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金水死,四大典使死,千岁府灭。

大王子死,三王子死,国师药王死。

苏州城内再起风,重设朝堂定八州。

震惊苏州城内外,八方热议。

而这个时候,新组建的铁血军则是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康州成州。再定六州。一切都如同风卷残云一般,秋风扫落叶,平定八州!

二十六州之地,尽数归属普渡门,由十二衙门府彻底掌管!

整个第四世界,只剩下中州王城。其余二十六州之地尽数归属普渡门。

消息传入苏州普渡门,全城欢庆。

而军师妯百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却显得异常平静。

冯东,骆冰,邵青,刘基,白玲,欧阳晋等人纷纷进入州妯百阅的住处,共同汇报了详细的情况。而这个时候,妯百阅似乎在忙碌别的事情,比平时更加繁忙,听完大家的汇报后,妯百阅欣慰的笑了:“不错,真不错。门主真乃人中之龙,已经羽翼渐丰,逐渐要雄踞九天了。只是略作安排,就已经扫平了八州之地。如今只剩下中州王城一地了!如此甚好啊!”

妯百阅已经有些时间没有过问十八州之地以及另外八州之地的要务了。这些天来,妯百阅却无时不刻的在房间里面闭关,大家都不知道妯百阅在忙碌些什么。甚至不少人感觉妯百阅被冯东和骆冰给架空了,顿时为妯百阅感到愤愤不平。

这时候白玲道:“军师,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普渡门上下整军备战。二十万铁血军四处征伐,夺取八州。十二衙门府更是忙得吐血,一方面在重振八州军政要务。同时又在配合冯东徐徐接手普度门原本十八州之地的军政要务。日夜不眠。我们普度门上下每个人都忙疯了。唯独军师这里清闲了许多。要是在往常,军师你的住处是最繁忙的地方。如今乾坤挪转,我们都很适应呢!”

白玲的话说的很含蓄,但是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就是说军师备受冷落。

邵青也道:“军师,我也感觉你备受冷落。是否你私下里和门主有过什么嫌隙?如有什么不方便说的话,我们可以替军师出面,请求说和。我们普渡门一直以来,虽然门主声望极强,但是军师功不可没!我们认门主,也认你啊!实在不想看到门主和军师离心离德!”

冯东道:“邵青说的极是,我虽然是副门主。却也不想看到门主和军师之间有什么嫌隙!”

大家也都纷纷开口表示同样的意思。

妯百阅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一册地图,淡笑道:“诸位的好意我都心领了。有你们这般忠肝义胆的兄弟。我们普渡门何愁大事不成?放心吧,我和门主之间并无嫌隙。”

冯东道:“可是为何最近这么重要的事情,门主皆不让军师插手?这不是等于架空了军师了吗?”

妯百阅笑道:“凡事皆有利弊,你们不妨换个角度考虑问题。往常普渡门的上下大小军政要务皆要我来统领抉择。整个普渡门的运转也离不开我的运筹。这真的是好事吗?”

大家深感疑惑,很是疑惑。

这时候妯百阅道:“如果普渡门上下所有的事务都要依靠我一人抉择,这当然不是好事情!如今以骆冰首相为主的十二衙门府开始接管所有的军政要务。普渡门上下的要务逐渐与我分离。这是大好事,是我们普度门开始蜕变的征兆。这恰好说明我们普渡门猛将如云,贤士良多。骆冰和十二衙门府能够从我手中接过普渡门万千事务,此乃我普渡门开始从量变走向质变的中兴之兆啊!”

邵青道:“可是如今我们普度门即将迎来第四世界最猛烈的一战,正是群策群力的时候。就算要蜕变也不该架空了军师之权啊!”

妯百阅笑道讲:“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这是门主和我商议过的决策。未来我们进入第三世界。第四世界将交由骆冰和十二衙门府来掌管。现在我们要配合骆冰以及十二衙门府,让他们深刻领悟我们普渡门的要义和仁政。要建立系统性的机构来确保这些策略的推行。便是辛苦你们啦!”

邵青道:“更紧要的事情?”

妯百阅道:“恩,至于具体是什么,现在还不方便透露!不过也请你们不必妄加揣测!”

众人这才安心,大家欣喜交加,心中疑虑尽除,很是开心!

妯百阅淡笑道:“诸位不必担心我啦。接下来你们交接要务的事情也不必再来知会与我。一切按照原先既定的方向去做就好!”

邵青道:“我们此来,还有三件事情拿不定主意,而门主又在闭关修行,我们只好来请教军师!”

妯百阅道:“何事?”

邵青道:“我们铁血军已经横扫八州之地,成州,康州等八州之地都尽数归我们手上。唯独最西边的楼兰王城中州还未拿下。可是我不解,为何我们平定八州如此平顺?中州王城之中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太不寻常了。要知道中州王城可是楼兰国都啊!”

妯百阅道:“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中州。中州乃是第四世界唯一龙脉的龙首之地,扼天下咽喉,一地便可俯视天下。犹如当年青帝虎踞昆仑山无数岁月,最后另一支雄壮之师破山而出,从此王天下!中州对于第四世界也是如此,扼天下之咽喉,虎踞盘龙之地。只要中州不破,中州城内的无数强者是不会在意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