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子歌成立月虹社,结党营私,中饱私囊,极大的破坏了我们昆仑圣境的风气,必须严惩!”耶律川跟着起哄。

周围的人纷纷跟着起哄:“严惩月子歌!”

“拔除月虹社,严惩月子歌!”

“……”

全场的人,都纷纷跟着呼喊。嚷着要严惩月子歌!

声势浩荡!

月子歌,王枭和殷思礼三人坐在一号桌的位置上,一言不发,面色十分难看!

王枭哑声道:“社长,老师,这储君王太霸道了。分明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势和利益。排除异己,公然陷害。现在我们怎么办?”

月子歌道:“要说结党营私,中饱私囊,我们月虹社怎么比得过镇魁党?月虹社只是一个简单的交流武技和保护弱者的社团。从未做过什么破坏门规的事情。但是镇魁党就不同了,势力庞大,以权谋私。不知道暗中为储君王和九环侯输送了多少利益!他这翻说辞,也真是太不要脸了!”

殷思礼道:“恃强凌弱!成立月虹社的时候,我也是授意应允了的!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

月子歌道:“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被人宰割了?”

殷思礼道:“储君王破境域,九环侯由是得到王者之印敕封的诸夏八王。整个昆仑圣境能够阻止他们的也就只有瑶池宫了。我事先已经给瑶池宫宫主卫瑶讲述过此事,不过卫瑶似乎无心干涉我们三宫的事情。眼下,我们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月子歌咬着牙,眼神里明显的流露出不服。却不好再说什么。

储君王一脸傲然之色:“月子歌,我再问你一遍,你可知罪?!”

月子歌站起身:“月子歌不知触犯何罪。还请储君王明示!”

储君王一脸冷漠,高高在上的盯着月子歌:“你开设月虹社,纠集数千学员,结党营私,私成法度。罔顾我昆仑圣境的戒律法规,对我们昆仑圣境的日常秩序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你身为月虹社的社长,罪名最深!”

月子歌道:“论结党营私,恐怕还不比不过储君王你设立的镇魁党吧?”

不等储君王开口,耶律川就站出来说道:“大胆月子歌,就你的月虹社还想和储君王的镇魁党相提并论,你还真是恬不知耻啊!镇魁党一心为公,为昆仑圣境的大义呕心沥血!”

月子歌忽然咳嗽起来,如果不是强忍着,只怕直接就笑喷了。

储君王冷冷道:“既然月子歌你不认错,那么我就直接宣布惩罚令了——即日起,解散月虹社,月虹社所有成员全部开除学籍,立刻离开昆仑圣境。永世不得再入!”

储君王的声音不大,但是却直接宣布了月虹社的死刑!

月虹社上千学员,大部分都是内院和三宫的顶尖级人才。曾经盛极一时,甚至可以和储君王的镇魁党相提并论。其中每一个成员都是恃才傲物的天才,一腔热血傲气。现在被储君王一句话开除学籍!

直接从昆仑圣境扫地出门!

这样的屈辱,他们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场上就有上百名月虹社的成员,此刻纷纷站起身,目光不善!

储君王冷漠的扫过全场,冷冷道:“怎么了?你们这是要造反吗?我可话说清楚。现在所有月虹社的成员都被开除学籍了。你们已经不是昆仑圣境的学员了。如果现在不扫地滚蛋,那么就是造反之罪!对于叛徒,我储君王只有一句话——格杀勿论!”

声音不大,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深深的刺在每个月虹社成员的心尖!

月虹社的诸人都面红耳赤,一脸的怒气!

全场参加会议的上千人,九成都是向着镇魁党的。即便是整个三宫两院十几万人。基本上都是镇魁党的人,唯一的例外就是月虹社的成员和一号围屋的成员,还没有被镇魁党纳入其中。

算是唯二两个没归入镇魁党的人了。

镇魁党气概云霄,如今解散月虹社,那就意味着整个三宫两院都在储君王和九环侯的手上了。

月虹社的人敢怒不敢言。

月子歌这时候咬牙站了起来:“储君王,建立社团,互相传道,互相帮助,这是昆仑圣境一直以来的优良传统,我们月虹社自大成立以来,一直都以互相传道互相帮助为主,从未涉猎任何的营生。更谈不上以权谋私,中饱私囊了。你要解散月虹社,也绝不能给我们月虹社扣上这么一顶莫须有的帽子!”

王枭刷的一下站起身:“不错,我们月虹社一直在弘扬武道,匡扶友爱!从未做任何违背昆仑圣境戒律规矩的事情。你要给我们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我们绝不答应!”

“不错,月社长成立月虹社以来一直都在帮助我们成长,保护我们不受欺凌!我们感念月虹社的存在,现在要给我们月虹社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我们不答应!”

“我们不答应!”

“……”

场上无数月虹社的成员纷纷起身呼喊,声援月子歌。

储君王态度冷淡,仿佛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些人的呼喊,只是傲然道:“现在我是月轮宫的宫主。我说一不二,难不成还会污蔑你们不成?如果你们继续反抗的话,那么就是谋逆造反。对于叛徒,格杀勿论!”

嘶!

这话一出,月子歌和全场所有的月虹社成员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连理论的机会都没有了……继续理论的话,那就是叛徒,要被格杀勿论!

这么霸道的事情,大家都是第一次听闻!

月虹社成员纷纷看着月子歌,仿佛在等待月子歌的答案。

月子歌深呼吸,深深道:“储君王,你身为月轮宫宫主,你要解散月虹社可以,我不反对。但是我绝不能接受你给月虹社扣上这莫须有的污名。我身为月虹社社长,必须围护月虹社的声誉,必须围护每一个加入月虹社的成员的声誉!你这污名扣下来,月虹社上千人都要被人千夫所指,不行!”

储君王冷冷道:“你这是要造反吗?”

月子歌双目如铁:“如果你觉得我围护月虹社声誉的行为也是造反的话,那么我也不会收手!”

“好,你是第一个跳出来要造反的,那么就按叛徒来处置吧!”储君王右手一拍,直接一个巴掌拍在月子歌身上。任凭月子歌用了九个天命轮的力量,仍旧被直接拍碎,最后脸上留下一道醒目的掌印,倒飞数十米,砸在地上。

如同小鸡一般,直接被打飞了!

“社长!”

王枭快速冲出,直奔储君王而去:“储君王,你给我们月虹社扣莫须有的罪名也就罢了。居然还暴打月社长,你为免太过无法无天了!我不允许你打社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