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密室方向爆发出来的炸裂声很强!

好像一个领域级别的高手自爆了似的。

“该死的,可别出什么意外才好!”杨风顿时变得很焦虑,当下大步流星的冲向密室。结果没走多远,就看到密室里面缓缓的走出一个人来。

一身血色的长裙,衬托着修长挺拔的妙曼身材。

不是血玲珑又是谁。

只见血玲珑身上的带着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气息,特别是一双眼睛,比之前更加的深邃血亮。

“玲珑,你没事吧?”

杨风很担心。

血玲珑摇头,微微笑着:“杨风我没事。就是刚刚突破上虚,突破的时候力量外泄没控制住,这才弄出声响来。让你们担心了!”

杨风道:“你没事就好,快去房间里面洗漱一下,我们等你来吃饭!”

血玲珑点点头,转身进了房间。

少倾,四人坐在亭子里面吃饭。

桌上的菜肴多半以鱼儿为主,不过集合了鱼虾的多种做法,看上去别有一番滋味。

酒过三巡,血玲珑道:“杨哥,再有两天,你就要跟着天斗王去斗王焚天场了。你都打定主意了吗?”

杨风喝着一口茶,慢慢悠悠的道:“我对斗王焚天场不太了解,现在还没决定呢。锦瑟,你对斗王焚天场了解吗?”

秋锦瑟微微道:“恩!知道。斗王焚天场是一个寻找机缘的地方,天斗府历代斗王和掌门人死后都会把坟墓设在斗王焚天场。也就是说历代斗王的坟墓和传承典藏都在斗王焚天场之中。不过这并不是斗王焚天场的本质。历代斗王都是从斗王焚天场里面找到机缘,修为大涨之后,出来才成为斗王的!”

杨风仔细的听着:“这些我倒是听闻过一些,但是斗王焚天场里面到底有什么呢?”

秋锦瑟沉声道:“斗王焚天场的初衷是当初斗魔大森林的一头巨大的异兽和人类的大斗士互相决斗一百四十九天,最后双双陨落。他们用尽生命的力量开辟出来的一个区域!从此斗王焚天场也就成型了!”

杨风好奇道:“斗魔大森林的一个强大异兽和天斗府的大斗士决斗一百四十九天,用生命力开辟出来的区域。能够开辟区域空间,可见这个人类大斗士也不得吧?还有那个斗魔大森林的异兽,也非同寻常吧?”

秋锦瑟道:“不错!这都是天斗府历史上的第一个斗王和斗魔大森林的大异兽决战。“

杨风问:“天斗府历史上第一个斗王?”

秋锦瑟道:“没错,天斗府本没有斗士这个职业,但是由于范长青的出现,天斗府开始出现了第一个斗士。范长青进而影响了一群人,逐渐的建立起了斗场决斗的雏形!后来范长青和一头斗魔大森林的大异兽打起来了……大概我就知道这么多,至于其中的内情,只怕要天斗王才清楚!”

杨风听了之后,也感觉这个斗王焚天场非同一般。连秋锦瑟都对这个地方不太了解,可见这地方神秘之际,天斗王的保密工作很严格!

越是如此,越加显示出此地之不凡。

杨风心中越发的好奇。但也明白,要想了解这地方,怕只有天斗王亲口阐述才行了。

老翁喝着酒,一言不发。

血玲珑道:“可是万一天斗王带着杨哥进入斗王焚天场,在其中对杨哥起了歹念怎么办?”

秋锦瑟微微道:“不会的。天斗王如果有歹念,不会开放斗王焚天场。斗王焚天场是很神圣的地方,杨风的运气一向不错,这一次进入其中,或许能够得到真正的大机缘!”

血玲珑还是有点担忧,这时候杨风微微笑道:“放心吧,我会没事的。我会向天斗王提议,能够带着你们一起进去。如果可以的话,大家就一起进去!”

……

杨风这边的人在喝酒聊天的同时,天斗王府早就炸开了锅。

秋尹翔秋引河,斯巴战狼和斯巴冲等人纷纷来到天斗王府,向天斗王谏言,阻拦对杨风开放斗王焚天场!

天斗王不予接见,这些人便来到夫人秋水的住处,大肆吐槽反对。

秋尹翔最为激动:“夫人,斗王焚天场乃是我们天斗府最大的秘密,最神圣的地方,最大机缘的所在地。万万不能对杨风这个外人开放啊!”

秋引河道:“不错。杨风不过就是一个外人,并非我们天斗府的人。纵然他天赋出众,也绝对不能对他开放斗王焚天场。当年高剑阳和道元天的天赋远在杨风之上,天斗王也未曾对他们开放斗王焚天场啊。这一次绝对不能例外!”

斯巴战狼道:“不错,我们斯巴家族也出过战胜赤炎虎的人,天斗王也未曾对我们开放斗王焚天场。现在拐着胳膊向着外人,让我们天斗府的无数斗士们心寒啊。还请夫人向天斗王表明心意,劝阻天斗王收回命令。”

秋水坐在首席位置上,轻轻的抿着茶水,微微道:“你们的意思我知道了,天斗王也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有结果我会告诉你们!”

大家面面相望,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秋水道:“怎么?不想走了么!”

秋尹翔道:“夫人,要是天斗王不收回成命,我们就不走。这不单单是我们的心愿,更是天斗王府外面无数斗士的愿望。大家都不希望我们天斗府最神圣的地方对一个外人开放。想这些年来,我们天斗府的无数斗士为了天斗府的发展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牺牲。天斗王不应该向着外人!”

秋水微微皱眉。如果她是个粉嫩新人,只怕面对这样的场面还真不知道如何处理,但是秋水显然不是新人。

面对这群老人的逼问,仍旧泰然自若,冷淡道:“你们若是不愿意走,那就留下来守在这儿吧!”

说完秋水便起身离开了,完全不管其他人的看法和脸面。

秋尹翔的脸色很难看。他们好歹也是天斗府大家族的族长,在天斗王都是响当当的存在,如今秋水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们……

他们心中的怨气很大,可偏偏不敢爆发出来……

……

天斗王的住处。

只见天斗王坐在桌案前,拿着一支毛笔开始在作画。

秋水缓缓走来,微笑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作画。看来你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刑魁很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微微道:“看来他们又去找夫人诉苦了。”

秋水道:“是啊。来诉苦的人很多,其中以秋家和斯巴家族最为激烈。他们强力反对你对杨风开放斗王焚天场。认为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会让天斗府的无数斗士和家族豪绅们寒心!”

刑魁毫不在意,仍旧在一心一意的作画:“夫人怎么看这件事情?”

秋水道:“杨风公开力斩赤炎虎。已经得到了整个天斗府大部分斗士的支持和认可。但是秋家和斯巴家族反应的也是一个问题,他们代表着天斗府的大家族和老世族,他们占据着天斗府的上层资源,他们都没能够享受到斗王焚天场的资源,自然不希望你对杨风开放!“

刑魁微微点头,继续作画。宣纸上出现了一条龙的雏形,随着刑魁不断下笔,长龙的形状越来越丰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