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进入朱红色大门后,最先来到庭院中。

这是个很大,而且很宁静的庭院,庭院中栽种着各种奇花异草,还有荷塘,亭台,以及假山等。

在月光的倒影下,庭院中的奇花异草,以及这座宫殿的影子,一一被倒影在地上。

地面上,树影重重,两人的影子,也倒影在地上。

静!

宁静!

真黄宗一片宁静,这庭院虽然很简陋,但给人一种幽静,以及舒坦的感觉,仿佛纵然有再多的忧愁,只要进入这庭院中,所有的忧愁,都会一扫而尽。

踏踏踏!

庭院中,传来一道道轻微的脚步声,这是杨风,以及杜青龙两人的脚步声。

“奇怪。”

杜青龙蹙眉,道:“杨门主,真是奇怪啊,真黄宗的人,好像迁走了,一个不剩了。”

迁走了!

杨风眼神有些迷茫,这是人去楼空啊。

本想今夜拜访真黄宗,见见素还真,可没想到,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记得刚进城时,大罗天府的人曾说过,拳天候有命令,禁止真黄宗的人随意外出,如果真黄宗真的人去楼空,那么这门派的高手们,应该还在城内。

只是,真黄宗的人,为何人去楼空。

走过前面的庭院后,两人两人来到一处广场中。

这广场很大,足够容纳几百人修炼,广场上中央位置,屹立着一个古鼎,这古鼎很大,估计有几万斤重。

三足古鼎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古文,不过这些古文杨风没见过了,也不认识,估计是上古时期的文字吧。但有点可以肯定,这些古文并不重要,这古鼎也不重要,否则也不会放在这广场中。

杜青龙见杨风看着古鼎,于是说道:“这古鼎,我曾经也见过,因为我来过真黄宗两次,据说这是大禹治水时的报废品。”

报废品!

杨风还是第一次听说,大禹治水时还有报废品。

杜青龙说道:“据说大禹治水时,曾炼制了多个古鼎,刻下符文,用以镇水,而这古鼎,由于铸造师的失误,所以成了报废品,后来霸王举鼎,举的也就是这古鼎。”

杨风多看这古鼎几眼,没想到这古鼎,居然有这么多来历。

举世闻名的霸王举鼎,举的就是这古鼎。

走过广场后,一座大殿出现在两人面前,青转绿瓦的大殿,飞檐勾角,虽然没有大罗天府霸气,但却有一派仙家之气,大殿中的大门,竟然是开着的,里面的蜡烛灯火,随着清风摇曳,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踏踏!

杨风背负双手,快速朝大殿走去。

杜青龙也是跟随而去,进入大门后,大殿中只有一尊雕像,这高大的雕像,有点像李老君,难道真黄宗是道教,所以信奉太上老君。

塑像下方,有一个个个蒲团。

估计真黄宗的元神境界高手们,平时商议大事时,都会在这里聚会,至于金丹境界强者,自然没资格入座。

“奇怪,杨门主,真黄宗为何人去楼空,可能是他们不知道你要来。”杜青龙说道。

“不。”

站在塑像下,杨风背负双手,严肃道:“素还真知道我要来,所以人去楼空,全部离去了。”

“你的意思是,真黄宗不想与你联手?”杜青龙问道。

“唉!”

杨风只是一声叹息,本想与素还真联手,一起对付大罗天府,一起对付拳天候,但没想到,真黄宗居然人去楼空了。

素还真肯定知道自己要来,所以故意回避了。

身为一派之主,素还真是何其聪明的人,自己在定军城中,闹下那么大的动静,所以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来,一定会联盟。

“杨门主,如果素还真前辈,不愿意与你联手,那我们可就危险了。”

杜青龙很失望,很着急,没有真黄宗的加入,他们想要对付大罗天府,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罢了,人各有志,既然如此,何必勉强。”杨风无奈的叹息。

本想与真黄宗联手,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既然如此,那就各走各的吧。

“杨门主,可我们的希望,全寄托在真黄宗,以及素还真的身上,如果他们不愿意联盟,我们可就危险了啊。”杜青龙焦急道。

“错。”

杨风凝重的摇头,一字一句,道:“我从来没有把希望,寄托在任何人,以及任何门派的身上,我就不信,没有了真黄宗,没有素还真,我们就不能对付大罗天府。”

听到杨风的这一番话后,杜青龙极其敬佩,以及崇拜。

很难想象得到,一个跨越千万里,远洋而来的人,在没有强大后援支持的情况下,依然还有战意,这样的人,需要何等的自信,以及何等的胸怀啊。

“杜门主,你畏惧了吗?”杨风问道。

“哈哈!”

杜青龙笑了笑,道:“我杜青龙,确实也怕死,但要看怎么死,以及为谁死,杨门主,对于我的忠诚,你不必怀疑,你若是不相信,我现在就去大罗天府,与他们同归于尽,以此证明我的忠心。”

其实杜青龙对杨风,并非是忠心,只是报恩。

“你是我朋友,我不会让你送死的。”

杨风轻轻拍了拍杜青龙的肩膀,道:“走吧。”

跟随在杨风的身后,杜青龙想了许多事,他打算一如既往,一往直前的跟随着杨风,与大罗天府斗到,如果胜了,杨风肯定不会亏待他,以及亏待人的家族。

如果失败了,那就当是报答恩情吧。

两人走出大殿,重新回到广场上。

咿咿呀呀!

夜空下,广场中,突然传来一道怪叫的声音。

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