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气,冷风吹!

高空之中,秋锦瑟的身体缓缓地落下!如同风中的落叶,水中的一叶扁舟,在这片风雨飘摇的世界里失去了方向。

她的身影是那么的孤独,也是那么的落寞。

秋风瑟瑟,战火连天,四方都是喊杀声,但是此刻都被杨风的嘶吼声压盖住了。

“锦瑟。”

“锦瑟。”

杨风疯狂地冲过去,接住了秋锦瑟,把她紧紧的抱在怀抱中。

秋锦瑟的身体很冰冷,没有一丝温度,她生命气息在快速的消散,就好像寒风中的蝴蝶,随时要离开这片世界。

她累了,所以想走了。

她倦了,因此想要闭上双眼去沉睡,从此以后长眠于地下。

“锦瑟。”

杨风心痛如绞,这一刻,他的心也凉了。

身边的女人也保护不了,还谈什么西进,还谈什么宏愿,想想都可笑?连自己的女人都普度不了,还谈什么普度天下?

曾经有一个月子歌,现在有个秋锦瑟?

月子歌当初的事情,给杨风造成的巨大创伤,仍旧历历在目。

秋锦瑟微微的睁开眼,吃力看着杨风,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

“杨风,你要答应我,永远永远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睁开眼睛的这一刻,秋锦瑟最关心的依然是杨风!

她还在处处为杨风着想。

“锦瑟,锦瑟……”

杨风一边痛叫着,一边连绵不断,快速输送生生造化功的力量。

生机勃勃的气息,不断的注入秋锦瑟的身体中。

可是杨风发现,生机勃勃的气息,进入秋锦瑟的身体之后,居然很诡异快速的消散。

要知道凭借杨风此刻的修为发动生生造化功,威力之强大,那当真是可以做到夺天地之造化。

“杨风……你别白费力气了,你听我说。”

秋锦瑟又吃力地叫了一声。

杨风连连点头,鼻子都酸酸的:“好,好,你说,你说啊!”

温柔的声音传来道:“我最放心不下的人还是你。”

“我知道,我知道。”

杨风依然不肯放弃,生机勃勃的气息,浩浩荡荡进入秋锦瑟的身体中,就算徒劳无益,他也不敢放弃,因为他担心一旦放弃,秋锦瑟就会气绝身亡。

“杨风,如果我们生在普通家庭,那该多好啊,我们可以放下一切,两个人好好的生活。”秋锦瑟微弱道。

“可是上天为何那么残忍,一边是我的男人,一边是我的父母,我不知怎么办,我好累。”

秋锦瑟的眼眸中,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眼角悄然落下。

滴答!

杨风的眼眶中,也是落下的一滴泪水。

滴答!

这一滴泪水,滴落在秋锦瑟的脸上。

“我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我只能如此,因为……”

说到这里,杨风没再继续说下去。

他真的没有退路,他只能一路西进,他必须要实现父亲的心愿,还有青帝的心愿。

因为这个心愿,不仅仅只是属于父亲的,也不仅仅只是属于青帝的,它是属于芸芸众生的。

“杨风,我累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你……我……我”

秋锦瑟缓缓的抬起手,想要轻轻抚摸杨风的面颊,但她全身无力。

杨风立刻抓住秋锦瑟的手,用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

杨风心急如焚,因为他的造化功,居然无法治疗秋锦瑟,这太意外了。

“杨风,你也不要为难自己,天意难违,这或许就是我的劫数吧,我累了,我在地下等你,一万年。”

秋锦瑟缓缓的闭上眼,这一睡,将会长眠不醒。

这一睡,世间恩怨再无牵挂。

这一睡,从此阴阳两隔,永不相见。

“锦瑟……”

啊!

杨风一声长啸,尖锐的声音,划破了长长的天空,穿过滚滚的流云,弥漫在整座王宫之中。

往事一幕幕,不断的浮现在他心头。

狼烟四起又如何,战火纷飞又如何?

这些他都不怕,纵然千难万险,他也无所惧。

可是秋锦瑟的离去,杨风突然间觉得好孤单。

“锦瑟……”

杨风又是一声长啸,紧紧的抱着秋锦瑟,抱着她冰冷的身体。

静!

王宫的广场,仿佛一片宁静。

所有的战斗声,所有的厮杀声,这一刻全部化为乌有。

“我不是没想过,放下现在所有的一切,与你归隐山林,从此不问世事,但是我真的放不下。”

杨风喃喃自语,这些他并非没想过,但他真的放不下,因为他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真的太重了!

“锦瑟,既然你走了,那我从今以后便葬爱吧,我将会埋葬自己的那颗心,也会埋葬了自己,等我,哪怕一万年,你也一定要在地下等我。”

“杨风,去死吧。”

波斯龙咆哮的声音传来,他又汇聚了千千万万的河流。

一条条的河流,万万千千的流水,汇聚成为东海之水,浩浩荡荡,川流不息,疯狂的朝杨风攻击而下。

轰!

轰!

不过这时,一道青色的光芒,还有一道白色的光芒,穿透了浩浩淡淡的河流,击穿了波斯龙的身躯。

原来是梧桐叶,还有青鸾,这两个高手出现了。

两人联手,一招就击败波斯龙。

就算是梧桐叶一个人出手,也能很快打败波斯龙。

梧桐叶刚才打伤了生死门的长老,青鸾也杀了自己的无数对手,包括努比亚。

所以两人一同前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波斯龙从高空中坠落而下,重重的砸在地上,地面上砸出了个深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