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以及司马青离去后,付云寿对杨风微微一笑,感激道:“这位小兄弟,刚才的事,谢谢你们了。”

他很清楚,刚才如果不是杨风,冯东,还有紫镜公主相助,就凭他们爷孙两人,无力化解。

“老爷子,你不必客气,既然我们是盟友,相互帮助理所当然。”杨风微笑道。

“现在没事了,我们继续去寻找其他宝物吧。”紫镜公主提议道。

刚进入这里时,大家以为没有宝物,因为这里被掘地三尺,可是付琳琳得到帝心经后,给大家带上一份希望。

“好,我们相互不要隔得太远。”

杨风担心如果隔得太远,黑山那些人会突然间偷袭,虽然他不惧,但付云寿与付琳琳的实力都不强。

付云寿精通于玄学,所以哪怕是元神境一场巅峰高手,真正的战斗力也不会太强。

紫镜公主转身离开,付云寿与付琳琳也转身离去。

当冯东要离开时,杨风出声道:“等一下。”

“门主,请问你有何吩咐?”冯东问道。

杨风看了看地上的门板,道:“把这门恢复一下,然后放在原位吧,别人可以故意损坏这里的东西,但我们不行,因为这里是黄帝行宫。”

“好。”

冯东点头,然后利用真气,把这些门板合在一起。

他刚才也是一时冲动,所以抓起门板,就拼命的砸过来。

踏踏踏!

杨风踏着废墟,一步步前行,这里被搞得如此凌乱,看来没有什么重要的宝物了。

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尽量的寻找吧。

“码的!”

站在废墟中,杨风听到不远处,传来黑山愤怒的声音。

“这些个王巴蛋,到底懂不懂行啊,这可是木灵树,一万年才能成年,但是那些个王巴蛋,居然不识货,将其砍断了。”

“黑山兄弟,你怎么了?”司马青问道。

“这些个王巴蛋,简直是垃圾,饭桶,如此珍贵的木灵树,一万年才能成年,可是他们居然就这样砍了。”

黑山暴跳如雷,气得想要吐血,如果知道是谁砍了那棵树,他肯定要灭了对方的全家。

不过也不怪黑山生气,杨风听了也生气,真他马的是一群没见识的人,如此昂贵罕见的树,居然就这样砍了。

木灵树,是所有树木中,最能凝聚精华的树,这种需要一万年才能生长成年,成年之后会结出几个果子。

据说这种果子,元神境界的人服用之后,可以直接增加一个阶位的修为。

须知,一般的元神境界高手,想要晋升一个阶位,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十年的时间。

但如果有那种果子,只需要一个钟,就能轻易的晋升一个境界。

难怪黑山会如此愤怒。

杨风继续前行,来到另外一片废墟,这片废墟没有刚才的那片大,估计这里是后院。

不过这里的废墟,与刚才那里相同,哪怕是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被人一一的分开。

杨风很难想象到,是哪些王巴蛋,有这么充沛的精力,还有这么多的人手,把这么大的行宫,每块砖,每一片瓦,以及每一寸泥土,都全部翻过。

估计那些人把整个门派的人全部带来了,进入这里之后,就好像搬家似的。

不过这种低级的手段,肯定不是校尉金府干的,因为消耗太多的时间,太多的人力,校尉金府的人,还不至于这么愚蠢,粗鲁。

一处废墟中,杨风看到了一尊雕像。

这雕像高九米,宽五米,象征着九五之尊,由于雕像上布满灰尘,所以看不清面目。

不过杨风估计,这应该是黄帝的雕像。

因为这雕像出现在黄帝行宫中,而且还高九米,宽五米,象征着帝王,那必然是行宫的主人黄帝。

嗖!

杨风长袖挥动,一道道的清风,快速吹拂而出,将雕像上的灰尘全部吹掉。

他看清了雕像的面目,是一个威严的男子,头戴皇冠,双目如星辰,额头处微微凸起,有点像龙额。

一张威严的国子脸,透露出一股帝王之气。

这应该是黄帝的雕像,虽然只是一尊雕像,但却充满威严,神圣。

杨风施展神通,将黄帝的雕像扶起,矗立在大地上。

高大的雕像矗立之后,一股强大的威严,从高空弥漫而下,但是没有让人想要跪拜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十万年的岁月太久,所以雕像当初的龙威,早就在漫长的岁月中消失了吧。

杨风后退了几步,抬头看了看雕像,雕像的眼睛目视前方,眼神微微忧伤。

那忧伤的表情,仿佛为天下芸芸众生而忧虑,也仿佛为了那个女子而忧伤。

不过黄帝的一生中,一直爱民如子,在他的治理之下,一方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

杨风喃喃自语,轻轻的念了几句话,不过她的声音很小,因为他不想暴露身份,不想让黑山,还有司马青,知道他的身份。

“普渡门第一代门主杨风,在此诚心跪拜黄帝陛下,十万年之后,天帝依在,众生疾苦,我曾对天立誓,要继承上古圣贤之遗愿,推番天帝,冲定乾坤。”

低头轻言几句后,杨风双膝跪在地上,然后恭恭敬敬地三拜九叩。

咚咚咚!

由于他跪拜的力度有点大,所以传来阵阵声响。

不远处的黑山,司马青,就杨风跪拜黄帝雕像后,他们不屑一顾。

因为他们心中只有天帝,而且他们也是天帝麾下的组织之一,对于他们而言,其他四帝都是魔鬼,只有天帝才是正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