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无敌直接站了起来,咆哮道:“该死的小天帅,居然还胆敢亲自来这里,我白无敌出去会会他!让他见识见识我的威能!”

白无敌这厮说话的时候居然真的跳起来,大步流星的就要朝外面走去。

黑无伤连忙拉着白雾的手,咆哮着:“你麻痹的疯了?就你这点修为还没点笔数吗?去会小天帅,你死了不要紧。给我们普度门丢人了怎么办?”

白无敌好奇的看着小翠,小翠也冷哼一声:“黑炭说的没错。你死了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能给我们普度门丢人现眼!”

白无敌顿时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脸色都在抽搐。还没反应过来,结果被小翠和黑无伤一人一手给拉了回来,被死死的按在地上,无法动弹。

妯百阅道:“现在谁出门迎接了?”

妯百阅这话,是对来报信的手下问的。

那手下道:“骆冰首相让我来告诉军师,此刻骆冰已经带人出门迎接了!”

妯百阅沉声道:“不行,骆冰应付不了。她去面见小天帅,过于着急了。我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表忠心。但是小天帅此来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天帅出手必见血。走,我们去看看!”

妯百阅一马当先,走出了大门口。而这时候冯东快速的跟了上来,在一边问道:“军师,你说骆冰此去会受到重辱,无法阻止小天帅的脚步。那么我们去就能够阻止小天帅吗?”

妯百阅道:“去了再说!”

妯百阅都发话了,其他人自然二话不说,纷纷跟了上去。他们都相信,只要妯百阅出面了,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

……

普渡门大门口。

大常侍跟着小天帅来到了大门之下。

通知门卫去喊杨风出来迎驾。结果四个侍卫被大常侍直接拍死了三个。剩下那个侍卫忙不迭的跑进去报信,结果出来的人是骆冰和十二衙门府府主。

大常侍顿时就不爽了:“骆冰,韩军,陈宫……怎么是你们几个虾兵蟹将?杨风呢?他这是要做缩头乌龟么?”

骆冰这时候道:“门主很忙,暂时我来接待你们入内。还请小天帅和大常侍到殿内用茶。门主稍后就来!”

说话的时候骆冰显得很有礼貌,双手微微抱拳,给足了小天帅面子。

大常侍冷哼一声:“放肆!小天帅亲临。杨风这蝼蚁居然不出来跪迎?这是什么道理?莫非他是要藐视王权么?在楼兰国的地界上,还没有人胆敢对小天帅如此无礼。快去,让杨风滚出来跪迎小天帅。否则今天整个普渡门都会被踏平!”

骆冰恭敬的道:“我已经让人去知会门主了。二位请到殿内用茶,门主很快就会来!”

“放肆!”大常侍忽然一巴掌抽出。只听“啪”的一声。

骆冰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被直接一巴掌打飞在地,嘴角都在流血,下场十分的凄凉。

十二衙门府的府主此刻纷纷上前,个个义愤填膺,作势就要动手。

大常侍冷冷的盯着他们:“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东西,见到小天帅驾临还不跪迎?莫非还要跟着这群叛徒继续造反么?”

大常侍声音如雷,震耳欲聋,震得十二衙门府的府主都心潮澎湃,万分惊悚,一时之间居然愣住了。

这时候,骆冰从地上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抹去嘴角的淤血:“小天帅,我已经告知门主了,还请你入内用茶,门主很快就会来!”

大常侍暴怒,继续拍出一巴掌。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骆冰再次被打得吐血,身体扑在地上。骆冰这一次脸都被打肿了,身体也在发抖。但是她一言不发,强忍着痛苦站起身,继续抱拳道:“请小天帅入内用茶,门主很快就来!”

态度彬彬有礼,没有半点怨愤。

“不知天高地厚!”大常侍越加的愤怒,当下再次一巴掌抽在骆冰脸上。

脸色被打得留下五个指印血痕!

要知道,以大常侍的力道,就算这张脸是钢铁做的,也要被打碎了。

如此大的力道打在骆冰一个女人身上,有多么的痛苦?想想都知道了。

而骆冰仍旧一言不发,强忍着锥心的痛苦,再次站起身,然后恭敬的抱拳道:“请小天帅入内用茶,门主很快就来!”

大常侍气得发抖:“好你个骆冰,果然有点罗宋子当年的骨气。不过你的骨气却用错了地方。今天我就在这里将你碎尸万段,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说完,大常侍忽然右手一晃,凌空出现了一把短刀。二话不说直接将短刀扎进了骆冰的胸膛。

“噗嗤!”

锋利的短刀穿破了胸膛,鲜血入泉涌一般喷出。

坚忍的骆冰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啊!!”

不过绕是如此,骆冰仍旧咬着牙,颤抖着双手举起,勉强做了一个抱拳的姿势:“请小天帅入内用茶!”

“哼,我现在就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大常侍继续抽出短刀,换了一个位置扎进去!

“啊!”

骆冰生命气息都在快速的流逝,头晕目泫,身体也跄踉不稳,但是她的眼神却坚决如山,咬着牙,用颤抖着的声音道:“请小天帅入内用茶!”

小天帅双手负背,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完全就没有把骆冰当一回事。

而大常侍所做的一切,显然他已经默认了,甚至还很享受这种感觉。

大常侍的短刀一次次的抽出来,又一次次的扎进去。不过骆冰都强忍下来了。

连续十多刀下去,骆冰仍旧在苦苦支撑。周围的十二衙门府府主都双目血红,几乎陷入了疯狂。大常侍显然也没有想到骆冰的性子如此倔强,连续十几刀击穿要害部位还能够坚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