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纱寒,九环城的二号人物。

杨风之前以星照之名杀了环州周围的四大州府宗门的掌门人!现在九环城的二号人物就找上门来,杨风想都没想,只当菱纱寒是来兴师问罪,甚至和自己决战的!

杨风拉开架势,气势如虹。

菱纱寒到是很淡定,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之后你上夜寒城,想击杀我父亲夜寒非。最后和我父亲打成平手,破了我父亲的太虚领域!我说的没错吧!”

杨风心中更为吃惊,看来夜寒非已经把自己的身份问题告诉夜寒非了。

一旦星照就是自己,这层身份暴露出去,对自己和普渡门都很不利。

但是转念想想,反正都决定和九环侯开站了。就算真的暴露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杨风深吸一口气,微微道:“既然你知道我连你父亲的太虚领域都能击破!你还敢找上门来?”

菱纱寒微微道:“谁说我找你就一定是要和你决战呢?我有说我是代表九环城来兴师问罪的吗?”

杨风警惕不减:“那么,你是来做什么的?”

菱纱寒道:“你的事情并不是父亲告诉我的。父亲只是告诉我星照来了!并没有透露你的身份。你的身份是我猜出来的!“

“猜出来的?”杨风好奇。

菱纱寒道:“我去看过四位死在你手中的州府宗门的掌门人的伤口,都是被一剑斩杀。我知道你有七星剑,猜测你的身份不难。再说,就算不看伤口我也知道是你。现在除了你杨风,还有谁能够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杨风感到很无奈,不过对菱纱寒的敌意并未消除。所谓人心隔肚皮,杨风深知江湖险恶,谁也不知道这个菱纱寒到底是个什么人。

菱纱寒道:“你对我敌意很浓厚啊。不过我明确告诉你,我不是你的敌人!否则我早就把你的身份告诉九环侯了,你以为你还能够舒舒服服的站在这里么。”

杨风道:“那你来找我是?”

菱纱寒道:“我来找你,是想帮助你杀了九环侯,灭了九环城!”

菱纱寒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决绝!

杨风都吓了一跳!

这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说出来的话却如同钢铁一般强硬。

杨风道:“你就不怕我去告诉九环侯么?”

菱纱寒道:“如果你是这种小人,我也不会亲自来找你了!”

杨风联系到之前夜寒非说过的话,菱纱寒原本是九环侯的妻子,但是为了怕生下孩子继承九环侯的地位,因此九环侯主动破坏了菱纱寒的子宫。后来干脆就休了菱纱寒,迎娶了别人。

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只怕都会对九环侯恨之入骨吧!

菱纱寒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么我们可以在江边坐下来聊聊,如果你觉得我说谎,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就当是我看错人了!”

杨风权衡再三,主动朝旁边的江边走去。

山路旁边,就是一条浩瀚的江水,江边有两排绿绿葱葱的柳树,枝条垂落下来,轻抚过水面,在月光下激荡起荡漾的碧波,亮晶晶的,很是美丽。

杨风两人便是站在柳树下,看着这摇晃着的碧波,气氛显的宁静。

沉默半晌,最后菱纱寒打破沉默道:“原先父亲和九环侯争夺八王之位,但是九环侯赢了,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王者之印。父亲输了,从此拱手让出环州之地。退居在夜寒城二十年不出!”

杨风微微道:“我知道王者之印,是一种不死不灭的法印。一旦得到王者之印,那就凌驾在领域之上,即便是太虚领域也很难抗衡!”

菱纱寒道:“其实那一次和父亲的竞争,如果不是因为我暗中帮了九环侯,九环侯是不可能赢我父亲拿下王者之印的!”

菱纱寒淡淡的说着,好像沉浸在很久远的往事之中。

杨风道:“你为何要帮九环侯?”

菱纱寒讷讷道:“那时候我已经是九环侯的正妻,而且父亲不问原由,为了和九环侯保持和平共处,直接把我当成商品嫁给九环侯。我对父亲心存怨念。九环侯向我承诺,只要我帮他一把,他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善待父亲。我也想让父亲品尝一下失去一切的滋味。就在父亲的饮食中暗中下了休眠散。导致父亲休眠了三个月。便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九环侯一跃得到了王者之印!成为诸夏八王!“

说到这里,菱纱寒的情绪有点失控,整个人也显得很哽咽:“谁知道一成为八王,九环侯就彻底变了一个人。他开始打压我们夜寒城,一夜之间血洗夜寒城。直接击溃了我们夜寒城的骨干。让我们夜寒城数百年的积累一朝崩溃!后来考虑到自己的名声,这才没有对我们夜寒城赶尽杀绝,用王者之印封印了我和父亲的修为,让我们永远无法进入太虚领域!如此就无法对九环侯的统治起到威胁了!”

杨风虽然还是个听众,但也能够从菱纱寒的只字片语只见感受到当初九环侯的那种狰狞和可怕!

说到这里,菱纱寒深深的叹了口气,眼睛里面流露出深深的自责:“当初都是因为我的以及私心,才导致整个夜寒城遭受了如此大的灾难。这些年来我无时不刻的生活在自责和内疚之中。总是想找一个机会弥补这一切!而九环侯这些年来更是无法无天了,对我们夜寒城和整个环州江湖的迫害更是肆意妄为。我一直在找机会给九环侯致命一击。很遗憾,九环侯得到王者之印后,这二十年来修为与日俱增,越来越强。环州周围的州府宗门一个个的被九环侯击溃,没有一个人胆敢站出来对九环侯说个不字。直到你的出现……”

菱纱寒说的十分感慨:“我希望我没看错人,如果你真的有决心对抗九环侯的话,需要什么帮忙的,我可以帮你!如果最后你能灭了九环侯,便是要我菱纱寒献上自己的生命。我也无怨无悔!”

杨风听后,感到淡淡的忧伤:“九环侯的罪孽可谓罄竹难书,成了周围十多个州府之地的拦路虎!放心吧,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我敢做。别人都不敢对抗九环侯,我敢!”

菱纱寒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这少年。

只见少年负着双手,站在河边,看着河水荡漾,看着碧波寒潭,看着苍芎无限。这少年的身躯并不算太雄壮,但是他的背影和脊梁,却然若一座大山一般,给人可以扛下千万重量的感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