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千鸿的心已经死了,他不想活下去了,自从三年前,他的未婚妻被害死之后,他的心,便已经死了。

他知道,杨风这次回来之后,一定会灭了大罗天府,一定会灭了拳天候,所以,他可以放心的走了。

“徐千鸿。”

“徐千鸿。”

哗啦啦!

杨风一边施展生生不息的造化功,一边呼叫着徐千鸿的名字,道:“振作,振作,你给我振作起来,如果你是男人,就应该站起来,拿起你手中的剑,与大罗天府的人战斗,就算是死,也要轰轰烈烈的死。”

“杨门主。”

徐千鸿微弱的声音传来,道:“你我虽然相交不久,但我们也算是朋友了,是吗?”

“是,是朋友。”杨风点头道。

“求你一件事。”徐千鸿痛苦道。

“说吧。”

杨风知道,徐千鸿是真的不行了,要走了,他对徐千鸿的评价很高,此人,不但救过自己,而且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徐千鸿说道:“我父亲,他纵然有再大的错,但他毕竟是我父亲,我恳求你,如果可以的话,放他一条生路。”

父亲俆六元,是他唯一放不下的人。

呼呼呼!

清风,一阵阵的吹拂而来,杨风抱着徐千鸿的身体,他愣愣出神,因为俆六元是他的仇敌,是他普渡门的仇敌,既然俆六元投靠了大罗天府,那就要为他的选择,而付出代价。

可是看着痛苦的徐千鸿,杨风实在是不忍心。

“好吧,我答应你,放过俆六元。”杨风点头道。

“谢谢。”

徐千鸿感谢一声,道:“杨门主,如果你我早相遇,那该多好啊。”

“徐千鸿,在我心中,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你对未婚妻的爱至死不渝,你对父亲的孝道,也宁我敬佩,我杨风极少佩服谁,但你,我由衷的敬佩。”

杨风的声音很低沉,但却很认真。

“呵呵!”

徐千鸿苦涩的笑了笑,迷茫的眼神,看着这片森林,之后喃喃自语,低声道:“贤儿,我来了,等我,等......。”

咚!

徐千鸿的手,无力的垂落在地上。

他走了!

他死了!

他死在杨风的怀中,他是杨风的救命恩人,当初在真黄宗中,杨风与拳天霸大战一场身受重伤,千钧一发之际,徐千鸿孤身前来,与杜青龙联手拼死一战,不顾一切的保护着杨风。

当然,徐千鸿也是为了他自己,但他救过杨风,这是事实。

“兄弟,兄弟。”

杨风喃喃自语,道:“我的好兄弟,你一路走好,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我一定会灭了大罗天府,灭了拳天候,至于你的父亲俆六元,我会放他一条生路,因为这是我欠你的。”

......

轰!

轰!

森林中,冯东与紫境公主,激战拳黄三人,这三个大罗天府的高手,原本无心厮杀,因为他们的胆子,已经被杨风被吓破了,但两人穷追不舍,所以拳黄三人,不得已迎战。

紫境公主身形如同鬼魅般的飘动,好似幽灵般的灵活。

那轻飘飘的身躯,飘到一个大罗天府身前,然后轻轻一掌,击打在对方胸膛上。

“啊!”

这大罗天府高手,被紫境公主一掌打飞了出去。

紫境公主那一掌,看似轻飘飘的,软弱无力,但蕴含着恐怖的能量,一掌就震死了一个强者。

另外一个强者,见紫境公主杀了他的同伴,于是怒道:“死女人,你给我等我,等我老祖宗来了之后,就是你都是死期。”

嗖!

紫境公主的身形,再次轻飘飘的飞到此人面前,一只芊芊玉手,轻轻的握住了此人咽喉,然后用力掐动了一下。

咔嚓!

“啊!”

那高手的咽喉,被紫境公主给捏碎了,就连元神被捏爆了。

“哼!”

杀了此人后,紫境公主冷哼一声,道:“出言不逊,就算你老祖宗再厉害,但我能看到你的下场,而你,却看不到我的下场。”

冯东与拳黄激战,他几乎压制着拳黄,将其打得好似丧家之犬,到处逃命。

“冯东,你小子居然敢对付我,你知道我老祖宗有多厉害吗,我老祖宗的实力,想必你那天晚上也看到了,你们的门主杨风,以及素还真,被我老祖宗,打得好似丧家之犬般的逃命。”

“拳天候那老狗,算个什么东西,我们今天前来,便是要灭他。”冯东凶狠道。

“小子,你死定了,居然敢对我老祖宗,说出如此大不敬的话。”拳黄威胁道。

“废话少说,死吧。”

冯东化气为兵,一道强大的刀芒,轰然凌空劈下。

轰!

空间震动,原本稳定的空间,在冯东那霸道的刀芒下,一瞬间被震碎了,一道流光四溢,光芒闪闪的刀芒,轰然斩向拳黄。

拳黄大惊失色,疯狂的催动着真气,强盛的护体真气,将他牢牢的保护在其中。

轰!

一声巨响,冯东的刀芒,将拳黄给震碎了出去,砸在一棵大树下,之后缓缓的落下。

咳咳咳!

拳黄咳嗽了几声,想站起来,但无力爬起来,只能狠狠的看着冯东,道:“你竟然敢伤我,我老祖宗若是知道,那你就死定了。”、

“死吧。”

冯东懒得与拳黄废话,凝聚的刀芒,快速凌空而下。

“等一下。”

就在冯东,打算斩杀拳黄时,杨风冰冷的声音传来。

冯东立即停下,收回了真气。

“哈哈!”

拳黄笑了笑,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们不敢杀我,我有老祖宗啊。”

拳黄这厮,居然还如此嚣张,以为有他的老祖宗在,杨风等人就不敢杀他。

“门主,这种废物,还留着他干嘛?让我把他杀了算了。”冯东说道。

踏踏踏!

杨风一步步的走过去,冰冷的眼神看着拳黄。

“杨风,你不敢杀我,如果你杀了我,我老祖宗不会放过你的。”拳黄嚣张道。

“呵呵!”

杨风随意,笑了笑,说道:“拳黄,你逃命的本事不是很厉害吗,以前的几次都让你逃了,今天为何不逃了。”

他逃命的本事还真一流,很少有人能在杨风的手中,连续逃两三次,但拳黄办到了。

不过拳黄能逃这么多次,其实也并非实力很强,一则是因为他见风使舵很快,二则是因为运气。

第一次的王城之战,杨风没注意到他,这家伙又小心谨慎,所以逃掉了。

第二次是龙宫之战,拳黄当时站得远远的,见势不对就跑了。

第三次是定军城之战,拳黄当时发现杨风,就赶紧转身跑。

而杨风当时无心对付他,所以又让他给逃了。

不过今天,拳黄运气没这么好,凭他这点实力,再也跑不了了。

“杨风,我老祖宗的实力,你已经亲自领教过了,就算你与素还真联手,也不是我老祖宗的对手,如果你敢杀我,我老祖宗灭你满门。”拳黄叫嚷着威胁道。

“杀你,就如同杀一条狗,就算你的老祖宗拳天候,我依然照样能灭了他。”杨风平静道。

“小子,你大言不惭。”

拳黄始终认为,他老祖宗拳天候,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定军城的第一高手,杨风不是他老祖宗的对手。

“拳黄,我不杀你,给你一次机会。”杨风说道。

“哈哈哈……。”

拳黄激动大笑,道:“杨风,我就知道你不敢杀我,因为你害怕我老祖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