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风出手击碎储君王的手印,引起轩然大波!

“这……是杨风?”

“杨风出手了!!一出手就击碎了储君王的手印攻击!好强悍啊!要知道储君王可是境域级别的高手!”

“……”

全场的人都皱起了眉头,大家都清楚,杨风可是在华州就斩杀了境域级别的强者。如果整个昆仑圣境的年青一代之中,还有人可以抗衡储君王的话,那么这个人就肯定是杨风了。

杨风的神情很平静,平静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冷意。他落地后看都没看储君王,而是直接来到月子歌和王枭身前,二话不说注入大生机术,快速的治疗月子歌和王枭身上的伤势。

片刻时间后,月子歌和王枭都感到身上的伤势好转了大半。

王枭这才恭敬的道:“杨风,谢谢你!”

月子歌也恭敬的抱拳道:“杨风,谢谢!”

杨风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之前你们月虹社也对我不错。我落魄的时候,你们拉了我一把。滴水之恩,我必定涌泉相报。今日我为你们出头,咱们就两清了!”

月子歌和王枭甚为感动,很想说些话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杨风微微道:“好了,不必多说。你们下去休息吧,接下来我会为你们围护月虹社的清誉。这昆仑圣境,还轮不到他储君王一手遮天!”

言罢,杨风缓缓走出坑洞,站在边缘的大地上,负着双手,凝望着储君王!

储君王也凝望着杨风,神情冷漠:“杨风,你终于来了!”

杨风冷淡道:“是,我来了!”

储君王傲然道:“你一来就阻拦我惩戒月轮宫的下属,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风冷冷道:“惩戒月轮宫?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资格?”

储君王目光一冷,眸子里面闪烁着凶光:“我现在是月轮宫的宫主,我惩戒自己门下的学员,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杨风道:“月轮宫宫主?你也配?“

储君王冷冷道:“怎么?莫非你也要来挑衅我的威严吗?”

就这个时候,另外几道光芒也从瑶池宫上面倒空而下。

朱守鹤,萧鸿雁,张虎威,陈晴,卫龙等人。

众人来到杨风身边,站成一排。

萧鸿雁忽然大声笑道:“储君王,你不过就是突破了境域而已,就狂妄得大摆筵席,自封月轮宫宫主!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岂止你这点修为也不过尔尔。”

耶律川嘲讽道:“好大的口气。在我昆仑圣境年青一代,莫非还有人可以和储君王相媲美么?”

萧鸿雁道:“年青一代中突破境域的可不止储君王一个!”

耶律川哈哈大笑道:“真是笑话,我昆仑圣境除了储君王之外,还有谁突破了境域?连朱守鹤和殷思礼这两大宫主都没能突破境域,还有谁啊?你倒是说说啊……”

萧鸿雁指着旁边的杨风,大声道:“杨风,也已破境域!”

这话声音不大,但是在众人听来却是一脸的震惊。

杨风突破境域?

这是何等的让人意外?

众人下巴都掉了下来。

萧鸿雁凝望着九环侯:“九环侯,你刚刚说储君王突破境域,嘉奖他为月轮宫宫主。那么杨风也突破境域了,你又该如何嘉奖呢?以便弘扬武风?”

九环侯目光冰冷:“杨风当真突破境域了?”

萧鸿雁道:“当然没有假!”

九环侯冷然道:“既然你们都说杨风突破境域了,那么……杨风,你就在我面前展示一下你的修为吧。如果你真的突破境域了,我身为九环侯,自然会嘉奖你。不会厚此薄彼!”

萧鸿雁看着杨风,大家都一脸期待的看着杨风,等着他发话。

杨风淡淡道:“我的修为不是用来展示的!抱歉。”

凝望着九环侯,杨风最后把目光落在储君王身上,一字一句的道:“储君王,收回你刚刚污蔑月虹社的话!”

储君王双手负背,神色傲然:“不可能!”

杨风这时候神色还是那么坚决:“储君王,收回你刚刚污蔑月虹社的话!”

储君王傲然道:“我说过,不可能!”

“你耳朵特麽的聋了啊?老子让你收回刚刚污蔑月虹社的话!”杨风大喝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啊?敢忤逆我的威严了吗?!!”

说完,杨风猛然往前踏出一步,身体如龙似虎直奔储君王而去,一个巨大的震裂术手印轰然拍出!

掌印所过之处,一切的物体全部化成粉碎。

当真是大地崩裂!

震裂手印带着隆隆之声眨眼时间冲击在储君王身上。

储君王随手拍出右手,一股极强的气劲横空而起,挡下了震裂手印的攻击!

巨大的冲击波横贯四方,震惊四野!

大家纷纷离开桌位,退到广场边缘,遥望着场地中央的杨风和储君王等人。

储君王虽然接下了杨风的攻击,但是心中也引起一股惊涛骇浪:“杨风的攻击力好强,随便的一次攻击居然隐隐的让我感到有点吃力!”

杨风负着双手,一步步朝储君王走去:“储君王,你私设镇魁党,结党营私,左右昆仑圣境招生,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破坏武风。另外还让人压榨杂院一号围屋,私下惩罚令开除一号围屋所有的学员。现在又举着虚伪道德的大棒,排除异己给月虹社扣罪名!你以为你是谁?在昆仑圣境想一手遮天么?”

每往前走一步,杨风身上的气势就狂盛一分,压抑得全场的人都无法呼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