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太子妃生的五官精致美艳,便是江东小乔大乔也无法与之媲美。她眉宇之间都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华贵之气。那一双深邃的眼神之中带着睿智和沉着,一看就有龅牙之才。

太子对这个女子显然非常的敬重,因此在言语之间都透露出一股敬意:“容妃为何这么看重杨风?”

容妃端庄坐立,微微道:“我是刚刚从外面来中州的。和你长时间在王城修行居住的不同。杨风在外面名声很大,拿下二十六州之地,雄浑壮阔,兵峰极盛。只是一个北常侍,怕是还无法抗衡杨风!”

太子冷傲道:“容妃你言过其实了吧。王城之外皆蝼蚁,仅仅只是因为杨风拿下了二十六州之地就要对他刮目相看?要知道我们中州王城扼天下龙脉咽喉,龙脉之气十分之七都在王城之中。我们王城之中随便派一个常侍出去,都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横扫二十六州土地。这没什么稀奇的。我们王城作用龙脉有七,也从未把城外的一切事务当一回事!”

容妃微微道:“太子所言,确有一定的道理。第四世界的龙脉之气,王城一处占了十分之七,斗魔大森林占了两成五六。剩下的整个二十六州之地不过才占了一成不到。龙脉之气是一切风水灵气的根源,从这角度考虑的确没有问题。但是杨风是个例外!”

太子坐在首席位置,衣服高高在上的模样:“例外?听说杨风是个二十一岁的少年,他就怎么是例外了?”

容妃道:“我请问太子殿下,有史以来,可有人一次性统一过整个二十六州之地?“

太子摇头:“没有!”

容妃道:“可有人能够统帅二十六州之地还稳固如山,太平如锦?”

太子摇头:“没有!”

容妃继续道:“你见过二十六州的江湖秩序吗?井然有序,四海升平,出现了多少年来二十六州从未有过的盛世。如此景象,便是王城之中也是没有的。“

太子仍旧不以为然:“那又怎样,王城之外皆蝼蚁,任他在外面呼风唤雨,我只需要派遣一个常侍领兵出王城,便可以弹指定四方!”

容妃摇摇头:“未必!我说这么多,就是要说最后一件事情——中州王城虽然占据了龙脉的十分之七,扼天下咽喉。王城之内的人自古以来就睥睨天下,这也是情有可原。但是你想过没有,王城这么大,一共也才数十万人居住,简直就是一个空城。而外面二十六州之地多少人啊?数以亿计算。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杨风尽收二十六州之地,更是收服了二十六州的人心啊。人心所向,杨风就是例外。而且以天下人心对天地龙脉,生死胜负尤未可知。我想太子你应该更加重视杨风,尽早除患!“

太子听了这话,微微吃惊。陷入了短暂的沉凝,嘴里面喃喃自语的念叨着:“以天下人心对天地龙脉,胜负有未可知?容妃,你对杨风的评价太高了吧。此人不过就是个山村匹夫。不足为虑,北常侍出王城,一日即可弹定,容妃你好生的等着好消息吧!”

太子妃还想再劝说,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随后转身离开大殿。

留下太子一人独坐,只见他的眉宇之间闪烁着深深的蔑视:“一介匹夫,居然让太子妃给如此高的评价。太子妃真是瞎了眼!我就坐在这里等一日,等北常侍的佳音!“

……

这时候的北常侍营寨,大军集结,快速的营寨大门口冲出。只听北常侍这时候大声道:“大家随我出门,半日弹定苏州,一日弹定二十六州。日落之前,务必让二十六州之地恢复太平!”

“北常侍大人,你太看得起风那个匹夫了。在我看来,弹定苏州哪里需要半日?我们大军所过,杨风那匹夫看到我们的军威,只怕直接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压根不需要我们动手,他们必定开门乞降!”

“那是,我们军威所向,杨风见状吓都吓死了!”

“……”

众军士纷纷开口,哈哈大笑。

万军嘶吼,气势如虹。

眼看大家就要冲出大门,便是这时候,大门口忽然出现三个人。

挡住了大家的去路。

杨风,李豪,朱砂雪。

杨风站在中间,李豪和朱砂雪分别站在左右两侧。

这时候,一个士兵大声道:“你们特麽的谁啊,居然胆敢阻拦我们的进军路?想死啊?!”

“还不快滚开,阻拦我们北常侍军,你们有几个脑袋可以砍啊?!”另外的军士也都纷纷咆哮着。

最终见三人还是不肯离开,北常侍肖悦都忍不住站了出来,盯着朱砂雪三人,傲然道:“你们几个匹夫莫非是来讨饭的吗?可惜本常侍要进军去弹定苏州灭杨风了,没有时间赏你们粥米了,滚蛋吧!”

便是这时候,杨风忽然开口道:“弹定苏州灭杨风何必去苏州,我就是杨风,我就在这里!“

杨风背负双手,神色淡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