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在肖天宇进入大厅之前。

原本杨风和青鸾在很安静的吃饭,虽然两个人的话不多,但是看的出来心情还是比较舒畅的。

特别是青鸾,初来这燕山就被隆重招待,心中固然很开心。

杨风也很热情的给青鸾讲述这里的风土人情。讲述杨风第一天来到燕山的诸多事迹。对于青鸾这种级别的高手来说,普渡门和华州的舞台都太小了。但是听着杨风讲述着普度门来到燕山之后的诸多事情,青鸾居然听的津津有味。

就连青鸾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对杨风普渡门的发展故事如此的感兴趣。

杨风普度门虽小,但是杨风故事里面透露出来的精神气度,却是格外的惊心动魄,气动山河。

青鸾听完后抿了口茶:“因此明天的千壁崖之战,就是你普渡门和华江门的最后对决了?”

杨风沉声道:“没错。华老祖是领域级别的高手!我只有战胜他,才能够真正的慑服华州内外的诸多门派和高手。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臣服我。也只有这样,我才可以登上华州之巅,带着普度门成为宗门!”

若战胜,杨风自然名动华州,甚至名动整个诸夏江湖。普度门也自然而然的取代华江门成为华州的统治者,一代宗门!

青鸾忽然被杨风身上展露出来的那股激情所感染。

原先,青鸾对杨风了解很少,只知道他是少主。但是杨风是个怎样的人,她只是从江湖上打听来的消息所了解,并未亲自感受。

如今亲自感受,青鸾对杨风很喜欢。他的身上闪烁着一如君上这般的气度和豪情!

杨风道:“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普度门,终究会成为一代宗门!”

青鸾给杨风倒了杯酒,又给自己满上一杯,然后举起酒杯:“杨风,来,我敬你!你一定会实现你的宏愿!”

“好!谢谢你的鼓励!”杨风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放下酒杯,杨风和青鸾四目相对,都露出笑容来。

这时候,周围前来的食客越来越多,大厅满座,越来越热闹。

不少江湖人士开始议论纷纷:“你们知道么,现在并州的八千赵家军正在疯狂的攻击燕山普度门,连续狂攻七天七夜了!没想到普度门居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看样子是被赵家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了!”

另外一人道:“不会吧?普度门可是华州可以抗衡华江门的顶级门派啊。其中有领域强者坐镇啊。并州赵家军的胆子这么大了吗?”

另外有人道:“这算什么,并州赵家乃是并州的掌舵者啊!加上华不悔又是赵并的女婿。杨风斩杀华不悔,赵并发飙也是情理之中。这一次怕是普度门要面临灭顶之灾了!本以为可以看到杨风在千壁崖对决华老祖的惊天之战。现在看来,不等这一天到来,普渡门就要被灭了!”

“诶,看来普度门怕是要挂了!到底还是年轻啊。刚进入燕山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就想对抗华江门这个传承了四百年的宗门,太轻狂了啊!”

“……”

大家都议论纷纷。

这时候,肖天宇带着人快速冲进来:“大家都闭嘴!”

肖天宇开口,众人自然不敢说话。

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在燕山市乃至整个华州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大部分人都认得肖天宇。

地下拳坛的掌舵者!

几乎就是整个燕山市黑白两道的佼佼者了!

人见人怕,谈之色变。

全场鸦雀无声。

倒是有一个大胖子沉默了片刻,略显不悦的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难道还不让我们说了吗?我爹是燕山市最大的报社的社长。这个消息就是我爹发现刊登的。我就是要说!”

肖天宇一步上前,直接一巴掌拍在这个大胖子的脸上。

“啪!”

大胖子两百斤的身体直接被打得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口吐鲜血:“肖天宇!我知道你是地下拳坛的扛把子。你们地下拳坛的诸多信息都是靠我爹的报社刊登消息的。你这么做就不怕得罪我爹吗?”

“嘭!”

肖天宇直接一脚踩在大胖子的脑袋上:“狂妄无知!你爹算个屁啊!”

大胖子被踩着,说话都很艰难。他实在百思不得其解,根据大胖子的了解,平时肖天宇都很给老爹面子,对老爹很是敬重。以前在好几个场合,自己也都比较放肆的说话,肖天宇从来没有这么严格!

今天肖天宇到底是怎么了?

“小胖子,你要是不想死,就给我老实闭嘴!”肖天宇声厉色惧的嘶吼着。

大胖子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暗想着周围莫非有什么连肖天宇都得罪不起的人物?

过了片刻,大胖子都没有开口,肖天宇这才松开脚,然后快速走到杨风所在的座位,恭敬的鞠躬作揖:“不好了,普度门被围困,生死一线!”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少年谁啊?

居然让肖天宇如此弯腰行礼?

肖天宇可是整个燕山市黑白两道的扛把子啊!

平时见了人,只有别人给他行礼的份儿。就连燕山市最大报社的社长儿子,说打就打!

如此牛比的肖天宇,居然还要给别人行礼弯腰?

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岁的少年?

多少人都直接看的懵比了!

杨风看都没看肖天宇一眼,只是淡定的喝着酒:“仔细说说!”

肖天宇头都不敢抬,低着头说:“是!事情是这样的……”

肖天宇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个遍,最后道:“杨风门主,您坐下的普渡门现在正在面临赵家军的疯狂攻击。我手下的人刚刚给我传消息,说您已经归来了。我特来向您报信。希望杨风门主能够尽快回去帮忙!”

这话一出,不等杨风发话,全场的人已经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个少年就是普渡门的门主杨风?

天啊!

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少年,居然是整个华州大地上最顶级的人物之一!

全场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纷纷站起来,凝望着杨风。

杨风宛若无觉,继续喝着酒,冲肖天宇淡淡道:“我知道了。多谢你的一番好意!”

杨风出奇的淡定让肖天宇等人都惊呆了,身为普度门门主的杨风,居然一点都不担心吗?

肖天宇愣了一下,最终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杨风门主,难道您一点都不担心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