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如梭,岁月无痕。

转瞬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这期间第四世界相安无事,一片宁静。普度门和楼兰国之间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似的。

这让无数江湖上的豪客都感到十分纳闷。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杨风灭了小天帅之后,楼兰国居然无动于衷?这完全不像楼兰国的作风啊。以楼兰国的刚猛霸道,应该迅速反击报仇血痕,横扫普渡门才是啊!“

“的确十分诡异。楼兰国一直按兵不动,感觉像是在忌惮什么。可是区区普渡门又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楼兰国忌惮呢?”

“杨风虽然强悍,是个千古罕见的妖孽。但是也不至于让楼兰国忌惮吧?人家拳钢可是生死门的五大将臣之一啊!“

“……”

江湖豪门动容,其中一处荒凉的草堂之中,孙水泊和司马烈两个人寄宿在这里已经足足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了。

两个人的样子都十分狼狈,身上多处还有伤口。

孙水泊气急败坏的道:“杨风此人还真是可恶啊,上次把我们驱逐出普度门后。我们宣扬此事后非但没有得到豪绅和士族的支持,反而被这两大团体唾弃,甚至被追杀。如今第四世界大半的豪绅士族都加入了普度门,纷纷归顺。我实在是想不通啊!”

司马烈也是嘴角在流血,一脸的愤然:“其实是我们大意了。当初杨风说的话,当时我们不以为然。但是现在想来,杨风说的话是对的,还是他看的长远啊。”

孙水泊不悦道:“司马兄,你这是什么意思?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帮着杨风说话?”

司马烈道:“我说的实情,这些天来我也在反思当初的决定。我越发觉得杨风说的是对的。普度门至今横扫二十六州之地,放眼整个第四世界,也只有楼兰国能够抗衡。而且普度门广施仁德,所过之处,尽得人心。我们虽然是豪绅士族领袖,但也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和天下人心做对。士族豪绅们是否归顺普度门,全凭他们自己的决定,我们两个人无法左右。更无法阻挡和浩浩荡荡的历史趋势。”

孙水泊咬着牙,愤然道:“该死的杨风,害得我家破人亡,家族都没有了。如果不是因为杨风,我也不会落到如今凄惨落魄的地步。更可恶的是,楼兰国的小天帅明明被杨风给灭了。为何到现在还不出手横扫普渡门啊?拳钢乃是赫赫的将臣,怎么做事情如此不注意形象了?”

司马烈道:“诶,我也不知道。可能拳钢在全力准备半个月后的婚事吧。损失一个小天帅,或许拳钢压根就不放在心上!”

孙水泊一脸的绝望:“真是晦气。我想想就感到难受。杨风不能活这么久的。拳钢太仁慈了!”

司马烈道:“你放心吧。小天帅乃是拳钢的亲叔叔,当年在家族中为数不多支持拳钢的人。共患难过,拳钢一定不会坐视不管。我们只要等着,拳钢终究会出手的。杨风活不长了!”

“我看未必吧,你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这时候草堂外面传来一个冷喝的声音。

孙水泊和司马烈两人同时站了起来:“谁?”

两人警惕的看着门口,只见一个穿着黑色唐装的男子从大门口缓缓走了进来。

正是李群览。

两人看到李群览,脸色顿时就不悦了,孙水泊冷哼一声:“李门主,你是来看我们笑话的吗?”

司马烈道:“李门主,看到我们如今这么落魄,你是不是感到很开心?”

李群览缓缓走来,双手负背,神色淡然:“我一点都不开心,反而为你们感到几分悲凉。”

孙水泊道:“什么意思?莫非你还要来嘲笑我们两个?如果这样的话,你就太过分了。枉费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

李群览道:“我着实为你们感到心寒。这么长的时间了,你们看不见人心所向,看不见民望所归,你们还在坚持自己的私利,私愤。坐井观天。拳钢到现在没出手,你以为是拳钢真的没出手吗?“

孙水泊道:“难道不是吗?”

李群览道:“当然不是,实际上在小天帅死后第三天,楼兰城就秘密派出了中天帅进入普渡门,想要夜袭普渡门,彻底把普渡门在大陆上抹去。结果如何,你们知道吗?”

孙水泊两人都吓了一跳,司马烈道:“你说什么?中天帅暗中对普渡门已经出手了?”

李群览道:“恩。”

孙水泊紧张的问:“结果如何?”

李群览道:“结果就是中天帅死了!”

“什么?”孙水泊和司马烈两人同时跳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李群览。

司马烈更是嘶吼道:“这不可能?!小天帅都是九转金丹极限的高手,中天帅的修为只怕大概率的突破了元神境!元神境的高手进入普渡门,怎么可能被杀死?”

李群览摇头:“不,中天帅也没有进入元神境界。仍旧是九转金丹极限。不过比小天帅的确要强大很多!”

司马烈还是心潮澎湃:“中天帅都没有进入元神境,看来元神境的确不容易进入。既然中天帅比小天帅要强大很多,杨风也不可能是中天帅的对手吧?”

李群览道:“很多人都是像你们这样想的。但是我告诉你们,这一次出手的并非杨风。而是一个更强的高手,据说一招就杀了中天帅!”

嘶!

孙水泊和司马烈两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都在发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