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群众都看呆了。看魔鬼似的看着杨风:“这个青年特麽的谁啊?居然如此不知好歹,胆敢拦下小姨子的车,还主动爬上去。就不怕小姨子直接灭了他么!”

“天斗王的小姨子,人见人怕啊。今天居然被一个青年给跳戏了。估计小姨子马上就要发飙,一巴掌拍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了!”

“被小姨子一巴掌拍死的登徒子可不少。今天又多了一个不要命的。诶,我真是为这个青年感到同情!”

“……”

周围的议论声很热烈,基本上都认为杨风死定了。

围观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秋锦瑟咽了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你听到他们说的话了吗?”

杨风很舒服的坐在位置上,一副舒畅无比的样子:“听到了啊。”

秋锦瑟咬牙切齿:“那你还不快走?”

杨风道:“我自己凭本事坐上了你的车,为什么要走啊?”

“咯咯”

秋锦瑟的牙齿都在打颤:“曾经也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自命不凡的家伙爬上了我的车,结果是怎么你知道吗?”

杨风摇头:“不知道!”

秋锦瑟道:“结果就是被我一巴掌拍成了肉泥!还弄脏了我的车,我连自己的车都一把火给烧了。这种人恶心至极!”

秋锦瑟以为自己说这个例子,杨风会主动退缩。

但是不成想,杨风一点表示都没有,反而更做出一副更加舒服的姿态来。

秋锦瑟在天斗城何时被人这样对待过?

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右手猛然聚成手掌,对着杨风的脑袋就要劈下去。便是这时候杨风开口道:“喂,我是想请你吃个饭而已,你不感谢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打死我。这就有点画风不对了啊!”

秋锦瑟更是一双大眼睛瞪的很大:“请我吃饭的人多的去了,你以为你请客我就要去吗?”

杨风抱着双手,微微看了秋锦瑟一眼:“我请你吃的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秋锦瑟不以为然:“天斗府内的什么我吃过?对我来说这里还有不一般的东西么?”

杨风道:“至少有一样你是没吃过的!”

秋锦瑟看这少年越发的不爽:“什么?赶紧说完,说完滚蛋!”

杨风淡淡的说出一句话:“赤炎虎的血!”

说到赤炎虎,秋锦瑟居然直接来了精神,收回了右手:“你怎么知道赤炎虎?”

杨风道:“天斗府的斗兽场的三大不败斗兽之一。谁不知道啊!”

秋锦瑟目光一凝,沉默了。

杨风继续道:“斗场有两种决斗,一种是斗人,一种是斗兽。相比斗人,斗兽场更加的血腥残忍。而来自天斗府外的异兽,也会主动进入斗兽场参赛,获得它们想要的东西。多年来,天斗府从不强迫猎杀斗兽,尊重斗兽是天斗府的一项共识。其中赤炎虎就是三大不败斗兽!除了天斗王之外,天斗府内能够战胜这三大斗兽的斗士没有几个,死在斗兽之下的斗士可是不少啊!”

秋锦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我们天斗府是以斗场文化为至上文化的国家。非但无数的强者喜欢来这里参加决斗,就连很多有智慧的异兽也会来天斗府的斗场和人类强者决斗!而我们天斗府从不为难前来参加决斗的斗兽,反而还对斗兽很尊敬!这是千百年来积累下来的习俗文化,斗兽们是越发的喜欢来这里寻欢了!赤炎虎,三大不败斗兽之一,百战不败!”

秋锦瑟被这个沉重的话题给深深的刺痛了,再也没有心思和杨风开玩笑纠结下车不下车,滚蛋不滚蛋的问题了。

杨风继续道:“我还知道,你从小就是在斗场长大的,一直都是个强大的斗士。甚至你扬言此生不会有一败,有一天要把你姐夫天斗王给打趴下。但是你在三年前被赤炎虎击败,还差点讲死在斗场上。从此你遵守诺言,未曾再参加过任何一场决斗!但是你又离不开斗场,因此做了裁判和主持人!”

秋锦瑟咬着牙,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眼神里闪烁着悲伤,仿佛在回忆过往的往事。

杨风抱着双手,继续道:“不过你姐夫天斗王对你是真不错,为了安慰你,特地把天斗府的第二大斗场地星大斗场都送给你做礼物了。甚至你还成为了天星大斗场的三大裁判之一。”

秋锦瑟转过头来,凝望着杨风:“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杨风道:“否则我怎么敢随便的上你的车?”

秋锦瑟道:“你什么意思?”

秋锦瑟道:“你放出豪言,只要有人能够击败赤炎虎,把赤炎虎的血端给你喝,你就嫁给谁。是吧?”

秋锦瑟嘴角微微翘起,冷哼道:“是又怎样?可惜啊,这么多年来战胜赤炎虎的人,不过一手之数。”

杨风道:“是呢。那些战胜过赤炎虎的男人,你不是嫌弃人家有家室,就是嫌弃人家长的歪瓜裂枣,总之有千万个理由,把那几个战胜过赤炎虎的人都pass掉了!从未喝过任何给你送上来的赤炎虎血!”

秋锦瑟冷然道:“你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么!”

杨风道:“我请你吃赤炎虎的血。如何?”

秋锦瑟很蔑视的看着杨风:“就凭你?你可知道赤炎虎是什么级别的存在?曾经战胜过赤炎虎的,只有三个人。高剑阳,道元天和我姐夫刑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杨风不以为然的笑着:“如果我做到的了呢?”

秋锦瑟一口否决:“不可能的!你能和高剑阳道元天相媲美吗?”

杨风道:“一战未至,怎么知道结果呢。就不知道我战胜了赤炎虎,我端给你的血,你敢不敢喝?”

秋锦瑟大觉这个少年太过张狂,毫无自知之明:“好啊,你要是击败了赤炎虎,你端给我的血。我喝!”

杨风道:“一言为定!”

秋锦瑟冷然道:“还怕了你不成!”

杨风笑道:“喝了我给你的赤炎血,那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秋锦瑟忽然挤出一丝无比灿烂的笑容:“在这之前你就死在赤炎虎手上了。别做梦了。下车!”

杨风拉开车门,正准备下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转头冲秋锦瑟露出一抹笑容。秋锦瑟一脸的鄙视:“别冲我笑,有话赶紧说,说完赶紧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