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子罗成!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只怕未必有人相信。但是由公孙衍亲自说出来,让人不由得不相信。

“大王子罗成!那可是国王陛下的长子啊,听说修为早就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曾经差点被立为太子,可想而知此人有多么的强悍了!”

“国王陛下的长子驾临!!”

“恭迎大王子!”

“恭迎大王子!”

整个宴会场的人都纷纷站起身,抱拳恭迎大王子罗成。

声动如雷,十二衙门府的十二府主也都纷纷起身恭迎。

全场人,除了普度门的人之外,其他人都在纷纷抱拳迎接。

大王子罗成就好比一个天下之主,俯视天下,步步走来。傲然的胸膛自带睥睨天下之威,仿佛视天下为草芥。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冲十二衙门府主微微道:“十二衙门府主何在?”

“属下在!”十二衙门府的府主同时起身,弯腰抱拳道。

罗成冷冷道:“辛苦诸位在苏金水这个奸佞之下为官这么长的时间!如今我罗成亲来苏州城,就是要迎接十二位府主回家。入成州再建朝会。替天行法,重振朝纲!”

韩军道:“大王子,恕我直言。在建朝会,只有国王陛下的诏令才可以。请问大王子你有国王陛下的诏令吗?”

罗成道:“没有。但是我有太子殿下的口诏!还请诸位放心!”

韩军道:“如此甚好。有太子殿下的口诏也是一样的!我们这就跟随大王子回归成州,再建朝会!”

罗成微微点头:“十二府主请!”

十二辅助正要跟随罗成离开。

便是这时候,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在我的地方,还想要带人走?”

这声音不大,但是带着极强的震动,清晰的传入场上每一个人的耳中。

大家纷纷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稳稳的坐在首席位置上,旁边分别是妯百阅和骆冰。少年很随性的坐在位置上,举着一杯酒,缓缓的把玩着酒杯。

杨风虽然一直出席了这次宴会,但是从始至终都在安静的喝酒,从未说过半句话。因此很多不认识杨风的人,都不知道此人的身份。但是看着这少年坐在骆冰和妯百阅的中间,便也知道这少年身份非凡。

罗成睥睨的盯着杨风,一脸傲然道:“你是什么人?也配和我罗成说话?”

韩军这时候道:“大王子,此人乃是普度门的门主杨风。此前九千岁苏金水和四大典使就是他一手之力杀的!”

嘶!

这话一出,公孙衍和周围跟随罗成而来的无数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听说了苏金水和四大典使被一个少年所杀,但是也未曾想到这个少年居然如此年轻,而且这般的其貌不扬。

公孙衍倒吸了一口冷气!

罗成的眸子里面也多了一份吃惊!

倒是一直跟随在罗成旁边的一个女子神色淡定,波澜不惊!

这女子穿着一件银色的皮草,下面是条黑色的铅笔裤和高跟鞋,整个人高挑美艳,傲然冷峻,让人不可逼视。眼神虽然坚定冷漠,却并没有傲然之色。和罗成倒是有所不同。

公孙衍这时候站出来,指着杨风道:“原来你就是杨风,刚刚见到大王子驾临,我和不起身行礼?莫非你这是在藐视大王子么?”

罗成傲然挺立,显然是认可了公孙衍的话,等着杨风给他行礼呢。

全场的气氛一下子就凝住了。

杨风继续把玩着酒杯,一言不发。哪里有什么要起身行礼的意思?

这时候,站在罗成旁边的银色皮草女子忽然站出来道:“杨门主年少天才,威不可当。乃是我们楼兰国的栋梁。有些礼仪自然不必太拘泥!”

罗成都微微吃惊,似乎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开口说话了。当下虽然不请愿,但也开口道:“朱砂雪所言有理。杨风,念你杀九千岁苏金水有功。本次就免礼了。我要带着十二衙门府进入成州再设朝会。不如你也跟随我一起前往成州吧。我封你为兵马大元帅!万户侯!”

这话一出,大家都在看着杨风,等待着杨风的答案。

普度门的人则是感到怪异,原本他们还以为普渡门这一次灭了千岁府,王国会派遣人来怪罪杨风普渡门。没想到……楼兰国的朝上根本就没有把九千岁的死活当一回事。

真是有点……悲凉。

杨风忽然笑了。

公孙衍这时候大声指责杨风:“杨风,大王子如此器重你,你为何还发笑?”

杨风给空酒杯之中倒满酒水,一边道:“就凭你,也敢封我兵马大元帅?就算你父亲拳钢来了,我也不会多看一眼。带着你们的人,滚!”

公孙衍这时候道:“杨风,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拒绝大王子的邀请!”

“多嘴!”杨风冷喝一声。

随之而来的是一道金色的剑气跃然飞出,横越数百米,烈马奔腾!

公孙衍金丹碎裂,身体被剑气击穿。

当场而亡!

罗成和朱砂雪两人都大为吃惊,十二衙门府的府主,苏州城内的其他各大豪门之主也都纷纷惊呆了。

公孙衍是跟着大王子来的,也就是大王子的人。贵为苏州的第一士族的族长,居然被杨风弹指间毁灭!

这是何等的霸气?

罗成冷然道:“杨风,你胆敢忤逆我罗成?”

杨风继续把玩着酒杯,微微道:“十二衙门府府主,你带不走。再设朝会更是井中月!杀公孙衍,是给你个教训,让你知难而退。不要再来烦我,滚!”

罗成面色十分难堪。

朱砂雪这时候一步踏出,凝望着杨风:“杨门主,大王子乃是上承天命的陛下长子,万千金贵。本次有意收拢你,是你的机会!还请杨门主三思,不要轻易错过了机会!”

杨风看了朱砂雪一眼:“你是何人?”

朱砂雪道:“我乃小天帅的亲传弟子朱砂雪,五转金丹极限的修为!”

杨风微微点头:“你倒是修为不错,根基夯实,比苏金水的根基扎实百倍。未来进入六转金丹也是大概率的事情。不如我也给你指条明路。从此跟随我杨风吧!”

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