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斗府第的斗场之上,第一次看到杨风的时候。秋锦瑟就被这个少年的风采所吸引。后来在斗场的大门口,杨风和她第一次相遇。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虽然双方都有所误会,大家感觉不是那么好。

但是也正是那一次相遇,奠定了后来两人的感情。

两人从天斗府开始,相识相知,最后走在了一起。

那时候的秋锦瑟,有姐姐的照拂,整个人的性格张扬,青春活力,处处都洋溢着活力和直率。她喜欢在都场上领舞,喜欢挥洒自己的热情和美丽。

那时候的秋锦瑟,活泼乱跳。

但是认识杨风之后,秋锦瑟收敛了很多。最后杨风也成为了秋锦瑟的第一个男人。

从那个时候开始,秋锦瑟的身体和心里就只属于杨风一个人了。那个时候,她和杨风两个人立下海誓山盟,相约厮守一生。

那时候秋锦瑟还未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杨风,但是秋锦瑟看的出来杨风是那种不拘泥身份和种族的人。她对杨风充满了信心。但是谁能想到,祸出盐海龙宫,自己最尊敬的人。

如果是别人要求自己下嫁给拳钢,秋锦瑟的性格,肯定是要抗争到底。但是要求自己嫁人的乃是自己最亲最敬爱的父亲。

一生养育之恩,秋锦瑟实在难以拒绝。

老翁看了都有点伤感,感触道:“公主,你认命吧。生在盐海龙宫,婚姻和恋爱就从来没有自由。据我所知,我们盐海龙宫的世代圣女,婚姻都是为了龙宫和家族的利益而屈就。从未有哪个圣女能够自由婚姻的。或许,这就是盐海龙宫世代圣女的宿命吧。”

秋锦瑟一言不发,紧紧的盯着前方的巨浪天天:“可是我这么做的话,杨风怎么办?是我对不起杨风。临走的时候,都没来得及和杨风告别。”

老翁道:“世事无常,公主你就不要再自责了。我想就算杨风知道了,也一定会体谅的。当务之急,为了整个盐海龙宫的未来,为了大局着想,也只能牺牲掉自己的幸福了。”

秋锦瑟不以为然:“又是为了大局着想。在父亲的眼睛里,只有大局。只有盐海龙宫的利益。他什么时候为我考虑过,考虑过我的利益和幸福?”

老翁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旁边,一字一句的道:“我们盐海龙宫原本是靠着龙珠的生命之力维持的。但是如今龙珠被盗,下落不明。失去了龙珠的盐海龙宫已经面目全非。龙宫的资源都在枯竭,无数的海臣都在死亡。我们不得不考虑迁徙进入内陆。定军城是我们选择的最好的地方。这一次和拳钢的联姻,就是为了进入定军城。只有得到拳钢和将臣家族的支持,我们才能够在定军城内立足。如此,我们整个盐海龙宫的人才算是得救了。虽然不复当年的盛况,但也比现在要好的多,至少我们盐海龙宫能够找个地方安居乐业,考虑传承的事情了。”

秋锦瑟一言不发,只是眺望着前方的海水。

老翁叹了口气道:“公主,调整好心态吧。我们还有两天就要进入楼兰王城的地界了。到时候楼兰城的大人物都会来迎接我们。你的脸上可不能失去了礼数啊。”

秋锦瑟没说话。

老翁酸溜溜的道:“结婚嘛,自然是要笑脸敞开,开开心心的。”

老翁本来想多安慰两句,但是话到最后看见秋锦瑟脸上含着的泪水,终究是无法继续往下说了。

这时候,一个手下快速过来禀报:“报告公主,蓑衣大人。圣王和圣母有请。”

两人跟着手下的脚步,来到了一处雄伟的大殿之中。

大殿的首席位置上坐着两个人。

分别是一个穿着紫金色长袍,头戴紫金冠的中年人。远远的看到他,就感觉这整个天地都属于他。仿佛只要他一个眼神,这一片海域内的一切生命生死都要受到他的主宰。

盐海圣王!

圣王者,那就是实打实的元神境高手。而且盐海圣王波斯龙成名多年,在数十年前就已经是元神境高手了。如今的修为之强悍,没有人能够揣测。

坐在波斯龙边上的是个蓝眼睛的大美女,虽然看起来略微上了年纪。但是给人的感觉非常的漂亮。特别是一双亚宁,充满了睿智。

女流之辈,却英气逼人。显然是见惯了大场面。

这个女人就是波斯龙的正妻,秋碧寒。

乃是整个盐海龙宫不折不扣的二号人物。除了波斯龙之外,最可怕的存在。虽然没有人知道她的修为。但是她的传说却是不少。倒也从未有人胆敢小觑了她。

而坐在左侧的是三个青年男子,年纪都是二三十岁。看上去英武不凡,呼吸之间都带着极强的震慑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