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痴如醉。

她的美丽,虽然属于陆地,但是更多的是属于大海。

只要她站在这片海域之上,就可以天然的和大海的气势美丽,融为一体。她有一种高洁,更有大海的浩瀚和平静!

杨风这一刻都看的痴了。

杨风甚至有一种冲动——冲过去狠狠的把他抱在怀中,把她整个人都给吃下去。

但是杨风随后想想自己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自然要注意言行得体,最后还是忍住了!

秋锦瑟仿佛看穿了杨风的想法,当下笑弯了腰。

杨风蹙着眉头,尴尬笑道:“这一点都不好笑。”

秋锦瑟道:“杨风,我笑的是你划船的样子!你这样多么费尽啊。”

秋锦瑟笑着来到杨风身前:“让个位置!”

杨风让个位置,秋锦瑟过来也握着船桨,微微道:“船桨不是随意划的,要感受到水的律动,遵循水的规律,用水的力量来推动船只前进!”

说着,秋锦瑟讲述着一些技巧,然后轻轻滑动船桨!

“哗啦~”

轻轻一划,两侧的水流纷纷划开,然后紧紧的依附着船桨,朝两侧散开,好像一双张开的巨大的翅膀。轻轻的一扇,船只顿时得到强大的力量推动,如秋叶一般,快速的划开两侧的水,狂奔前进!

如飞鸟一般窜出上百米!

杨风都惊呆了:“这……”

自己用力划十几下,船只才不过前进十米有余。但是这秋锦瑟,轻轻一划,居然就让船只狂飙上百米!

这就是水的律动吗?

秋锦瑟居然洞悉每一滴水的流动?

可怕!

海臣!

秋锦瑟继续轻轻滑动船桨。船只获得的推进力越来越猛烈,到了最后,这船只简直要飞起来了,如入无人之境。

杨风感觉到了水的沉厚,风的速度!

杨风索性放开船桨,站在船头,张开双手,拥抱这片大海。而秋锦瑟则是站在杨风前方,时不时的轻轻拨动船桨,船只越来越快,和海面上飞翔的海鸥赛跑。

秋锦瑟也是很开心,不断的对着大海兴奋的大叫。

杨风很享受这种愉悦。

这时候秋锦瑟忽然开口道:“杨风,抱紧我!”

杨风也就不客气,从背后轻轻的环抱着秋锦瑟的细腰,凝望着前方的无限大海。

“哦哦哦~”

杨风跟着秋锦瑟的节奏,跟着对天大叫。

良久,两个人才松了口气,然后互相对望着彼此,大笑起来。

秋锦瑟道:“杨风,你喜欢大海吗?”

杨风道:“喜欢!”

秋锦瑟道:“将来有一天,你给我吃赤炎血后,我就带着你去大海!见识真正的大海!”

杨风此刻也对大海有着无穷的向往:“好,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接下来的时间,杨风有空就带着秋锦瑟出海,虽然每次都不会远离,但是出海几百里外,那种感觉还是很爽的。渐渐的,杨风从秋锦瑟对海水的感悟之中触发了自己的感受。

自己也身怀风引树和母水树,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对母水和风引有过很深刻的感悟。

经过这天的出海,和狂风和大海打交道。杨风逐渐的对母水树和风引树有了新的感受。

这一天,秋锦瑟和杨风照常出海。

秋锦瑟在船尾波动船桨,而杨风则是在船头上盘坐下来,逆风而行。

杨风已经进入空灵的状态。

水的律动,风的流动……

杨风这几天的感悟不断的汇聚在一起,产生了一股强大的明悟,体内的风引虚丹和母水虚丹都有松动,踏破极限的感觉!

水在船只的下面划开,激荡。风在耳边呼啸,流动。

内外共鸣,杨风隐约的感觉到自己突破在即了。

“锦瑟,把船开快一点!”杨风感觉少了点什么,大概是船只不够快的缘故。

下一刻,船速在疯狂飙升,增加一倍,两倍,三倍,四倍……

简直比汽车都要快的多。

船只如同一头疯狂咆哮的野兽,在水面上疯狂的前行。

杨风清晰的感觉到,周围传递来对水和风的感悟在加强!

但是还不够!

“锦瑟,再快一点,再快!”

杨风继续开口。

下面,船只的速度再次提升,这一次不是普通的提升,而是以几何倍数在提升!

如同飞机起飞的速度,还在狂增!

木头制作的船只都开始出现了动摇,仿佛随时要破裂掉。

秋锦瑟道:“这已经是极限了,再快的话,船只会碎掉!木头承受不住……”

“嗡嗡嗡~”

杨风清晰的感觉到这种感悟在不断的加强,就差最后一点点的了。

玉虚极限,如果再进一步,那就是上虚!

就差一点点!

杨风道:“如果船只破碎掉,那就破碎掉。再快一点,飞起来吧!”

“好!”

锦瑟倒也是个干脆的性格。当下最后一次拨动船桨!

大力拨动!

“哗啦!”船只的速度顿时再飙升。

巨大的风和水的阻力冲击在船只上,船只轰然一声暴烈,直接碎掉了!

杨风感觉到自己如同离弦之箭,飞了出去。

脚下没有船只了,杨风的身体清晰的感受到水和风的存在。无缝感知!

飞起来吧!

“对,就是这种感觉!没错!冲吧,冲吧!”杨风催动神象诀,同时催动生生造化功,把这两种力量催动到极限。疯狂的作用在风引树和母水树上!

“轰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