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惊呆了:“这……怎么可能?九环侯以领域之威连出十八掌威压,掌掌都带着惊天动地的威能,居然还打不灭杨风的道心?还让杨风的道心更进一步?杨风的道心到底有多么的凝实?”

“杨风这突然的杀招冲向储君王,这是铁了心要杀死储君王啊!”

“……”

储君王刚刚还在哈哈大笑,以为杨风和自己一样道心被灭,永堕沉沦。但是下一刻杨风居然还不死,而且爆发出更可怕的百万杀直奔自己而来!

储君王想要反抗,却惊骇的发现这百万杀的速度太快了!

快的不可思议!

根本来不及抵抗!

“我要死了吗?不,不!!”储君王完全被这百万杀的威能所震慑,几乎都忘记了闪避,发疯似的冲远处的九环侯求救:“师父,救我!!”

储君王眼疾手快,目光里更是下了杀意:“好你个杨风,居然如此张狂。我刚刚只是灭你道心不杀你,看来是仁慈了。现在,就算你是卫瑶的学生,我要杀了你!”

九环侯的右手屈指一弹!

“轰隆!”

一股精纯的指力忽然奔涌而出,略过数百米,直奔杨风而去!

指力所过之处,周围的空气都朝两侧快速分开,宛若飞机过长空,留下一条冗长的尾气烟云!

眼看这指力就要作用在杨风身上。

忽然——

“哗啦!”

天空一道光芒闪下。

自瑶池宫的上空,一闪而下!

恰巧轰击在那九环侯打出的无匹指力之上。

“嗡!”

大音希声。

指力溃散,光芒幻化出一个人来。

不是一身素衣的卫瑶,又是何人?

卫瑶!

时间都仿佛在这一刻凝住了,人们不可思议的盯着这个女子!

众人看到这个人就感到极大的压力,在场内外的数千人同时恭敬的抱拳作揖:“参见卫瑶宫主!”

就连九环侯都不得已微微抱拳:“参见卫瑶宫主!”

虽然卫瑶只是瑶池宫的宫主,原则上和另外三宫是并列的。

但是多年来,大家都潜移默化的认可了卫瑶是昆仑圣境的掌门人。即便如九环侯都要屈尊下驾。

卫瑶神情淡然,冲众人微微一引手,算是回礼打招呼。

随后,卫瑶来到杨风身边,一脸关心的看了杨风一眼:“杨风,你没事吧?”

杨风浑身血肉模糊,一双黝黑的眼神格外的明亮,少年咬牙,然后露出一抹灿烂的微笑,两排牙齿上面都染满了鲜血,但是那笑容却格外的真挚:“老师,我没事!”

“恩!”卫瑶点点头,随后转头看着九环侯:“九环侯,你既然说了十八掌过后杨风道心若还不灭,此事就算揭过了。现在你既已出十八掌,杨风道心也未灭,那就作罢了吧!”

九环侯怒气很甚,强忍着道:“卫瑶宫主,我原本是想了结此事。但是杨风非要不依不饶的击杀储君王!我岂能坐视不管?“

卫瑶道:“你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出十八掌想灭杨风的道心。杨风心中有怨愤,也是应该的。”

九环侯脸上怒气更甚,卫瑶这时候道:“杨风和储君王都是我昆仑圣境的顶级天才,现在储君王道心被灭,短时间内想要恢复是不可能了。如果杨风又被折戟沉沙,我们昆仑圣境就后继无人了。九环侯,为了昆仑山的未来考虑,此事就此作罢吧!”

九环侯的面色很难看,不过面对卫瑶那充满压迫性的眼神后,九环侯也是无可奈何,强自道:“卫瑶宫主既然说到了昆仑山的未来,我自然是无话可说。倘若杨风杀储君王的贼心不死!那又该当如何?“

卫瑶看了杨风一眼,传音给杨风道:“杨风,储君王的身份特殊,暂时杀不得。至于他的身份来历,回头我会详细的告诉你!”

卫瑶都说到这份上,杨风心中压力很大。

要知道,以卫瑶这样的身份,诸夏顶级宗门的掌门人,修为不知道多强悍!她都说储君王的身份特殊,暂时杀不得……

足见这番话的分量了!

杨风也不是不知道进退的人,当下点点头,冲九环侯道:“只要储君王不来招惹我,我以后也懒得对付他!”

今日杨风在紫薇宫广场大获全胜,全面碾压储君王。接下来,杨风再不会把储君王当成对手来看待了!

一个被踩在脚下的人,还有什么对付的必要呢?

卫瑶微微笑道:“九环侯,杨风已经表态了。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吧!”

九环侯无可奈何,微微道:“好!我答应了!”

说完,九环侯心疼的横抱起储君王,心中万分不是滋味。他何尝不知道,其实杨风和储君王刚刚开始战斗的时候,瑶池宫主卫瑶就站在高空俯瞰这一切。

中途多次九环侯都想要出手制止,但是考虑到卫瑶的监视,终究还是没出手。最后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出手阻止。

现在看来,还是晚了!

九环侯心中万分不是滋味。

卫瑶继续道:“既然储君王道心被灭,那么紫薇宫主的位置就还给朱守鹤吧。另外月轮宫的宫主之位还给殷思礼。九环侯你意下如何?”

九环侯神色冷漠:“一切由卫瑶宫主做主!”

卫瑶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把两宫的位置还给两位吧!”

殷思礼和朱守鹤都万分激动,深深的抱拳行礼:“多谢卫瑶宫主,多谢九环侯!”

卫瑶点头,淡然道:“你们两位都是我三宫两院的老人了,中途经历了一些事情,让你们见识到我们昆仑山年青一代顶级翘楚的威慑力。你们再担任宫主之位,要勤勉自强,不要被后生给超越了!另外,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要多向九环侯询问请教。九环侯身为诸夏八王之一,身怀王者之印,是我们昆仑山千百年来的翘楚和荣耀。你们要尊重敬仰,再不要和九环侯有什么矛盾,更不要让九环侯为你们的两宫事务操心了!”

卫瑶这话说的非常有讲究,既提醒了殷思礼和朱守鹤,同时又赞扬了九环侯,强调了九环侯的地位!

殷思礼和朱守鹤两人恭恭敬的抱拳:“是!我们一定虚心请教九环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