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森林中,雾气茫茫,天寒地冻,许多寻常人家,此刻或许还在温暖的床铺上躺着,但杨风等人,却好似流星般,快速朝定军城飞驰而去。

踏上这条路的人,注定是忙碌的,也注定是危险的。

但纵然危机重重,他们也没了退路。

因为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他们就必须要勇往直前。

飞行中,杜青龙微笑的看着杨风,问道:“杨门主,我有句话,可能有些唐突,不知该问否?”

“杜门主,你有何话就尽管问吧。”杨风豪爽道。

“那好,我就直接问了,杨门主,请问你是否有婚配啊?”杜青龙问道。

他这句话,很有深意啊。

“哈哈,没有,没有,我们家杨风,现在还是单身呢。”

紫境公主忍不住笑了笑,也只有她,敢直呼‘我们家杨风’这句话,因为她有这资格,当然,杨风对紫境公主也极其尊重,就如同对待母亲那般的尊重。

“呵呵!”

杜青龙笑了笑,问道:“那是否有心上人啊?”

“这个嘛,还真不好说,我也不太了解。”紫境公主说道。

“哈哈!”

杜青龙笑了笑,道:“其实就算有心上人也无所谓,就算有婚配,就算有妻小也没关系,男人嘛,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尤其是杨门主这种大有作为的人,三妻四妾就正常不过了。”

噗嗤!

杨风差点吐血,杜青龙这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他想让杜仙儿,做自己的小妾吗,没见过这种父亲。

见过坑爹的儿子,也见过坑爹的女儿,但坑女儿的父亲,还真是少见啊。

“对对对,你看看人家杨风这么优秀,多有几个女人也正常啊。”

紫境公主居然开这种微笑,而且这种语气,仿佛杨风是她儿子,不过她确实相当于杨风母亲,也是杨风最亲近的长辈之一。

“紫境公主,你这话我爱听,你是杨门主的长辈,也比我小不了多少,以后有机会,我们两人可要多多走动。”

杜青龙居然想巴结紫境公主,为他的女儿杜仙儿铺路。

俗话说,一家有女百家求,以杜仙儿自身的条件,不知有多少人,梦寐以求想明媒正娶,但为了把女儿送给杨风,杜青龙居然费尽心思。

“这是当然,杜门主,其他事我不敢说,但对于这些事,我可以做主,我可以代替杨风的母亲为他做主,以后他若是敢欺负杜仙儿,我饶不了他。”

说话时,紫境公主还对杨风使了个眼神,那意思,你懂滴。

若别人,敢说这种话,杨风肯定直接一个巴掌打过去,玛德,还代替我母亲做主,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但说这句话的人是紫境公主,所以杨风只能认真的听。

就算紫境公主教训他,斥责他,他也不敢反驳,不为什么,就因为紫境公主,二十年来,一直照顾母亲,陪伴着母亲,走过了风风雨雨。

“呵呵,其实我家仙儿,性格很温柔,乖巧,大方,善解人意,以我家仙儿的脾气,她肯定不会让心爱的人受伤。”

杜青龙居然夸赞杜仙儿,把自己的女儿说的很好,不过杜仙儿确实很好,这点杨风不可否认。

这一路上,杜青龙与紫境公主,居然聊得没完没了,但杨风没打扰两人,儿女感情的事,又岂是父母能做主的。

杨风知道紫境公主的用意,大战在即,她想稳住杜青龙。

杜青龙与徐千鸿不同,他只是不想让八极门,被大罗天府统治,所以反抗,但杜青龙与大罗天府,其实并没有杀父之仇,所以这种人,也有可能会临阵倒戈,当然,以杜青龙的为人,肯定不会如此,但要拉拉关系。

徐千鸿不同,此人心已死,一心只想为未婚妻报仇,这种人,无需拉拢,只要让他看到希望,他就能抛头颅,洒热血。

几人飞行半个小时后,看到了前方那如同黑龙般的城墙。

黑压压的城墙,一眼看不到尽头,如同一条长龙。

很奇怪的是,城墙上,竟然没大罗天府高手的守卫。

“奇怪了。”

看着空荡荡的城墙上。紫境公主蹙眉,道:“以往的时候,大罗天府的高手们,都会作威作福,站在城墙上把守,但是今天,居然没人。”

“难道有诈。”杜青龙担忧道。

咳咳咳!

徐千鸿咳嗽了几声,喝下一口烈酒,道:“就算有诈,我也不惧,哪怕只有三成的胜算,我也敢与大罗天府一战。”

他以前是零胜算,没有胜算,所以不敢出手,现在有点胜算,因此徐千鸿豁出去了。

“估计拳天候知道,我们今天肯定会进城,为了不让家族牺牲太多高手,所以他将守卫全部撤走,退回大罗天府。”杨风严肃道。

“嗯!”

紫境公主点头,道:“我赞同你的分析,拳天候必然是知道,你一定会进城,一定会联络那些想要反抗他的人,因此他索性大开城门,让我们进来。”

“拳天候,不简单啊。”杜青龙叹息道。

沉默一下后,紫境公主说道:“如果我是拳天候,这时候,我肯定会紧闭城门,防止我的死对头进入城中,联络那些企图对付我的人,如果我大开城门,无视我的对手进入城中活动,那么除非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冯东问道。

紫境公主说道:“那就是我的实力很强,无惧我的对手,因为反倒是希望,我的对手联络那些企图防抗我的人,之后一起前来对付我,如此一来,我就能以逸待劳,一网打尽,全部斩尽杀绝。”

一网打尽,全部斩尽杀绝!

这句话,让众人脸色微变。

难道真如紫境公主所言,拳天候真的很强,强大到无视杨风,以及无视定军城中,那些想要反抗他的人全部联合起来。

若如此,那真的很可怕。

“哈哈!”

徐千鸿笑了笑,道:“我就不信,他拳天候真能一手遮天,以一己之力,真能遮蔽这片天,大不了就是一死,诸位,我们进城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