场的人都盯着杨风这个门主。

这个创造了普渡门,带领普渡门走向了第四世界最西边的传奇人物。

杨风的动作很缓慢,很吃力,一点点的抚着盒子。

冯东这时候提醒道:“门主,良辰吉时到了,入土为安吧。错过了黄道吉日,不利雷利上路!”

杨风无动于衷。

旁边的杨小薇也静静的看着杨风,好几次想要开口说话,但是终究没有开口。

欧阳晋,江若离,李元昊,血玲珑,黑白双煞,小翠,吴道子,刘基,白玲,武嫣红,苏茹,慕紫嫣,燕青武,月少阳也都纷纷盯着杨风,异口同声道:“门主,节哀吧!”

“军师,节哀吧!”

杨风深深道:“你们知道么,当初我们普渡门最无助的时候,我们普渡门还没有找到方向的时候。就是军师带着雷利来投奔我们普渡门,无私的帮助我们普渡门化解一个又一个的困难。他们无私的,不求回报的和我们普渡门生死与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没有雷利,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如果没有雷利,就没有现在的普渡门!”

杨风蹲在地上,盯着手上的盒子,喃喃自语的道:“当初我还很弱小,是雷利多次指点我,教导我。让我明白了很多,让我找到了方向。在我心中,雷利早已经是我的大哥!兄弟一般,血浓于水的大哥!”

说到这里,杨风的脸忽然变得扭曲:“如今,普渡门初有成就,正是无数普渡门的老臣享受成果的时候,雷利却离开了。是我没有保护好我这位兄弟,我这位大哥。是我杨风负了他!”

“雷利大哥,对不起,是我杨风负了你!”杨风深深的跪在地上,情绪已经失控了。

曾经遇见雷利的一幕幕画面,在杨风的脑海中闪过。

相识,相知,相惜。

一幕幕的变化,不断闪烁着。

雷利的一生,都在杨风的脑海中闪烁。

杨风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身后的无数普渡门老臣,都纷纷感触良多,甚至不少人都落下了泪水。

冯东这时候道:“门主,吉时已到,请为雷利大哥入土!”

杨风颤抖着双手,捧着盒子,一点点的放入墓下坑中,然后双手捧起沙土,点点的埋藏盒子:“雷利,你是我普渡门的功臣,为我普渡门立下不世之功,你就是我们普渡门的英雄!”

“英雄,请入土为安!一路走好。我欠你一条命,我更欠你一世繁华!你的宏愿,一如小阅的宏愿,我为你完成。我会用尽我的一切,保护好小阅!”杨风埋藏了最后一捧沙土,然后伏在墓碑上,沙哑着嘶吼一声:“英雄,请入土为安!”

杨风一边嘶吼一边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为雷利的墓碑提字——普度门不世功臣雷利之墓。

身后二十万铁血军,浩浩荡荡连成一片,都伏在地上,一言不发。

全场只剩下杨风一个人的声音。

以及妯百阅的抽泣声。

这里,妯百阅对雷利的感情最深厚,但是她很少说话。特别是这一次伤势痊愈之后,更是很少开口,此时此刻,妯百阅伏在墓碑旁边,终于忍不住情绪的妯百阅,仰天嘶吼了一声:“雷利,你听到了么?门主在为你立名,在为你提字。你好好安息!未来的路,必定会一马平川。你心中渴望的盛世,终将到来!”

朗朗乾坤,妯百阅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但是雷利已经听不到了。

杨风搀扶着妯百阅站起身,然后冲冯东道:“冯东,你去安排一下守孝的事情。骆冰,大军出一趟圣山不容易,让铁血军战士完成祭拜后就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和军师在这里呆一会!”

骆冰和冯东两人纷纷点头,然后安排事宜。

流程有条不紊的进行。

黄昏时间,铁血军已经离开了,整个圣山之下,只剩下杨风和妯百阅两个人,两人坐在雷利的墓碑前,一口一口的喝着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