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是杨风在千壁崖战胜华老祖之后,十多天来第一次公开出面去参加别人家族的宴会。

离开房间,就在普度门的会客厅见到了熟悉的胡静。

如今的胡静经过精心打扮,显得更加的耀眼夺目。高挑的身材,一身白色七分碎花紧身裙,一件无袖一字肩的黑色裹胸,整个人显得格外耀眼,炫目。哪怕在千万人群中也让人很容易第一眼就分辨出来。

胡静本就是个熟透了的女人,经历上次佩云镇的事情后,更加的成熟了,身上散发出让男人无法拒绝的魅力。

她起身的那一刻,就引来周围不少人的观望咋舌。

“杨哥!”

胡静很热情的上前打招呼。

杨风微微点头,简单的和胡静握手,然后在旁边坐了下来:“你怎么来了?”

胡静很有礼貌的微笑道:“我是来感谢杨哥的救命之恩。上次在佩云镇如果不是因为杨哥,只怕我和我们公司的无数女员工都要死了。没有杨哥,就没有现在的我!”

胡静说的很严肃,杨风倒是淡然一笑:“这也是缘分,燕山是我的地方。我自然不允许有人在这我的地盘上胡作非为!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举手之劳罢了。”

胡静心中惊讶,面上露出敬仰之色:“如今杨哥你力斩华老祖,力压幽并两州,成了实打实的三州之主!我也是来道喜的啊。”

杨风微微含笑,并不开口说话!

胡静道:“再过几天就是我爷爷八十岁生辰,我们胡家宴请了不少人参加爷爷的生日宴会。我想请杨先生也前往参加爷爷的寿辰。”

杨风道:“我听说这是你以个人名义邀请的?你们胡家的高层没有邀请我吧?”

胡静咬着牙,道:“是的。不过我想……”

杨风点点头:“我答应你!”

胡静大喜,直接站了起来,凑上来亲了杨风一口,几乎陷入了疯狂之中:“谢谢你杨哥!”

杨风都有点吃惊,冷不丁的看了眼旁边的血玲珑,只见血玲珑面色冷淡的站在原地,对于刚刚的事情好像没看见似的。

杨风尴尬一笑:“不客气。什么时候出发?”

胡静因为欢喜,脸色都有点潮红:“三天后乘坐飞机前往我们胡家!”

杨风点点头:“好。你在这里且住上三天,我也要去安排一些事情。我会让别人招待你!”

杨风倒也利索,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胡静攥着手,说不出的开心,兴奋。至于为什么会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

杨风离开会客厅,继续回到自己的修行行宫盘坐修行。虽然取得大胜,但是杨风完全没有任何的骄傲之色,相反的,还变得更加谦虚勤奋起来。

而这时候的普渡门,来访拜贺的人更是踏破了门槛,这些人自然是有人专门去接待,杨风再也没有出面了。

由于大家都比较忙碌,唯独张武比较清闲。招待胡静的任务自然就由张武担任起来。

话说这两天张武带着胡静在燕山市逛了两天两夜,最后腿脚都要断了,仍旧止不住胡静买买买的热情。

到了深夜十分,商场都关门了。张武以为胡静这一下肯定是要回燕山了,自己也可以解脱了。没想到胡静居然提出了一个让张武感到崩溃的要求——逛夜市步行街!

夜市的步行街一般是到天亮。

张武一脸的苦瓜色:“胡静美女,今天我们就这样吧。明天再来好不好?”

张武现在很后悔,后悔当初主动请缨接待这个大美女。本以为是自己的桃花来了,接待大美女肯定是一件令人幸福的事情。

没想到是个坑啊。而且还是个巨坑!

胡静完全没有疲劳的样子:“那不行,过几天就是我爷爷的生日宴会了,我要多搜刮一些礼物带回去送给爷爷。另外杨哥来我们胡家,穿着打扮上自然是要置办一番,不能够太随意了。”

张武十分受伤,指着自己身上拎着的挂着的大包小包,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也就是说,我身上挂着的所有东西,都是给杨哥置办的?”

胡静道:“是啊,不然给谁置办的?”

张武道:“不是给我买的吗?”

胡静道:“你又不去参加爷爷的宴会,不用穿的那么好啊。”

噗!

一口老血啊!

张武恨不得找个大楼跳下去,这妮玛太打脸了:“不,我不陪你去逛夜市了。我好累,我要回去休息疗伤。”

胡静一脸鄙视:“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才走这么一小会儿就说累了?我都没说累啊!”

张武脸色沉了下来,一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样子:“额,接下来你如果给我买个礼物的话,我就陪你逛夜市。不然我死也不答应。”

胡静狐疑的打量着张武,略显不悦的道:“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我就给你买个礼物。”

张武大喜,身体顿时焕发出十二分的精神:“还是美女姐姐对我好啊。走,我带你去逛夜市!我跟你说,我们燕山市的夜市可好玩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