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崖上,亭子里。

丰盛的晚餐一桌摆满,四瓶好酒在上。

老翁给三人倒酒,嘻嘻笑个不停:“哈哈哈,终于凑齐了,有人可以陪我一起喝酒了!你们再忙自己的事情,可就孤单死我这个老头了。”

酒刚刚倒满四个杯子,老翁便迫不及待的举起其中一个杯子,哈哈大笑道:“来来来,让我们大家干一杯!”

说完,也不顾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口喝完了!

秋锦瑟微微含笑,仿佛习惯了老翁这个样子,端起酒杯,冲杨风和血玲珑微微示意:“来吧!”

杨风一口饮尽,酒是烈酒,情是豪情!

很是快意。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末了还在旁边的悬崖之上燃烧起一个火堆,大家围绕着火堆手拉着手,开始跳舞唱歌。老翁平时看起来很宁静,似乎超凡脱俗的样子,但是唱着歌跳着舞的时候,却格外的奔放。像一个大孩子似的。

血玲珑和杨风都感到很吃惊。

秋锦瑟抿嘴笑道:“你们不要吃惊了。我们都是大海的儿女,我们是海臣。性格习惯了就直率。”

杨风道:“直率好,很好!”

秋锦瑟走到杨风身前,双手拉着杨风的手:“杨风,我们也来跳支舞吧!”

杨风心情高昂,当下拉着秋锦瑟的双手,开始挥舞双手,踢动双脚,扭动腰肢,开始跟着秋锦瑟的步伐节奏,跳舞。

音乐响起,璀璨如歌。

而杨风借着火苗的光芒,清晰的看到秋锦瑟那张因为酒精而有些发红的脸蛋。她的舞姿是那么的漂亮,仿佛她就是天生为跳舞而生的。

之前在地星大斗场第一次见到秋锦瑟的时候,杨风就完全的被她的美貌和舞姿所倾倒。现在如此近距离的观看着秋锦瑟的舞姿,杨风更加感觉到一股惊魂动魄的美艳。

太美了!

美的都让人感觉不太真实!

如梦幻一般!

如果可以的话,杨风真想好好的沉醉在此时此刻,让此刻的时光不再流淌!

大家嗨到深夜,酩酊大醉,才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连老翁这种人都喝多了。

虽然大家都是修为极高的领域高手,按道理说一般的酒精对他们根本没用。但是如果他们不刻意的回避酒精,不使用虚丹之力,不使用肉体之力,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人,高高兴兴的喝酒,还是会喝醉的!

老翁和血玲珑都喝了很多,回到住处便紧闭房门,呼呼大睡了!

杨风醉意很浓,拉着秋锦瑟便来到房间,然后往床榻上一滚,直接沉睡过去了!

睡梦中,杨风迷迷糊糊的,感觉鼻子里有个东西在蠕动,然后忍不住打两个哈欠。然后睁开双眼。

“咯咯咯~”

只见秋锦瑟伏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根鸡毛,时不时的略过自己的鼻子。

原来是这女人在捉弄自己。

“咯咯咯~”

秋锦瑟笑弯了腰。杨风猛然做起,伸手想要拽住秋锦瑟的手,不过秋锦瑟早有所料,早早的躲开了,往后退了一步,指着杨风笑个不停。

杨风猛然坐起身,翻身下来:“你这个丫头居然胆敢捉弄我,看我怎么捉住你!”

“你来追我啊,咯咯咯!”秋锦瑟笑个不停,如同鱼儿一般离开了房间,杨风打赤脚追了出去。结果这秋锦瑟实在是跑的很快,好像一条游蛇。杨风一路追,秋锦瑟一路跑。

最后杨风追着秋锦瑟来到不远处的一处黑屋子里。

这黑屋子如同一个废弃的仓库,只有一个巨大的大门出入,而周围都是茂盛的树木,完全的盖住了仓库的上方。仓库的墙壁上也长满了杂草,密密麻麻的!

秋锦瑟来到这仓库大门口,忽然往大门里面一钻,就消失不见了。

杨风也在大门口停了下来,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个地方好阴森啊,鬼气逼人。锦瑟这丫头藏里面去做什么?”

杨哥你风有所犹豫,这里的气息太阴森了。之前杨风在悬崖峭壁上居住了相当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现这个屋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鬼气。如今被秋锦瑟引过来,杨风才发现这地方的可怕。

如此情况,已经让杨风的酒醒了一大半。

权衡再三,杨风还是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对于未知的东西,杨风总是充满了好奇。

一步踏入黑屋子里,周围无穷无尽的黑色气息如同卷云一般冲袭而来。

几乎让杨风无法呼吸:“这地方的鬼气怎么如此狂猛?”

杨风只觉周围鬼哭狼嚎,风声鹤唳。

周围的光线都完全的被黑气给阻挡了。

杨风不知道为何,居然感到几分畏惧!

本能的畏惧!

以杨风现在的修为实力,能够让他感到畏惧害怕的东西可不多了!

杨风喊了一声:“锦瑟!你这丫头跑哪里去了,回个话啊。”

房间里面完全没有回音。

杨风很是无语,只好一步步的往里面走。每走一步,杨风都感到压力很大,越往里面走,带给杨风的压力就越大!

走到一半,忽然一股强大的飓风轰然席卷而来!

“轰隆!”

大风全部凝聚在这团黑气之上,铺天盖地的朝杨风席卷而来!

“什么东西啊?”杨风本能的打出大震裂术抵抗,结果震裂术被这团黑气直击溃,然后黑气继续冲过来,杨风只得闪避。饶是如此,杨风仍旧被黑气边缘的风刃所击伤,倒飞数十米砸在地上!

太强了!

杨风不敢有丝毫大意,翻身起来,快速的闪动身体,一次次的避开黑气的席卷。

但是这黑气居然不断地席卷而下,连翻攻击。

每一次攻击,杨风虽然避开了,但是仍被黑气外的风刃重创。

杨风想过反抗,但是根本不顶用。

任何的攻击,在这黑气的席卷之下,都没有用。

黑气的能量阈值太高了,比杨风的阈值还要高出很多很多,不管杨风如何攻击都没有用!

最后黑气轰然冲下,把杨风死死的压在地上!

“什么啊?”杨风万般无奈。

便是这时候,黑气缓缓散开,露出里面的真容。

杨风看清楚这东西的真容,整个人都惊呆了:“这,这到底是什么啊……”

只见这个东西比雄狮还要大上两倍,通体漆黑,黑的发亮!如同鳄鱼一般,十分可怕。那金色的瞳孔里面释放出来的光芒骇人听闻!

一条比雄狮还要大两倍的大鳄鱼!

不。

与其说这是一条鳄鱼,倒不如说它是一头通体发黑的水下恐龙!

气息如龙!

杨风感到一股歇斯底里的恐怖!

说不出的畏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