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的淡定,让罗珀将感到很诧异。普度门的两大军团都被打爆了,首席军师也被苏金水提小鸡似的暴虐,杨风居然还如此淡定?

要是换成一般人,只怕看到这样的情况早就逃之夭夭了!

骆冰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感到迟疑,前方那个站在千岁府大门台阶之上的九千岁,身穿着龙袍,当真强悍得如同一个不败君王!

所有人看到都心生惧意!

这时候的千岁府大门口,普度门所有的人包括两大军团都被打崩了。

只见九千岁苏金水如同戏猴一般的戏耍所有人。其中最为痛苦的就是妯百阅,更是被九千岁戏耍于鼓掌之中,一次次的重创妯百阅!

多少人看着自己的军师受此大辱后纷纷想要上前帮忙,结果都被苏金水的强大力量给震伤。

上一个,震伤一个。

上两个,震伤一双。

“军师!!”

“军师!!”

无数人纷纷呐喊着军师的名字。长时间以来,这个女子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付诸在普度门的发展之上。为了普渡门呕心沥血,她早已经成为了普渡门人心中那个不可替代的军师!

看着军师受辱,每个普渡门人都感到万分悲伤,愤怒,压抑!

但是他们都被苏金水的金丹之力死死的压在地上,分毫都不可动弹。只能够双目充血的叫喊着军师的名字。

苏金水此刻万分冷傲,冷冷道:“就你们这群蝼蚁之辈还敢妄言对抗我九千岁?此刻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滋味如何?很不好受吧?哈哈哈!一群山野村夫罢了!“

苏金水高高在上的冷笑着。

便是这时候,来到广场外面的杨风罗珀和骆冰等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三万罗恒军的出现,如同强大的洪流铁蹄,让大地都为之震动。

苏金水远远的看过去,看到骆冰后眼神里面露出一抹阴森邪恶的表情:“骆冰,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来的正好,用你的罗恒军来证明你们首相府对我九千岁的忠心吧!”

苏金水说的高高在上,有一种搞定一切的气势。

众人也都纷纷看着骆冰,等待着骆冰的答案。

而这个时候骆冰却紧紧的站着不动,一言不发。

苏瑞这时候大声道:“骆冰,九千岁给你们首相府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还不快快带着罗恒军对普度门动手!”

骆冰还是站着一动不动。

苏瑞更加不悦了:“骆冰,你要抗旨不尊吗?”

骆冰这时候没有开口,而是往后站了一步,站在杨风身边。这时候大家的目光才落在一直站在骆冰后侧的杨风!

只见杨风右手一挥,一股金色的力量轰然宣泄而出,击断了苏金水打出来的金色爪印,解救出妯百阅。随后杨风隔着千米距离给妯百阅注入生生造化功的力量。帮助妯百阅恢复伤势。

片刻时间后,妯百阅身上的伤势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全恢复了。

杨风深深的呼了口气:“小阅,对不起我来晚了!”

杨风说话的时候,眼神里面分明忍着想要掉下来的泪水。整个普度门上下,如果说有一个人最为辛苦承担着最大的压力,付出了最大的心血。无疑就是妯百阅了!

如果没有妯百阅,就没有现在的普度门。

一个女人凭借自己的肩膀和智慧,支撑起了整个普渡门的发展。

杨风最为心疼的人,最想呵护的人。

没想到,今日苏金水居然如此欺凌妯百阅。杨风瞬间就怒了,冷冷的转头看着苏金水:“苏金水!给我滚下来受死!”

杨风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极大的愤怒!

“放肆!胆敢这样和九千岁说话,你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苏瑞这时候咆哮一声,整个人忽然一跃而下,化成一道金色的长龙激荡而下,茫茫的冲向杨风!

“轰轰~”

四转金丹!

一个人头大小的金丹在他头顶上悬浮,不断的旋转着!每一次旋转都释放出强大的金色力量,激荡全场!

那如龙似虎的力量如长河瀑布,冲台阶的上方对着下方的杨风冲袭而下。

周围的人看到这样的景象都惊呆了:“这苏瑞总管的修为还真是厉害啊,直接就是四转金丹的修为。这样强悍的实力,杨风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子,如何能够抵抗?”

然而,杨风只是背负双手一动不动,任凭对方的金丹之力撼山裂河一般的冲击在自己身上。

“轰隆!”

撼山一般的力量,被杨风的肉身直接抵抗下来!

毫发无伤!

“这怎么可能?!”苏瑞整个人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杨风凭借肉体就能够抵抗自己的攻击。他的肉身强悍到了何等可怕的地步?苏瑞都不敢想象了!

不信邪的苏瑞接下来发动了第二次的攻击!

四转金丹少阳,如同一轮耀眼的月光,带着茫茫的金色之力再次冲击!

“轰隆!”

杨风还是背负双手的站在原地,完全抵抗了攻击,毫发无伤!

“不!”苏瑞继续咆哮着:“你的肉体怎么可能强悍到如此地步?!”

杨风冷哼一声:“蝼蚁一般!”

说完,杨风缓缓抬起右手,从上而下拍下。

“轰隆~”

也不见杨风的手有什么特殊之处,更不见杨风的手掌上焕发出多么可怕的光芒!只是很随意的一个巴掌拍下去,结果苏瑞整个人都被一股可怕的威压直接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双膝跪地,地面炸裂!

“嘭!”

苏瑞想要反抗,结果根本不凑效!

强大的威压源源不断的爆发,把苏瑞死死的压在地上一动不动。

饶是如此,加持在苏瑞身上的威压仍旧越来越大。最后苏瑞实在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开始嘶吼着:“怎么可能这么大的威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的金丹感觉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根本不管用。其中的力量完全发挥不出来!”

没过多久,金丹被威压直接碾碎!

“咔嚓!”

金丹碎裂!

“噗嗤~”

苏瑞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抵抗,伏在地上发抖。在这个瞬间,威压狂暴而下,直接把苏瑞压成了肉饼!

血肉模糊,变成了一滩烂肉。

死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