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烈和孙水泊都没有想到,杨风居然如此狂妄。

刚刚还很有礼貌的样子,顷刻间居然变了脸色。一句话让孙水泊和司马烈架在了火架上炙烤。整个人都很没面子。

孙水泊脸色通红,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孙水泊乃是整个第四世界的豪绅领袖,位高权重。一般的大门派都要给他面子,甚至对他毕恭毕敬。当年的华江门,药王谷和叶州叶家都对他毕恭毕敬。

毕竟,任何的大家族想要在第四世界立足,都离不开豪绅和士族的支持,否则很难发展长久壮大。

孙水泊和司马烈也都习惯了在大家面前高高在上。

这一次两个人放下身段前来拜见普渡门门主杨风,自认为已经很给杨风面子了。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杨风居然一点儿颜面也不给。

司马烈这时候勉强开口道:“杨门主,我们是一片赤城之心前来找你合作的。还请杨门主不要对我们有偏见。毕竟我们都代表着第四世界的豪绅和士族。我想杨门主也肯定希望普渡门得到第四世界所有士族豪绅的支持吧。”

骆冰这时候都有点着急,从她个人的角度来看,她自然是希望杨风能够放下成见,得到司马烈和孙水泊的支持。

如此一来,普渡门在在第四世界的根基就会更加稳固。

但是骆冰毕竟只是首相,杨风都做出了决定,她虽然有异议,但是在这个当口,她也只有全力支持杨风。让杨风的决定成为最正确的那个决定。

杨风这时候稳稳的坐在位置上,小心翼翼的抿了口茶:“你们若想和我合作,只有归顺我一条路可走。否则,你们便滚出普渡门!”

司马烈的神色很难看。

刚刚杨风只是反驳孙水泊,但是现在居然直接公开反对了司马烈。

两个人的脸色都十分尴尬。

如果换成是别的大门派,只怕两个豪绅士族领袖会瞬间发飙,甚至要打人了。但是现在他们面对的人是普度门的门主。九转封灵级别的高手。他们自然不敢说什么。

但是他们两个人,每个人心里面都憋着一口气,万分的难受。

司马烈强忍着怒气,微微道:“杨门主,你说话为免太刻薄了。我们也是一番好意过来找你合作。你居然如此不把我们放在眼里。难道你就不怕我带着第四世界的所有士族反对你吗?你应该知道第四世界士族的强大。一旦大家都不支持你,那么你普渡门很难在这片土地上立足。更谈不上什么发展了。”

孙水泊道:“还要我们第四世界所有的豪绅豪门。如果没有这批人的支持,我想你们普渡门的地位和根基也会出现不稳定。杨门主,我知道现在普渡门如日中天,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放下成见,和我们好好谈谈。”

孙水泊说的振振有词。

杨风这时候忽然笑了,笑得格外戏虐:“你区区一个孙水泊,居然胆敢以豪绅领袖自居。你莫非你一人真的可以左右整个第四世界所有豪绅的人心所向?”

孙水泊微微带着三分怒气:“我是第四世界所有豪绅豪门共同推举出来的领袖。我在豪绅之中,我说一,没有人敢说二。”

杨风冷冷道:“好大的口气啊。看来你觉得少了你,第四世界的豪绅都会跟我做对了。真是妇孺之见。我普渡门心怀众生,我们的势力覆盖到哪里,龙药集团的医院和药厂就开到哪里,早就天下,福泽苍生,此乃人心之所向。要是我堂堂普渡门为这片天下做了这么多的贡献,还抵不过你一个豪绅领袖孙水泊。那么我杨风这一生都白活了!”

杨风声音很大,字字珠玑,带着极强的压迫感:“我杨风此生最恨别人威胁我。你们两个还配跟我谈条件,更没资格和我谈合作。滚蛋吧。别出现在我普渡门!”

孙水泊和司马烈两人面红耳赤,过了好半晌都没缓过神来。

片刻后司马烈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最后一拂手道:“好,好啊。既然杨门主如此雄霸,毫不讲理。那么我司马烈必定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第四世界所有的士族门阀,我倒要让大家看看,以后哪个士族豪门还支持你。”

孙水泊也气急败坏的道:“我也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第四世界所有的豪绅。让他们看到杨门主的嘴脸,我倒要看看以后是否有豪绅会支持普渡门。杨门主,希望你不会为今天的事情而后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