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着关于青帝之死的目墓地!

这句话在场上引起的震动太大了。

青帝的墓地啊!

这可是大荒五帝之一,象征着这个世界上曾经最强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为说出这番话的人是廷尉府的太尉,只怕场上的人都不会相信有人可以发现青帝的墓地。青帝亡故至今足足十万年岁月了!从来都没有人发现青帝真正的目的。

现在,居然被廷尉府的发现了!

大家岂能不吃惊?

只见其他的人都纷纷起身,各大州府的掌舵者,眼睛里面都露出深深的贪婪渴望之色!

月子歌双手捧着一个卷轴,站在朱晨身后一言不发。一双眼神却是落在最后排的杨风身上。

朱晨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等到场上的议论稍微有所平复的时候,这才开口道:“在开始拍卖之前,有些事情我得说清楚。”

朱晨开口,场下的人自然很给面子,纷纷侧耳倾听。

朱晨继续道:“这份地图卷轴是残卷,很多图案都遭到了一定的腐蚀,很难辨认出来。你们得了或许也无法分辨出其中的位置和奥妙。我廷尉府从不说谎,这一点,需要和诸位说清楚!”

纵然是残卷,还模糊不清,当时场下无数人的热情却丝毫不减,大家仍旧疯狂的呐喊着要得到这份地图。

谁都知道,得到这个残卷就意味着有希望找到青帝墓。

不得到它,那就永远没这个可能。

只是一丝希望,已经足够让无数人为之发疯了。

朱晨继续道:“这份卷轴是第三次拿出来拍卖,我们要的不是金钱和丹药,我们只要一样东西——道心诀!或者道心诀丹!”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沉默了。

谁不知道道心诀丹产自生死门,只有生死门才有道心诀丹。而且道心诀丹在生死门都算是名贵的丹药了,一般人怎么可能得到这样的丹药?储君王道心被废,连九环侯这样的诸夏八王至今都没有弄来道心诀丹!

场上的各位掌舵者的影响力和修为都尚且不如九环侯,自然是无法得到道心诀丹。

“这个要求太难了!”

“是啊,太难了!”

“……”

不少人纷纷皱眉,感到很遗憾。

这时候曹雄大声道:“朱太尉,你这个要求实在是太狭隘了!我们可以支付其他等额的资源甚至紫灵币!”

刘文也道:“朱太尉,曹雄说的不无道理啊。我们可以支付巨额的紫灵币或者别的资源来抵充!”

李元朝也是大声附和。

菱纱寒倒是沉默不语,谁都不知道她的脑海里在想什么。

朱晨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廷尉府缺少道心诀和道心诀丹,我们廷尉府也断然不会把这么重要的地图拿出来拍卖!这件事情没有商量,如果诸位拿不出道心诀或者道心诀丹,那么老朽就只能去别的州府拍卖了!”

朱晨说的很决绝!

大家多番挽留,朱晨都未曾松口,场上的气氛僵持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十分尴尬。

最后朱晨开口道:“子歌,把这个卷轴地图收起来,我们去别的地方拍卖吧!”

月子歌点点头,开始收起卷轴地图。

这时候曹雄道:“朱太尉,请听我说一句!”

曹雄是青州曹氏府的府主,自然也就是青州这片土地上的掌舵者,在朱太尉走的时候站出来说话,也是合情合理。

朱晨倒是给足了曹雄面子:“曹雄,有话请直说!”

曹雄点点头,沉声道:“道心诀丹太难得了,乃是生死门的丹药。别说我们这些普通的州府之地了,就算是诸夏八王这等身份,也几乎不可能给你弄来道心诀丹。至于道心诀心法,那更是不知道在何处,江湖上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道心诀专门奇术了!你提出如此苛刻的要求,不管你去哪个州府拍卖,都不会有人能够拿得出你想要的东西!”

曹雄说的在情在理,倒是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刘文马上道:“是啊朱太尉。这件事情还请你再三斟酌啊。如果是紫灵币的话,你要多少尽管开口。哪怕是一座紫灵币的大山,我也可以给搬过来!只要你拥有了足够的紫灵币,想办法运作一下,搞一点道心诀丹也未必就不可能了。”

月子歌这时候咬牙道:“我们廷尉府不缺紫灵币!”

月子歌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忧愤和通红,仿佛随时都要落下泪来。

朱晨这时候也道:“好了,诸位的好意我都知道了。但是我们廷尉府心意已决,还请诸位不要再劝了。我们接下来会去其他的州府拍卖,今日就不奉陪了!告辞!”

朱晨倒是走的利索,转身带着月子歌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剩下一群大佬暴跳如雷。

李元朝不甘心的嘶吼着:“这么好的宝贝,浪费了真是可惜!”

刘文愤然道:“是啊,都是朱晨那个老匹夫油盐不进,连机会都不给我们。道心诀丹?开什么玩笑?这玩意儿何等珍贵,别说是我们了,诸夏大陆能有几个人能够弄来?”

曹雄道:“我看这个朱晨是故意显耀他们廷尉府的宝贝!在我青州大地上还敢这么玩,真是太过分了!”

失落叶这时候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一脸无所谓的道:“诸位,朱晨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是地图残卷,还被腐蚀了。就算你们得到了地图,恐怕也是一张废纸。既然如此,大家何必为了一张废纸而大动干戈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