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

杨风的脑海中传来一阵嗡嗡作响。耳膜都跟着一阵生疼!

过了好一会儿,杨风才感到稍微缓和了一些,开口道:“杨风不知何罪之有,还请宫主明示!”

卫瑶一双冰冷的目光落在杨风身上:“你在外面长本事了啊,戕害同门!不得戕害同门是我们昆仑圣境立派至今的铁律!你倒好,想杀人就杀人。你眼里还有昆仑圣境的门规吗?”

杨风站着,只觉寒风袭来。这一刻,杨风忽然感觉到卫瑶的难处和不易。

自己也是普度门的门主,如果有人公开触犯门规的禁区,自己身为门主虽然也可以强行力保。但是损害的是门主的威严和信誉,损害的是普度门的铁律。有人第一次触犯铁律得到赦免,那么后人触犯禁区的时候,就必然会拿着个说事儿。

铁律如山,铁律如玉。如果洁白无瑕的玉中出现了一个污点,就很难抹除掉了。

之前卫瑶以瑶池宫宫主的身份为自己压下了这件事情,但是此事无疑对卫瑶和整个昆仑圣境的铁律造成了相当的影响。

杨风感同身受,深深道:“对不起,卫瑶宫主”!

卫瑶冷哼一声:“你还知道对不起!看来你心中还算是把我昆仑圣境放在眼里的!”

杨风深深道:“那一次中央刑场的事情,关系到我普渡门高层兄弟们的生死存亡。我实在是没办法!”

卫瑶道:“那这一次杀曹坤呢?也是没办法吗?“

杨风低着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卫瑶道:“怎么不说话了?”

杨风沉默片刻,随后道:“卫瑶宫主,我以为我做的并没有错!现在储君王把持三宫,九环侯坐视不管。镇魁党在三宫两院肆意妄为,勾结肖家拉皮条客,左右昆仑圣境招募新生,非但中饱私囊。而且把真正的人才拒之门外,招收进来的都是一群天赋一般,见利忘义之辈!整个三宫两院的风气都完全被破坏了!”

卫瑶脸上的怒气稍稍缓解,反而换上了一层嗔怒:“你到底想说什么?”

杨风道:“我以为昆仑圣境乃是诸夏顶级的宗门,风气决不能变成这样。是时候肃清风气了!”

卫瑶审视的看了杨风一眼:“你确定你可以肃清风气?”

杨风道:“储君王和九环侯是万恶之首,必须限制他们的权势。否则整个昆仑圣境迟早会腐朽掉!”

卫瑶怒气已经消解得差不多了:“你杀了曹坤,公开宣布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学员无效,让李星耀和唐狮公开下跪,留下被开除的一号围屋成员。就是想要削弱储君王和九环侯的权势是吧?”

杨风点点头,不置可否的道:“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

卫瑶没有生气了,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发表态度。

杨风都感到纳闷,这个卫瑶到底是支持自己这么做?还是反对自己这么做?正要询问的时候,卫瑶已经开口说话了:“你既然回来了,那就让我看看你的修行如何吧。”

杨风只好压下心中的疑问,转而道:“好!”

杨风接下来分别展现了太乙金身的六道金光,灵魂法相功的四方魂相。

卫瑶看了很开心:“不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能够淬炼出六道金光和四方魂相。两大奇功距离最高境界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不过这一步是最难的!”

杨风不置可否的点头:“是啊,我淬炼六道金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这些天来,六道金光不断的凝实强大,但是始终无法超越六道金光,成就太乙不灭体!”

卫瑶道:“太乙不灭体是领域之下的顶级神通,只有领域才可以杀死!否则失去了领域的限制,段肢重生,不死不灭!”

杨风道:“六道金光成就太乙不灭体的关键之处,我始终触摸不到!”

卫瑶道:“六道金光,分别代表了六种身体的力量,对应你体内的五脏六腑。也就是说六道金光虽然强悍,但是它本质是和你体内的五脏六腑对应,主要是保护你体内最虚弱也是最重要的脏器。而太乙不灭体是保护全身的每一寸血肉,你说这关键之处在哪里?”

杨风忽然有了一丝明悟:“你是说要让六道金光变成无数的金光,进入体内的每一寸皮肤血肉?”

卫瑶道:“没错!当你什么时候可以把六道金光变成无数的金光,贯满全身的时候。距离太乙不灭体就不远了!太乙不灭体是承载咕噜神象的最低要求。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联想到雷泽旁边山洞里的那头远古神象,杨风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顶上涌!

杨风问:“那灵魂法相功呢?”

卫瑶道:“我灵魂法相功是壮大你灵魂的无上奇功。你在接收咕噜神象肉身的时候也在接收它的灵魂意识!如果你的灵魂不够强大,自然也会变成白痴傻子,甚至直接脑死亡!”

顿了顿,卫瑶继续道:“你现在修炼出四方魂相,算是不错。但是要想承载咕噜神象的意识,必须再进一步。淬炼出身外魂通才可以!”

“身外魂通?”杨风疑惑。

卫瑶道:“没错,身外魂通是魂法相功的至高境界!意味着即便你的大脑精神意识受到了不可修复的重创,你的灵魂意识也可以通达体外,用来避难,可以暂时逃避死亡的威胁!身外魂通是让你的灵魂开始往更高境界进化的分水岭!只有同时修炼成太乙不灭体和身外魂通,才可以尝试去承载咕噜神象!”

体外魂通,太乙不灭体!

杨风心中默念着这两句话。

卫瑶又道:“不过要想修成太乙不灭体和身外魂通难度很大。即便是一些境域强者穷其一生都无法修炼成。甚至一些初入领域的强者,也无法修成这两大功法的最高境界!”

杨风深吸了一口气:“我会做到的!”

卫瑶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转身朝行宫外面走去:“你身上还有浮躁气,好好在这里平静一下吧!晚点来我的住处!”

卫瑶走了,杨风一个人在行宫盘坐修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