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寒非面色铁青!

自己可是太虚领域级别的顶级高手啊。曾经可是竞争诸夏八王的顶级高手,他从未把任何上虚和玉虚的高手放在眼里,一直都把这些高手视为蝼蚁!

所以刚开始星照来的时候,夜寒非都在房间里面写字,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看过星照一眼!

因为他能够感觉到星照不过就是个玉虚之内的蝼蚁罢了!

但是出手之后,夜寒非一次次的刷新自己的认识。星照带给自己的惊喜一次又一次,到了现在,居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翻盘!

翻盘了!

自己一个太虚领域的高手,居然被一个玉虚的蝼蚁给翻盘了。

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只怕天下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可是,夜寒非输得心服口服!

百倍重力加上超过一个太虚单位阈值的金象领域,死死的限制着自己的身体行动力。任凭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动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杨风成为这个领域之内的主宰!

不过杨风显然也很不好受,刚才使用好几个大型的奇术,对身体的负担很大,现在嘴角都还在流血。要是夜寒非再难缠一点,只怕杨风也无法实现翻盘!

杨风感觉自己稳住了局面,当下深吸一口,不紧不慢的道:“夜寒非,你其实有机会赢我的。可惜,你一开始就轻敌大意了!因为你从来没有把我这个玉虚领域的修者放在眼里!否则我放在外面的分身,你一开始就可以感受的。可惜了!”

夜寒非神色很不好看,他知道杨风说的是实话:“不错,我的确是轻敌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玉虚领域的蝼蚁,居然能够爆发出可以抗衡一个太虚单位阈值的领域场。这额简直就是超越规则的事情!”

杨风嘴角带着一丝冷淡的笑容:“规则,本来就是用来超越和打破的!”

夜寒非一脸死灰:“现在,你赢了,也不必来损我。你想干什么,就直接动手吧!”

杨风倒是没有着急,既然控制住了局面,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一个人的领域境界是很难判断的。外人一直都以为你是上虚领域的高手。我也以为如此,没想到你居然进入太虚领域了!”

夜寒非冷哼一声:“你说的不错,领域和境域限域不同。限域和境域有非常明显的特征,很容易看出来。但是领域的特征更加的虚无缥缈。我是太虚领域高手,一开始的时候使用的不就是上虚领域么。如果遇到一般的高手,我可能会使用玉虚领域!“

杨风不置可否的点头。使用越强大的领域,一方面容易暴露自己的实力,另一方面消耗也是巨大的。

杨风不由得联想起当初紫镜,九环侯,朱雀他们使用的领域。在他们的领域之中,杨风的身体是无法动弹的,也就是说他们当初使用的都只是玉虚领域。但是这不代表他们的实力就是玉虚。

或许他们能够和夜寒非一样,可以使用上虚,甚至是太虚领域!

想到这里,杨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想来这领域高手的实力的确很难勘测,难怪连天机子这样的星术师都无法做出准确的领域高手榜!

看夜寒非一副赴死的样子,杨风倒是对他多了几分敬意,当下冷冷道:“夜寒非,我知道你是九环侯的得力助手,杀了你方才可以斩掉九环侯的左膀右臂。得罪了!”

说着,杨风没有做任何的停留,手中的七星剑轰然凝聚起无数的光芒,对着夜寒非猛烈的冲击而下!

星光万合!

直奔夜寒非的本体!

如此强盛的剑术,一旦击中夜寒非的本体,那是致命的!

杨风察觉到,这夜寒非的眼睛是锐利的,眼神里的战斗意志是燃烧的。仿佛就算被自己限制住了,也还有底牌可以一战。但是忽然间,他讲眼睛里的意志力忽然就涣散了,放下了。

好像他在这个瞬间,放下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在七星剑就要来临他身上的时候,夜寒非叹了口气:“星照先生,杨风先生!”

这话一出,让杨风大为吃惊,本能的停下了奔腾中的七星剑。

杨风紧紧的凝望着夜寒非:“夜寒先生,知道我的身份?”

夜寒非喃喃道:“星照最近连续斩杀环州附近的州府宗门掌门人,名气冲天。我还一直存疑呢,直到刚刚见识了你的七星剑。我才确定,你就是普渡门的杨风!”

杨风没有隐瞒,咬着牙道:“夜寒前辈好眼力,不错,我就是杨风!”

夜寒非叹了口气:“杨先生,仅凭你刚刚展现出来的实力,是无法击败我的!更不可能击败九环侯。我奉劝你还是收起这个想法吧。如果九环侯有这么好对付,我夜寒非又为何要屈居人下二十年!”

杨风目光沉凝,并没有松手的迹象。

夜寒非道:“我和你并非敌人。如果你真的有心灭九环侯,我们倒是可以坐下来喝一杯茶!”

杨风感觉到这老家伙的坦诚,当下收起金象领域。

两个人来到湖心喝茶。

刚开始的时候杨风还很警惕,但是过了很长时间,夜寒非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敌意,反而显得很淡定热情,这让杨风稍微松了口气。接过夜寒非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