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的肉体被打穿两次。这对场外的每一个普度门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创伤!他们都捂着心口,紧张万分的盯着战场,生怕他们的门主遭遇不测!

邵青这时候都捂着心口,紧张万分:“门主居然被苏金水的日月光明典给击穿了。苏金水居然强悍如斯!”

秋天这时候也道:“苏金水贵为九千岁,修为自然十分高绝。而且修炼的是付出了自宫代价的日月光明典,虽然是五转金丹的修为,但是足够抗衡一般的五转金丹高手了。即便是六转金丹的高手也可以一战!”

嘴上这么说,但是秋天的心跳特别快,眼神里都十分的紧张。

刘基这时候开口道:“九千岁非比寻常,当初击败罗宋子老师的时候,他的修为和罗宋子同级。但是凭借日月光明典的强悍和诡异,仍旧击杀了罗宋子老师。日月光明典诡异凶悍!门主要千万小心小心,再小心!”

妯百阅这时候靠着冯东的搀扶方才能够站稳,此刻的眉宇之间也带着一丝丝的担心,但是更多的是对杨风的信任,对未来的坚决信任!

其他人虽然也很担心杨风,但是他们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了。给杨风祈祷或许就是唯一的方法了!

小翠这时候道:“门主,你一定要赢啊!我们所有人的生死和希望都在你手上,我们普渡门再也输不起了!”

“门主,你一定要赢!”

“门主,你一定要赢啊!”

“……”

无数人都纷纷的呐喊着,祈祷着。

另一边的骆冰和罗珀两人也都感到很紧张,屏气凝神。普渡门的人输不起,他们首相府上下又何尝不是如此?

罗珀道:“自从多年前苏金水击败罗宋子之后,苏金水就从来没有出手过。那时候的苏金水还只是一个四转金丹的高手。没想到如今他已经成长为五转金丹高手了。而且已经到了五转后期甚至五转巅峰的地步!这样的实力,当真是惊世骇俗!杨风能打得过如此恐怖的九千岁吗?”

骆冰凝声道:“我们已经来到现场,已经押注在杨风身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希望杨风能够不让人失望。我们首相府的生死存亡,也就看这一次了!杨风胜利的话,我们首相府从此重铸辉煌。杨风输掉的话,我们首相府也就永远要生活在黑暗和绝望之中了!”

罗珀捏着拳头,紧紧盯着战场:“杨风,你一定要赢啊!”

华云峰此刻就在人群之中,紧紧的盯着场上:“杨风,你一定要赢啊!”

骆冰也捏着拳头,手心都是汗水:“杨风,你一定要赢啊!”

“……”

除了这两方势力外,苏州城内的无数豪门贵族,大臣官员也都纷纷齐聚在广场的周围观战。他们自然是希望九千岁胜利的,毕竟一旦杨风胜利的话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会面临怎样的处置……不过他们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正眼看过杨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子。不俗好人嘴里面都大喊着‘九千岁必胜’的豪言壮语。

战场上。

杨风的肉身两次被击穿。

鲜血顺着杨风的胸口流淌下来。

热热的,黏糊糊的。

“这大日通杀之中传荡着一股极强的速度。而且把金丹之中的阳之力给独立出来催动到极限!这才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两次的击穿可不是白挨的。杨风已经摸清楚了这大日通杀的原因。

一般来说,天地生阴阳,万物万灵都由阴阳两股属性组成的。比如男人和女人。男人天生就偏向阳刚之气,女人天生就偏向阴柔之气。但是男人也有温柔的时候,女人也有阳刚的时候。只不过男人体内的阳气比阴气更盛一些。女人的阴气则比阳气更盛一些而已。

人世间纯阴和纯阳之体都很少见。

而九千岁通过自宫,削掉了体内的阳刚之气的根基。加上日月光明典的功效,可以做到金丹之中的阴阳两股力量分别独立出来,化成一个极阳金丹和极阴的金丹!

任何事情达到了极致,就变得非常可怕。

大日通杀就是极阳金丹的轰杀之力,十分可怕!

明白了这个原理,杨风也就淡然了:“原来这就是大日通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当九千岁苏金水爆发第三次大日通杀的时候,杨风已经能够很淡定的神奇右手,然后手心喷发出一股淡淡的金光。

大吞噬术!

“嗡嗡嗡!”

大日通杀的柱形金光被杨风的右手直接吸收掉。任凭那柱形光芒何等可怕,到了杨风的手心都变成了风轻云淡,尽数被化解!

这回轮到苏金水咆哮道:“你……怎么可能如此的吞噬掉我的一切攻击?”

苏金水又尝试了几次攻击,还是被杨风全数吸收。

只见杨风风轻云淡的站在那儿,挥手之间化解一切的攻击。

苏金水吃惊了:“你怎么做到的?”

杨风淡然道:“不过就是极阳的金丹之力罢了。明白了原理,吸收掉你的极阳之力很难吗?”

苏金水眉头紧皱,收起攻击,开始催动月牙金丹上的力量,再次轰杀而下!

杨风还是那般,使用大吞噬术很轻松的吞噬掉月牙金丹的力量!

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

苏金水看的目瞪口呆,眉头紧皱:“杨风,这两种力量互相冲突。任何人同时吞噬极阳和极阴金丹之力都会在体内发生冲突,互相冲撞而死!你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这怎么可能呢?”

杨风淡淡道:“日月光明典的确有一点过人之处,但也不过就是一点而已。在我杨风面前,这不过旁门左道!我的手段神通,岂是你这种蝼蚁可以想象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