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九鼎创立幽冥府,试图力压生死门,结果失败了,幽冥府被人追杀二十几年至今!

岚九夜,当时的诸夏八王之首,引起八王之乱,力战生死门。结果被生死门力压失败,生死不明!

虽未得胜,也未改变什么。

但是,他们就是英雄!

卫瑶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水,一字一句的道:“我卫瑶担任瑶池宫主已有二十年。我佩服的英雄不多。其中以杨九鼎和岚九夜为最。这两个人,虽然最终失败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是他们唤起了诸夏江湖无数英才的热血和战意。燃起了大家摆脱被掌控生死的渴望。他们身上流淌着的是英雄的意志!当年发生在九重天阶之上的两次大战,我就在旁边观看!甚至我还迫于生死门的威压,不得已对两人出手过!我卫瑶,一生都为此感到耻辱!他们两人分明是我所敬佩的英雄!我却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得已对他们出手。我内心明明是想和他们站在一起的!可是我却没有这个勇气面对生死门!”

卫瑶带着忏悔和无奈,眸子里露出深深的痛苦之色。

杨风伏在地上,单手扶着桌角,这才勉强支撑着身体。

他的眼神里含满了泪水,紧咬着下唇。

最终,杨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那股憋屈,直接扬天长啸,一跃出窗户,直奔窗外的那片荒地,大步流星的走向雷池。

一个少年,就这么在荒地上疯狂的奔跑着,嘶吼着!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内心的痛苦。

父亲母亲被人追杀至今,生死堪忧。明明有自己这个儿子,却不能对外说,更不能来相认。自己明明有父母,却不能对外人说,不能去相见。

二十一年了!

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啊!

有父母不能认,父母有儿子不能说。

大家在这个世界上,形同陌路。

一个本应很美满的家庭,结果就这样支离破碎!

二十年来,杨风多么渴望有一个家庭,能够和正常人这样感受父母的爱,可以叫一声妈妈,叫一声爸爸……天下人人都可以这样,唯独自己不可以!

唯独自己不可以!

“啊啊啊!”

杨风伏在雷池边的荒地上,一拳一拳的砸在黄沙上。哪怕双手染满了鲜血,少年都浑然不知,继续这么疯狂的砸着地面!

卫瑶缓缓走到杨风身后,就这么看着这个少年发泄着心中的愤恨。

良久,杨风累了,砸不动了。

卫瑶缓缓开口:“杨风。前几天我见过天机子了,我知道了你的身份。今天这才把这些告诉你。对不起!我辜负了你的父母,我辜负了你!”

杨风发泄过后,感觉心情好了很多,他的声音变得空前的平静:“卫瑶老师,你的事情天机子已经告诉我了。你没有对不起我。对不起我的是诸夏其他宗门!是生死门!是天帝!”

天机子曾经说过,诸夏江湖所有顶级的宗门都参与围剿幽冥府和八王之乱。唯独昆仑圣境和夏武盟出力最少,正是因为如此,杨风才会选择加入昆仑圣境。而不是加入其他的宗门。

卫瑶眺望着巨大的雷泽:“辜负了就是辜负了,无法辩驳!”

杨风道:“生死门如此强悍,掌控生死轮回。诸夏江湖都要俯首称臣。你身为瑶池宫的宫主,为了瑶池宫和另外三宫两院的生存,参与其中我可以理解。而且你和夏武盟是出力最少的。显然是有意放过我父母!”

卫瑶道:“杨风。我没想到你父母还留下了火种。余生,我都会补偿曾经的过错!”

杨风没有再说话了,而是站了起来,迎着寒风,凝望着前方的雷泽,沉默不语。

卫瑶道:“杨风,我知道你的身份后,让人打听过你从中海市平安医院以来的所有过往。你的所作所为,我很佩服。你和你的父母一样,身上都流淌着英雄的血液!请你相信我,有朝一日,我必定不会再辜负你!“

杨风还是沉默。

良久后,杨风喃喃道:“一日老师百日恩,你还是我的卫瑶老师。我想知道,天帝的修为,到底到了何等地步?”

卫瑶沉声道:“十万年前,天帝就可以削山。断轩辕神剑,烧百草园,封印冥界口!那时候的他,修为只怕就已经在四帝之上了。现在十万年过去,谁都不知道天帝的修为到了何等可怕的程度!我也无法揣测!”

杨风凝望着远方:“我会完成宏愿的,一定会走完父母没走完那段路。如果我倒下了,就算爬,我也要爬完那一段路!”

卫瑶就这么站在身后,静静的看着这个少年,听着这个少年诉说着自己的心事。

良久后,卫瑶忽然往前迈出一步,走进雷泽:“杨风,你跟我来!”

杨风跟着卫瑶的脚步,走进雷池。

卫瑶开路,分开两侧的雷电,缓缓走到雷泽中央,卫瑶停了下来,指着周围的一片雷泽,囔囔道:“杨风你可知道这片雷泽是什么组成的?”

杨风喃喃道:“不是伏羲在的时候留下来的吗?”

卫瑶摇头道:“天帝昆仑削山,瑶池峰也被削去了一大片。这里早就不是当初伏羲所在的那个瑶池峰峰顶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后人根据瑶池峰峰顶留下来的毫末东西重建的!”

杨风好奇的看着卫瑶。

卫瑶道:“这片雷泽是有三千棵昆雷树组成的雷电池。堪比天雷!瑶池峰如今仍旧是昆仑山最高的山峰,这里是距离天穹最近的地方。长年累月近距离的接受天雷的洗淬,成就了三千棵昆雷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