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等人狂奔上千里之地,最后才看到一处有人居住的营寨!

这并非城堡,也非王府,就是营寨!

一处军营大寨!

这营寨还相当朴素,远远的就能够感觉到里面的击鼓呐喊声,喊杀声,操练声。血气冲天,将士强悍!

杨风等人远在数十里外就看到了那大的营寨,更是感觉到一股强悍的血气惊天动地的扑面而来。便是朱砂雪都大吃一惊:“好强的士气啊,犹如千万铁骑横空当立!”

杨风微微道:“这也是我想说的话。看来这个常侍,还真是不得了。你看,他统帅的精兵虽然只有一万,但是却整齐划一,步调一致,每个人的气息强弱都非常一致,一万人仿佛就是一人。这等练兵的手段,就算是我普渡门的铁血军也有所不如啊!”

朱砂雪道:“门主谬赞了!铁血军也是军纪严明,是一支劲旅。乃是我朱砂雪见过最强大的铁军!即便是北常侍肖悦所掌的军士,也大大不如你的铁军!”

李豪这时候也道:“不错,如今铁血军扩军后有二十万之众,疾风骤雨横扫二十六州之地,第四世界无人不怕,无人不闻风丧胆啊!”

杨风前行到十里之外,微微停了下来,打量着营寨的情况:“我怎么感觉这营寨里面的一万军士很不一样啊。他们操练的步调太过一致了。我是真的感觉这一万人就是一个人啊!”

李豪道:“十三常侍的军团都叫做常侍军。常侍军在王城之中多少年都未曾出去过,也没有被交战过,我们都不知道常侍军的可怕。只是……”

杨风道:“只是什么?但说无妨!”

李豪道:“只是我们隐约的知道十三常侍都是跟着拳钢国王陛下修行的。拳钢修行的法门源自生死道,非常奇特。谁都不知道生死道源生出来的法门有多么的可怕!或许杨先生你刚刚说的万人军士如一人,也和北常侍修炼的法门有关系!”

杨风微微点头,远远的看着大营寨之中的万人军士,心中越发的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种感觉源自何处,杨风现在都还不知道……

……

营寨之中。

万人穿着蓝色的战甲,每个人的战甲上面都绣着一只血色的拳头。

这个拳头乃是整个楼兰国的标志,是不死拳王的威能象征!代表着楼兰国的无上威严!

此时此刻,万人军士在广场上完成了集合。

在万人前方,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四十岁最有的中年汉子,只见此人剑眉星目,气势雄浑,鬼秒无双。不用说也知道这万人军的统帅——北常侍。

北常侍就如同一轮太阳,光芒极盛,让人看都不敢看。

而站在北常侍旁边的则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一副拍马屁的样子,手里拿着卷轴,恭敬的交给北常侍:“北常侍,这是太子手令。太子殿下得知了王城之外的事情。特谴北常侍率军出王城,一日定外事,一切反叛者,皆应屠灭之,有千万屠千万!屠到百骨堆成山,屠到鲜血流成河,屠到天下无人反!”

北常侍接过手令后,恭敬的伏在地上,对着东宫的方向再三拜服。然后拿着手令,对着万人军士咆哮道:“众人听见了没。太子殿下让我北常侍率军出王城,一日定外事。屠尽反叛者,有千万屠千万,屠到百骨堆成山,屠到鲜血流成河,屠到天下无人反!”

“是!谨遵北常侍的命令!屠到百骨堆成山,屠到鲜血流成河,屠到天下无人反!”万人军士纷纷大汉,声动如雷。惊天动地!

北常侍肖悦大声道:“好。那个什么狗屁的杨风!自以为提领了二十六州之地就自诩不凡了?还胆敢屯兵中州城外,意图犯我王城!真是不自量力!这一次他的行为触怒了太子殿下。如今太子殿下都发话了,要我出常侍军,屠到百骨堆山,血流成河。这一切都因杨风这个匹夫而起啊!”

见最后晒的青年恭声道:“北常侍说的极是。当年我们楼兰建国之初,斗魔大森林胆敢不服管教,触怒我们。结果我们楼兰的先祖就屠杀了数以亿计的异兽,最后用兽骨做成价楼兰王城的城墙。斗魔大森林尚且如此,更何况区区一个杨风小儿!”

北常侍傲然笑道:“那是自然,王城之外皆蝼蚁,城外之事皆俗事。金猴,你去回禀太子殿下,我修整后明天一早就出王城,一日平定二十六州之地!杀的天崩地裂,再也没有人胆敢反楼兰!”

金猴恭恭敬的道:“好,我现在就去禀报太子殿下!”

金猴说完就恭敬的离开了。

……

楼兰王城,太子东宫。

只见这是处于王城东边的一座巨大修行行宫,行宫极大,占地面积都足足有方圆数十里,其中亭台楼阁无数,十分壮阔。与其说这是一个行宫,倒不如说这是一个小城池。便是俗世中的小县城,也未必有这样的规模。

只见行宫内外有无数人来往修行,或者做一些商贩交易,甚是繁华。

太子东宫分为内宫和外宫。外宫是一些修徒居住修行的地方,这里有很多的商贩做交易,人来人往。别看这些人穿着普通,实际上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顶级的高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