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衙门府的府主们,此刻只觉口干舌燥。他们发现他们之前太低估杨风这个少年了,他不但有一颗雄心,更有无上的力量和胆略。试问当今楼兰国内,除了杨风之外,还有谁胆敢这么公开的斩杀大王子和国师!

换做任何一个人,就算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个胆略啊!

杨风身上,散发着一股让他们心甘情愿臣服的气势。这种气势,是他们之前所没有感觉到的东西!

而苏州城内的各大豪门贵族,此时此刻都纷纷惊呆了,哑口无言,无不胆战心惊!

不过受到最大刺激的还是罗江。

这一次罗江胆敢如此大战旗鼓的前来和大王子争夺十二衙门府,意欲重振朝会,就是有国师做坚强的后盾。罗江一直以为只要有国师在,再大的风雨都不怕。毕竟国师乃是八旬强者,乃是楼兰国的首席炼药师!

现在倒好,杨风此人居然连国师都灭了!

这样惊世骇俗的手段,早就把罗江吓得浑身发抖!只见罗江步步后退,已经退到了大门口,如果不是考虑自己的身份,只怕他此刻就要撒腿逃跑了。

杨风独坐在位置上,淡然的看着远方的十二衙门府府主:“我已经没有耐心了,你们若想归顺就归顺吧。不想归顺就给我立刻滚,不要再污了我普度门这片圣殿。没有你们十二衙门府我就转不动了么?我普度门自有自己的运转机构,你们的价值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杨风不悲不喜的道,耐心似乎都被消磨殆尽了。

这时候,韩军忽然躬身道:“在下军务衙门府韩军,愿臣服杨门主!”

“在下财政衙门府陈宫,也愿意臣服杨门主,以后唯杨门主效力,肝脑涂地!”

“在下……”

其他十个衙门府的府主此刻全部臣服!

如果在之前,他们或许还真的以为三王子和大王子能够重设朝会,再监国事。但是现在他们发现,只要杨风不允,区区王子根本玩不转。除非是太子殿下或者三天帅驾临方才有可能杀死杨风。但是这些人都一心潜修,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来管理楼兰国的国事了。十二衙门府的府主这么做,一方面是迫不得已,同时也是心甘情愿,心服口服!

杨风大手一挥:“允,去军师那里报道!”

十二衙门府府主纷纷走到妯百阅身前报道。

而大门口的方向只剩下罗江以及身后的一干随从。此刻罗江面对杨风直视过来的眼神,顿时感到巨大的压力,整个人都陷入了惊慌之中,冷汗直流。

最终,罗江不敢直面杨风的目光,双手抱拳,深深作揖道:“杨门主,之前我对你多有言语不敬之处,还请杨门主多多海涵,我罗江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罗江虽说是在道歉,但是也不过微微点头,然后便转身离开。

杨风道:“我让你走了吗?”

罗江浑身大震,脚步顿时停了下来,转身咬牙道:“杨风,我身为三王子,千金之躯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杨风冲朱砂雪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起身离开:“朱砂雪,料理完垃圾后,来忠义堂开会!”

杨风的脚步走的很快,妯百阅冯东骆冰等人也都纷纷跟随前往。

朱砂雪这时候一剑拔除,反手一剑寒光劈出!

一剑寒光耀九州。狂奔而出!

“杨风!你居然胆敢杀我,你就不怕父王来讨伐你么?你要不得好死!!”罗江最后的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却已经身首异处!

朱砂雪五转金丹之下的修为就足够抗衡甚至战胜三王子了。如今被杨风硬生生的提升到六转金丹,一剑寒光耀九州,寒光之下,岂能有罗江抵抗的可能?

一剑削首!

宴会场,无数豪门贵族噤若寒蝉,一言不敢发!

……

忠义堂。

杨风高坐首席,双手扶着案桌,淡然的看着全场的人。

而妯百阅坐在杨风身侧,神情冷淡。

骆冰,朱砂雪,罗珀,十二衙门府府主,纷纷陈列在大殿两侧。冯东,邵青,秋天,刘基,吴道子,刘子卿,胡锦承,王鼎,白玲,欧阳晋等等诸人纷纷陈列。

声势浩大,锐不可当!

杨风高坐首席,一言不发。这时候妯百阅道:“如今,我们普度门坐拥十八州之地!秣马厉兵二十万武者强军,收编十二衙门府,政令要务直达楼兰二十六州之地。除了中州王城之外,其他州府皆由十二衙门府统辖掌管!如今我们在苏州城重设朝会,取剩下八州之地!”

普渡门自己掌控十八州之地,整个楼兰第四世界一共也就只有二十七州之地,除掉这十八州之地,还有九州。再除掉中州王城,还剩下包括成州和康州之内的八州之地!

这八州之地的所有要务都是通过十二衙门府来掌控,如今杨风收拢了十二衙门府!也就等于可以统领另外的八州之地。

韩军道:“愿为军师效犬马之劳!”

妯百阅看了杨风一眼,道:“门主,现在我方气势正盛,应该趁胜追击,拿下八州之地,围堵中州王城。准备第四世界最巅峰也是最耀眼最雄壮的一战——灭拳钢!”

妯百阅的话如同洪钟越鼓,在全场炸裂。

在场的任何人都知道,坐镇楼兰第四世界的国王陛下,乃是拳钢!

百战无伤,不败拳王!

生死门五大将臣之一!

曾经的八王之乱,九重天阶之战的主攻手之一!

何等惊天动地!

如今,妯百阅公开讲出,要准备第四世界最巅峰的一战!

众人岂能不吃惊?!

岂能不惊颤?!

大家屏气凝神,静静的等待着杨风的回答。

只见杨风稳坐钓鱼台,把玩着一个印章——那是九千岁的王者之印!

杨风似乎有点爱不释手,微微道:“好啊,这一战我期待已久,已久。从我认识军师开始,出中海,入华州。我就期盼着这一战的到来。如今我们终于拿下了和中州王城接壤的苏州城。是时候,挥师西上,攻伐中州!众人都有!”

“在!”全场上百名高层纷纷起身,抱拳接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